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启(1) 第一章 纵使无言也相识(副八)作者:日山shyshyshy
深夜
在一片黑团中,齐桓(齐八真名)眯着眼,想凑着微弱的光将前面佝偻的背影看清,但却是图劳。 他小心的踱着步,人影也愈发清晰。这是一位满脸皱纹,拄着杖,满头白发的老妪。齐桓举起手上的老旧油灯,仔细端详着。此人面无表情,身形臃肿,皮肤惨白,一丝烟火气都无。
齐桓正奇怪着此人为何在此,那老妪便先开口,空灵的声音在黑气中传着:你为何不喝下这孟婆汤? 不喝你却也得陪老身在此,永世可不得转世,你可愿意? 齐桓不解其意,不料此人竟是孟婆。他只心道着我齐八算了一世,却也未算见自己竟有这么一日。如今我落入地狱,坦坦荡荡,为何不去轮回呢。想罢,刚一往前,便脚一滑,坠入黑暗中。
齐府 清晨
“啊”齐桓尖叫一声,从梦中醒来。这一头汗湿了大半枕芯。他正了正神,下了床。理理衣襟,带上玳瑁眼镜,叫来小满,打了一盆温水。他轻取毛巾,微微打湿,便擦拭脸上和脖颈的汗渍。他深邃的眼眸让人无法看透他在想些什么。齐桓记起:父亲临终前对他说:‘桓儿,咱们算命已算干了有损阴德的行道,这辈子注定无法长寿。这通灵体质,若与人亲近,便也如同害了旁人。听爹一句,倒不如干干净净,仙人独行,此生也罢了。’ 齐桓自此便也收敛心性,老老实实摆摊算命,嘴上脸上油滑,心里却异常沉稳。随着卦准又有一些本事,倒也混得了九门下三门之一。只是近时这梦三番五次袭来,他便知道这安生日子怕也到头了。他微微曲了曲指头,想待给自己算上一卦。不多时,齐桓倒也笑着摇了摇头,这算的出天,算的出地,却也算不出自己。“也罢,也罢。我齐八靠天吃饭,若算不出,便也由着天去罢”
他散着来到前厅,小满慢慢端上了早点。一碗嗦粉,一笼包子。他招呼着小满一起坐下吃,不必拘礼。齐桓深知这九门当中,自己比不上佛爷,家大业大,也不上解九留学海外,身缠万贯,这小满对自己照顾却也丝毫不怠慢,衣食住行,无不细致。小满听齐桓招呼,也不敢破了规矩,低头回绝了。门口忽来一小厮进来通报:八爷,我们家佛爷有事请您前去一趟,马车已备好。齐桓自知佛爷不轻易请自己前去,并交代了小满几句,看着生意。自己理理长衫,挂着藏红色围巾,便也随着小厮去了。
张家 晌午
齐桓刚进张家大门,便看见了那只大佛。这几年过去了,这大佛依就发亮。这佛爷初来长沙,也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多得靠着这尊大佛,得了张大佛爷美称,并同时身兼九门之首和长沙布防官两大要职,一时风头无限。齐桓被丫鬟领着变进了佛爷书房,家中家眷虽多,却也无人说话。佛爷身着家居服,齐桓见之,双手抱拳,辑了一礼。张启山拍了拍他肩:老八,自家兄弟不必多礼,坐。”齐桓倒不拘礼,便也坐下。“佛爷,不知此时急着找老八所谓何事?” 张启山倒也不急,摇摇手道:“这上峰不知听了哪里的风言,便叫我前去汇报情况。顺道日本人近日动作频繁,也好部署一二。可是这长沙历来战争要塞,此去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我也不放心。便叫来放在东北寄养的幼弟,与你一道替我守着长沙。启山在此替长沙百姓谢过了。”说罢朝八爷鞠了一躬。
这张启山行军从政多年,看人心本事虽不如八爷,但深知这齐八守着家族祖训,兢兢业业做人,不肯越本分半步,不言不语。若换做他时,他必不依。张启山便叫来幼弟,再加上言语相求,齐桓倒也无法拒绝。便也点头回礼应允了。张启山一见事情谈妥,便唤上管家开饭,顺便让他叫上小少爷前来。
开饭之时。管家携着一排丫鬟端着菜肴前来,由管家一道一道布菜,并拿银针验了毒。这齐桓虽面不改色,却也心道这佛爷家教之严。齐桓看了一眼这菜色,口味蛇,煮撒子,老姜鸭汤,八大碗,甜点是糖糍粑粑。和市面上卖的不同,金黄色泽,看来香甜爽口,脆而不腻。齐桓心中暗笑,这张大佛爷来长沙没几年,口味倒也不像当初白馒头大葱,改成这长沙口味。后来略一想,这全是我爱吃的。这是叫我吃人嘴软啊。我这铁嘴,看来要变成软嘴了。好你个张大佛爷。
齐桓刚想动筷,便听见一声“长兄”。这声音虽然略有稚嫩,却十分坚定。齐桓道只怕是先前提的小少爷吧。抬头一望却也呆了片刻。一身黑挺的西装,略有婴儿肥的脸颊,唇红齿白,和佛爷一样的背头,倒也板着脸不笑。这面容很熟悉,似很久之前便也见过。但这也是说笑。齐桓暗自笑笑,这算命的也开始信命了。他这马上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便咳嗽两声,问道:“这位是?” 佛爷一面招呼年轻人坐下,一面答道:“这便是我家小弟,张日山。”噗嗤一声,齐桓笑出了声,只道这张家取名随性。启山也罢,又来一日山。
这张日山见这算命的,虽戴着一副玳瑁眼镜装斯文,心怕也是故弄玄虚之人,本就不愿意对搭理。谁料这算命的居然对自己名字觉得好笑。眼下便说:“不知您对我名字有何高见啊?”张启山立马制止:“日山不得无礼。八爷,多多包涵。幼弟年少,多有得罪”齐桓向来也无大架子:“无妨无妨。”张日山无言,只得作罢。张启山指了指菜品:“不知老八对我府上这菜肴感觉如何啊?大家都叫你铁嘴铁嘴,只道是这嘴巴厉害不饶人,其实我倒觉得是你这嘴巴对吃的太刁。” 齐桓笑道:“这佛爷家必然都是极品啊”
这张日山却一脸不满,憋着嘴“这菜这么辣,不如我东北。还是我东北好。”齐桓摇了摇头:“这呆瓜,什么美食到你嘴里都是味同嚼蜡啊”“你⋯⋯”“哈哈哈 老八,这段我不在的日子,幼弟可要你提携一二啊。日山 ,快敬你八哥一杯。” 张日山本不想,奈何长兄命令如此,便举起手中红酒:“八哥大人大量,日山年幼,多有得罪,请不要往心里去。”心中只道看我以后怎么整死你个臭算命的,让我在这丢了人。齐桓摆摆手笑而不语,心知肚明,倒也在内心觉得这个充满孩子天性的小弟颇为可爱。 饭过三旬,齐桓便也要回去照顾着摊子生意,寻思离去。张启山眼见担心之事 过去大半,便也不阻拦,派一小厮前去。齐桓摆摆手,:“不妨叫副官同去,路上也好交流一二,培养培养默契。”张启山正有此意,应允了。只剩这一脸无辜的张日山。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欢迎副八粉互粉日山shyshyshy😘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