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前世今生(二)文字版

启(2)第二章 我与你命中有缘
作者 日山 shyshyshy
前言 很感谢各位对我的点赞和评论 鄙人是一枚汉语言文学的大三狗 闲暇时刻爱写些同人文 文笔一般 希望大家勿踩 我争取每日一更 我也在努力看着其他写手的文章 充实自己 微博同时更新 欢迎私信 互粉 微博ID 日山shyshyshy


上回书说到 这齐桓仗着佛爷的面子,硬要日山送他回家。这副官碍着自己长兄的命令,也就不得不应允前往了。
张宅通往齐府的路 下午
齐桓和张日山俩人一同乘着双马车便欲前往齐府。齐桓出了佛爷家,便开始仔细观察着一侧的日山。这张日山好似不喜自己一般,坐在与自己相隔最远的地方,看着窗外的风景,不与自己攀谈。齐桓看他之前走起路来如风,说话做事活脱脱一个小佛爷的样子,却比佛爷少了一丝世俗,是一位单纯亦充满孩子气的青年,便有心与之熟络起来。齐桓算起多日的梦魇,不知为何,他觉得似与这孩子有关,或者说他与这孩子有缘。
齐桓偏就是这般奇怪的人,自己明明是窥探天机之人,却也要应天改命,不愿将自己未来轻易交给老天。他突来了兴趣,闭着眼,碎碎念开始给张日山算上一卦。他本想着算出一些日山的糗事,便可挑逗他一二。不料这不算不碍事,推测了半日,只算出一个“桓”字。齐桓就不得不一惊,这孩子究竟是谁?难不成真与自己有缘。这可如何是好?
齐桓只道是自己偷偷卜算,却不知张家人向来观察力极佳,这张日山不外如是。虽然张日山看着窗外,心神却一直盯着这齐桓,终究也好奇他会玩什么把戏,自然齐桓卜算的全程被张副官这只小狐狸竟收眼底。且道这张日山与张启山相似,身为军人,又为张家族人,从来只叹命硬,根本不信这怪力乱神之说。但他常听九门中人提起齐八虽性子怪异,但这卦却准如天意。他也不过二十出头的人,稚气未褪,眼见着八爷替自己免费算上一卦,自然也不阻拦,便如同孩提时等待长兄给自己讲故事一样,静静的睁大眼睛,手托着腮盼着。齐桓算罢猛一睁眼,看见日山像个狐狸般的看着自己,还突然靠着这么近,心一乱,忙忙担担长巾,“去去去,靠我这么近干嘛” “我说八哥,你要算,光明正大算就是了,何必偷偷摸摸呢?说吧,算到本少爷是当了将军还是娶了美人啊?” 张日山一扫之前孩童般的稚气表情,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兔牙,打趣着看着齐桓。
齐桓这铁嘴何时败过他人,“我呸,我可没算你。你小子和佛爷一个样,我才不算你们,免得被你们戏弄。”说罢,他又将出满手汗的手微微蹭在长衫。这动作幅度之小,自是怕被张日山看见,不提。他一向自诩算命不如算人心,又逞着嘴上厉害,有些傲骨,不料今日却被这毛头青年一下子看透,栽了大跟头,便心生一计,定要讨回这颜面。
只听这齐桓突然大喊道:小厮,停车,停车!”便咻的打开车帘,跳下了车。张日山见齐八逃下了车,便也急忙跟上。 “怎么了八哥?想回家也不要这么急着跳车吧” “你懂什么?这刚吃完饭,再被这马车一蹬,肠'子也要颠出来了”说罢,他摸摸肚子便打发小厮几枚铜板,去了。
张日山素日知道这八爷性格,便只好在后面跟着:“八哥,八哥,八哥,八哥⋯⋯⋯⋯,算命的 你慢点走啊” 齐桓一听叫自己算命的,立马站住了脚,脚跟一转,便欲往后看。岂料这张日山追着急,没刹住车,“啪”就这撞上去了。玳瑁眼镜重重的砸在齐桓的鼻梁上,痛的他一时也说不出话来,只得拿着手指指着日山“你...你”。副官眼见闯了大祸,也不敢多说,只好一边摸着齐八,一边嚷着“八哥,八哥,八哥,没事吧”,然而这摸对于齐桓这小身板无异于死命拍打,“停停停! 别打了,我这身板,没痛死,也要被你打死了!还有还有叫什么八哥八哥不如叫麻雀算了,你看乌鸦怎么样?好听么? ” 张日山被问得哑口无言,圆嘟嘟的脸瞬间涨得通红,也不知如何回话。他身为张家小少爷,性格刁蛮一些自然也无人敢说,谁叫他在佛爷面前可是个言听计从的好迷弟呢。“那您...您...让我叫什么啊?”他结结巴巴说了半天,也只说了这句话。齐桓看见日山这孩子,在自己面前倒也和他人不同,有着孩子才有的娇气和可爱,倒也忘了先前要整他一事。齐桓心满意足的拍了拍他头,然后甩手:“呆瓜,叫我桓八哥就好了。以后少学佛爷抹这么多发蜡,也不怕伤了发根。也罢时候也不早,到我府上去逛逛吧。”说罢,嘴角微微上扬,转身就走。此时,齐桓心里很甜。
夕阳西下。日光打在日山脸上,也打在齐桓背上,影子也愈拉愈长。日山眼中,突然觉得齐八很和蔼,很高大,似与佛爷不同,给了他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依靠。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不久,远处依稀传来齐桓的声音:“呆瓜,走吧。再不走,没有晚饭了呀!” 日山回了回神:“来了,桓八哥!等等我!我要吃肉!” 他不知道,此时的他笑的虎牙都出来了。
本章到此结束 下回书我们将看到副八赏月以及接管长沙的趣事 谢谢大家 如有任何意见 欢迎在下方评论 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手动比爱心 届时本文也分图配版和全文版 方便大家阅读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