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前世今生(三)

「副八」前世今生(三) 作者日山shyshyshy
承(1)第三章 月下花明吐心声
先前一篇张日山的秘密日记 误点了副八标签 实在不好意思
艾瑞巴蒂 手动比爱心
上回章节说到齐桓和日山二人闹了一路,两人也渐渐熟悉起来,转眼已是黄昏。两人径直走到齐府门口。
齐府大门 黄昏
张日山一路随着齐桓打闹玩笑,听着齐桓讲了些长沙奇门趣事,走了些路,也不觉多少乏累。而这齐桓向来自嘲“仙人独行”,亦不爱与人过分亲热,却偏偏爱和这副官打趣一二。平日里他虽有小满陪着,但这小满年龄是小,亦懂得礼数,对齐桓更是恭恭敬敬,不敢造次。齐桓也随他去了。如今这日山的出现,倒让这面平静的湖面泛起了丝丝涟漪。
张日山只听着一声:“这就是我齐府了”,方知已到了齐宅。 他眼着齐宅缩在闹市口,并不起眼。屋外有一面黄花梨木小桌并着夹头榫如意云头小条凳,桌上几层薄薄的宣纸被文房四宝压着。屋内因被门掩着,看不真切。屋檐上方残瓦断片,怕是年久失修,而匾上也只依稀可见隶书二字“齐府”。屋两边挂着横匾“一买一卦,仙人指路”的招牌。张日山细赏之下,才发张这匾两端纹理细密卷曲,怕是由上等紫檀木制造而成。而那横幅竟也是那漆金木雕制成。 心中暗自疑道:这齐府外自衰败,却又为何用得起此名贵宝物?!
“呆瓜,在外楞着作甚?再不进来,齐八我可要关门谢客了”
“等等,就来!”
齐府内 黄昏
日山进门后,缓缓将水梨木门关上,拴上门把。抬头望去,才不由大惊,这屋内屋外竟截然不同。
这是一套造型考究的四合院,南北正房,东西配房。正对着门口便是庭院。院西角种着一株桂树,此树枝虬繁多,层层叠叠,怕是有一段年岁了,倒也郁郁葱葱。树下放置着一把躺椅配着一小圆桌。若在躺椅之上,抬头便可看这万千星辰,伴着桂香,品着茶,美哉,乐哉。
小满前来朝齐桓和日山鞠了一躬,便先退下了。齐桓领着日山便入了内厅。内厅中央摆着一张花梨四仙桌,内含了四张五开光炫纹坐墩,一旁亦放了一张长凳。不一会儿,小满端来一盆清水,服侍八爷洗了洗手,并用毛巾擦干。齐桓朝日山微微一笑:“稍等”,便独自前往内厅东角处,取了两只香,缓缓捋起衣袖,在长明灯前借了火。顿时两缕轻烟浮起,他朝鬼谷子画像拜了两拜,将香稳稳插入香炉之中。
“小鬼,让你见笑了。没办法,我们这个行当还是要靠天吃饭。也得多谢这祖师爷赏饭吃。”
张日山忙点了点头,看这桓八哥,外表虽滑头,怕是内在细腻也未可知。但转念一想,他一人要支撑着偌大的齐家在这乱世已是不易,更何况又位居九门之八,必是有一番过人之处。内心油然而生一种敬畏感。
齐桓顺势坐在日山面前,朝厅后说了一声:“小满,上菜。”
“呆瓜,你且尝尝我这里的菜肴相比你们张家又如何?”
“桓八哥,你是不知,我竟是吃不惯这长沙菜,过于辛辣,倒不如我们东北菜。回头我带您去尝尝:锅包肉,松仁烧鹿筋⋯⋯”
说话片刻,小满已上了几次菜,渐渐这四仙桌也摆满了。
蓝色青瓷盆中盛碗里的便是荷兰粉。荷兰粉随着花生米浮在汤面上。喝上一口,醋的酸味,腐乳的咸味,干椒粉的辣味和酱油的甜味自为一体,居然有着别样的口感。 桌那头翡翠盘子上摆着的是龙脂猪血,干椒末、冬排菜、星星葱花,滴几滴麻油,正是爽口。 摆在后方的是饭后甜点,不是午饭时的糖糍粑粑,张日山知道晚饭不应吃过于油腻的甜点,这糖油粑粑却自有其妙处。香甜的糯米粉中混着红糖,香气中似有槐花蜜的气息,甜而不腻。张日山握着精致的小木碗,见碗里不似常时吃的白粳米,而是杂粮米饭。便知是齐桓体弱,怕晚饭吃多,不消食,故而选择杂粮米饭。桌上的口味虾,酱板鸭,芋头炖排骨等食,不提。
齐府庭院 夜晚
饭罢,张日山见齐桓累了半天,也与自己逗趣了半天,便道:“桓八哥,要不我扶着你去庭院吹吹风,解解乏,咱们也好好聊聊天。”
“走,算你小子有良心。那我也不能怠慢你呐。来带你品品我藏的好茶。”
“那就多谢八爷的美意了。”
俩人一前一后便也来到了桂树底下。齐桓躺在躺椅上,日山便拎了厅内的坐墩排排坐下。老八打发小满拿来了一副石瓢壶茶具,上面画着几根竹。又耳语小满几声,小满便出门了。
齐桓指着这杯,便问道:“日山,你可知这是什么泥?该泡什么茶最适宜?你可说说看。”
张日山东北呆了小辈子,来长沙也是随着佛爷管理布防,哪有心思去学这茶艺。急着摆手:“八爷,这酒我还稍懂。这茶,实在不行。”
“哈哈哈,说你呆瓜你还真是呆瓜。这酒可尝,但咱中国这茶却才是正路子。可别老是被这佛爷拉起灌酒才是啊。”
“八爷说的是。”
“这是朱泥,配着铁观音方好。这是今年泉州的新茶,泡出会有一股子淡淡的兰花香。你且尝尝。”说罢,齐桓便给日山斟了一杯。
"桓八哥,你这儿真好。我先前还道你居然住这乱市区,也不嫌闹。现才发现这虽身处闹市区,却也如此静谧,还有这星辰月光可看。皆是一番良辰美景!”
“你小子,有趣!你看这月亮和星,却也是我们算天命之人的工具,但我却不愿。这月有阴晴变化之理,圆圆残残,正如人生般。我齐八孑然一身,年少丧了双亲,便独自支撑这家业。偶被人欺负看轻,我半夜便来看这月亮,倒也不显得自己那么孤寂难堪了。”
“桓八哥,喝茶。”日山见齐八伤感起来,立马岔开话题。“以后我有空了在长沙,便常常来陪陪你说说话,如何?”
“傻小子,我齐八一个人日子倒也过惯了。这吵闹倒也不适合我,最多去听听二爷唱两嗓子。下次我带你去那梨园听趟戏,那嗓子,那身段。”
说的起劲,齐桓倒也在月光下唱了两嗓子“我本是美娇娥,又不是男儿郎⋯⋯”长衫抖动,树影娑娑。张日山只在一旁托着腮,咧嘴笑,这八爷倒也不像人前,却也有如此可爱一面。
一曲还罢。“桓八哥,快来杯茶罢了”张日山招呼着八爷,顺道给自己又斟了两杯。
“你这长得像狐狸,却不道竟是头大水牛啊。” 齐桓见这孩子品茶如灌水般,不禁打趣道。
“桓八哥,我也可就喝了你几杯茶,你倒也心痛起来,以后我可不敢常来了。你这府里,怕是宝贝众多,我可赔不起。” 日山倒也趁着兴致,回了几句。
“你读书不多,自是不懂。这古人有云: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你这喝下去莫不是饮牛饮骡了。纵使你能喝,我可也没好茶给你糟蹋。”
“八爷教训的是。八爷说的可都是道理。”便又饮了一杯茶。
张日山寻思着时辰已不早,怕佛爷担心,又怕扫了这八爷的兴,正愁不知如何是好之际。
齐桓倒也一眼看出副官的心思,倒也不急,缓缓徐来:“我先前离开府上,便和佛爷说了,若晚了,便将日山留宿一晚。次日我和你共同去送送佛爷即可。这时辰,只怕是小满该回来了。”
日山一听便也安心留在齐府。不多时,小满归府,带了两壶桂花酒。
齐桓便道:“拿去热热,盛在那套唐代金壶呈上来就是了。”
日山见齐桓素日并不饮酒,不解其意“八爷,这⋯⋯”
“我见你年少贪酒,想必在张府虽为小少爷,但这佛爷管教自然严格。来我这,八爷照着,且喝着,不必顾忌礼数就是。”
日山眼睛一亮,眨了眨眼,“八爷,你可待我真好。也不怕我喝穷你么?
”顷刻,小满便端了酒来。
两人在月下对酌,你敬我一杯,我便还你一杯。偶有闲时,对视一笑。八爷兴起:“桂花树下桂花酿,将军何不愁新娘?”
日山自然也会对上一句:“月影对酌我举杯,才子贪酒欲饮醉。”
“你这小子” 齐桓也只伸出一只食指,不语。
“八爷,你说这闲日子还有多久能过?这日军已占了东北三省。怕是这长沙城也是他们必得之物。待今晚过去,八爷,我们送走佛爷,这长沙我们定要好好守住才是。”
“这日军确是欺人太甚。像我此等闲人,都也不可忍了。待这日军若来长沙,我齐桓倒也要好好战上一战。”
“八爷,你这身板,也不像啊。上了战场,可不得害得我和佛爷担心。不仅要杀日本人,还得保你周全。”
“去去去,我可不要你们保护。我自有办法。”
“八爷放心,有我在一日,定不会让人伤你分毫。”
齐桓见日山满脸通红,眼神却又坚定,甚是好笑。“小山啊,既已醉了,何妨去睡吧。”
唤上小满,便领着日山去了西配房。
一夜好眠,不提。

谢谢大家耐心看完,虽然篇幅过长,但也只是为了环境表人心 手动比爱心 喜欢请关注😘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