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前世今生(四)作者日山shyshyshy
承(2) 晨沐副八还羞情 佛爷一去路何处

艾瑞巴蒂,晚上好!!!有没有被昨天的狗粮甜到呢?hhh 谢谢大家对我的点赞和关注 我会坚持下去,哪怕只有一个人看,我也会努力的 爱心发射 biubiubiu

齐府西配房 清晨
天色微微发亮,只怕是刚到卯时,张日山便被齐桓给叫醒了。但副官不知的是,这齐桓其实站在这清代架子床前已有小半个时辰了。他见时辰还早,日山又正酣睡香甜,便不忍心喊起,就默默瞧了一会儿。
这张日山说到底还是个毛头小子,蘸了点酒,便贪睡起来。半边身子露在锦衾之外,只怕是睡梦中不耐热,踢了被子也未可知。
齐桓一手摸着下巴,一手轻拍大腿几下,借着清晨丝丝光亮,他也细细看着日山的脸庞。
说没有心动是假,齐桓时刻能感到胸口咚咚的心声。他不知为何会如此喜欢这孩子,也是越来越不懂自己的心。齐八呀,齐八呀,傻的是你。你即使装傻,也瞒不过自己的心呐。怕只怕你只是畏惧自己是算命之身,怕给这想保护的孩子带来厄运,却又忍不住的靠近而身陷矛盾。齐桓不愿多想,便依旧顺着他的眼神看去。
张日山下巴轮廓分明,一双招子微闭,更显浓密的长睫毛。这皮肤却似闺中女子白嫩,只因喝了些酒,两颊如桃花般着粉色。双唇薄而软,丹唇外朗,皓齿内鲜。这长相实在过于秀气,也过于惊艳,就如玫瑰花苞似的,鲜嫩不足,艳丽有余。忽的张日山发出“呵呵”铃铛般的笑声,却也唬了齐桓一跳。再看,原是副官不知梦中梦到何趣事,咧嘴笑了两声。
齐桓见他梦中笑的开心,摇了摇头,“这孩子,多大的人了,还似这样。”便探身,想替他整好被褥。不料这一动作,把日山唤醒了。张日山揉了揉惺忪睡眼,太阳穴扯着头皮,微微发麻,又卷了卷锦衾。
“桓八哥,早啊!”
“小山,快理理衣裳就起了吧。等等便要去给佛爷送行了,切记可不能迟了。”
张日山不愧是军队出身,很快便理好被褥起来了。他着一身齐桓的米色真丝睡衣,但因体型不衬,半个臂膀便露在外面。锁骨明显,怕是内里不常被日光所晒,故这大片肌肤竟脂如白雪,胸肌也若隐若现。头发因没有发蜡定型,刘海便放下,挡住了额头。真真是一人间尤物啊。远远望去,倒不似一名驰骋沙场的军官,而是名门望族的公子哥。
齐桓见其衣衫不整,脸有些发烫,趁着还未失态,便打发日山整好衣裳。
“我适才叫小满打了盆温水,你且洗漱一番。毛巾给你搁这儿了。桂花油搁在那小翠色珐琅瓶中,自取便是了。”说完就径自往前厅去了。
张日山见洗漱用品一应俱全,又是上等货色,一方面叹这齐八爷心细如发,一方面也暗自感谢桓八哥对自己照顾有加。不多时,便匆匆抹了些桂花油和茉莉粉,也道洗漱完了。
张日山沿着院后的曲径,摸到了前厅。只见齐桓哼着小曲儿,逗着两只小乌龟玩儿。便朝八爷辑了一辑,“八爷”
“真快啊!副官,来,喝碗醒酒汤,清清宿醉,不然一身酒味,佛爷可说我得带坏了他的幼弟。”
“桓八哥,就爱打趣我。”他见纯色陶瓷碗里容着一碗颜色鲜黄的汤。汤中是肥而不腻的鲜鳙鱼头,伴着嫩豆腐,净冬笋,香菇,豆芽菜,嫩鸡蛋等各类佐物。入口清爽不腻,还有淡淡的清甜味。顿时,这宿醉也就减了大半。
齐桓见副官已饮尽汤汁,“呆瓜,你先回去,我片刻就到。对了,拿牛皮纸包点糖油果子和南瓜饼在路上吃。”
“八爷,何不和我一起去?路上做个伴也是好的。”
齐桓抖抖眼眉,摆摆手,:“痴儿,你还不先回府上,换身军装,理个发型。你这身,佛爷哪会放心把长沙脚给咱!”
张日山一想果是这理,便急匆匆朝门口跑去了。一不留神没注意脚下,踉跄一下。
“呆瓜,看着路,慢点,没个正形。” 副官一面回头,一面咧着嘴,挥挥手,“桓八哥,早点来噢,我先走了。”
顷刻,日山的背影便消失在齐桓的眼眸中。齐八低头一笑,“这孩子。”
佛爷家 早晨
张日山回府后,褪去了一身的衣饰,套上了平日着的军装,对着镜子,抹了发蜡,最后郑重的带上了军帽,在镜子前转了两圈,便心满意足的去找佛爷了。
张启山行李已备好,手下随行的亲兵也整装待发。副官朝张启山鞠了半躬,“佛爷,属下回来了。”
“日山,不要拘礼。昨日和老八磨合的怎么样?”
“桓八哥人很聪明,点子也多,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属下在他身边学了很多,我们一定会打理好长沙的,佛爷放心就是。”
张启山松了一口气,这齐家老八,确实有点手段,让这平日里桀骜不驯的幼弟对自己赞许有嘉,实属不易。“这样便是最好”,也不再多言。
一炷香时间刚过。管家便通报齐八爷来了。齐桓不慌不忙走了进来,朝佛爷辑了一礼。日山见他褪去了平日的长衫褂子,换了一身西服,还系了一根黑色领带,哪里还像个算命的。本想调侃几句,奈何佛爷在此,便面向齐桓,点了点头“八爷”,抬头之际,右眼却一眨,给八爷发了个讯号。齐桓看罢,留给他一白眼。这一切倒也都被张启山尽收眼底,但佛爷亦是聪明之人,看破绝不说破。
“老八,你可来晚了。我可要罚你。”
"佛爷,你是不知。老八在家算了一卦测此路吉凶。你看还没算完,这罗盘都带过来了。你还要罚我。哎。”
“那你现在测呗。我等着。”
“不不不,佛爷你定能逢凶化吉,老八也不显拙了。来来来,给你分点这我画的符文,大吉大利⋯⋯”
“停停停,我不是叫你来这打广告的。”佛爷立马打住这络络不绝的冒话齐铁嘴。
“八爷,要是等你这符文发完。怕是佛爷今日便走不了了。”副官一脸奸笑打趣齐桓。
“去去去,别扯你的臊。”
“老八,日山,这长沙就暂时靠你们俩了。”张启山起身敬了一礼。
副官面色立马严肃起来,回了一礼“是!”八爷还是眯着眼睛,“得了,佛爷您瞧好了。”
半柱香时刻一过,佛爷便驾车离去了,不提。齐桓别了日山,回了齐府,照看生意。张副官也便开始一天的琐碎生活。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zzang:本人代写各种以你为主人公的玛丽苏文噢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