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前世今生(五)作者:日山shyshyshy
转(1)第四章 闲暇刻日山闹长沙,变生不测白乔遇险
次日午后 红府
二爷,八爷,解九和三娘四人闲暇片刻在红府搓起了麻将。本来这麻将大家是不愿和齐桓玩的,只因他算牌和卜算一流,次次把人赔的分文不剩。这次,齐桓也是劝了半日,这仨才方肯走上两圈。
二爷看着齐桓的黑眼圈,“老八,佛爷只叫你代理长沙几天,怎的才过了一天,累成这副模样?”
八爷摆摆手,半天叹了一口气。“这张日山,哪里是佛爷的副官啊?!简直是我的天魔星啊!佛爷的优点一概没学到,缺点倒是学了个十足。”说罢,方吮了一口碧螺春,又抓了一把芝麻球。
三娘摸了一张三万,放入牌中,抿嘴一笑:“这张副官,我看平日也稳重,怎地能闯什么祸了?既然佛爷把他交于你,必是让你多提携,多历练一二才是。”
解九不说话,镜片下深邃的眼眸一闪。他可不愿管这八爷受了什么罪,一心只想一洗前耻,趁着齐桓心乱之际,宰他一笔,才是眼下要紧事。
这才一日过去,齐桓究得遇上什么事,次日便躲在这红府求闲呢?
其实齐桓心知肚明,佛爷表面将长沙一应事务托给自己和日山,实际并无任何实务。长沙旧部只需按旧日流程实行便可,只要大事需报告一声便可,但大事哪容易一下便遇见呢。
上午 齐府
于是,齐桓便早早打道回府去了。他却不料这佛爷不在家,日山便成大王了。午饭点刚过半个时辰,“砰”,“砰”,“砰”有人敲门,不对,这力道该说是砸门。
“小满,开门去。哪个缺德的王八蛋,倒要把我的梨花木门给砸碎了。”
一开门,是几个日本商会的人,着一身黑装。一进门,鞠了一躬,伴着夹生的中文:“请问是齐先生吧?”
“正是在下。阁下有事?”
“先生家的张日山副官,今日说是来查我们商会。我们也就让他进了。但长官却不走正门,从侧门跳入,打伤三人也就罢了。他走时把后院粮仓给烧了,顺道带走了裘德考先生和凉中小姐。”
齐桓一听,一惊。暗骂这小鬼,真不省心。立马摆出一副笑脸,“那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齐先生是明眼人,希望齐先生帮忙去给张长官说一声,放人并赔偿一下这火灾造成的损失。在下先谢过了。”语罢,便带着一群人乌压压的走了。
“小满,小满。给我去打听这张日山在哪里,立马给我叫过来。马上!”齐桓气急败坏的叫道,拍了拍桌子,嫌手疼,又坐下来了。
不多时,来了一位布衫男子,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鱼腥味。入了内厅,见到齐桓,二话不说,就跪下了。
“齐八爷给我们做主啊!”
“快起,快起,起来再说。”说罢,便扶着中年男子起来。
“望八爷和张长官说一声,放了我们舵主吧。我们真没做什么非法生意啊!”
“什么?张副官把陈皮也给抓了?”齐桓表面还是微笑,内里恨不得去把张日山皮给扒了。这陈皮也是九门之人,位列中三门。九门向来同仇敌忾,哪得有自己人抓自己人的道理。
“还有,齐先生。张长官砸了我们码头,我们也不敢问他赔偿,望先生能说两声。”
齐桓点了点头,便塞给三两大洋,打发走了。齐桓看人走了,再也不忍了,这混蛋要是来了,我非得扒了他!
小满回来了,他带了张日山的口信:“张副官让我告诉爷一声,现在有急事,午后再来给爷汇报。”
“那魔王又在那里倒腾什么妖什子,叫他立马给我死过来!”
“我看这张副官带了一队人马,去寻六爷了。”
“老六?这孩子怕是疯魔了吧?他去招这人干甚?”
“好像是为了长沙街道卫生。他叫六爷把这铺盖收收,换个地方摆摊。好像闹得挺大的,把六爷的碗也砸了。”
齐桓一抹额头,摊在长椅上,“这孽障⋯⋯我要杀了他”
不多时,一群乞丐乌压压的来到了齐府,不提。
午后,张日山忙了一天,迈着小碎步来到齐府了。
“桓八哥,小满,快给我倒杯茶,可是渴死我了。”
小满不敢作声,“喝茶?我让你喝茶?”
齐桓立马伸手,用力扭着张日山的耳朵!
“八爷,你作甚?!你给我放手,小心我不客气!”
“走走走,把我也抓了去。张日山,我看你接管这长沙才多久,就狐假虎威,连我也要抓了啊!”
“我抓人可都是听佛爷的!”张日山理直气壮。
“那佛爷也叫你去日本商会抓人,还让你一道把人家屋子烧了?”
“那是我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叫日本人不敢造次。佛爷告诉我,查不下去,妈的,一锅端了。况且这裘先生和凉子小姐,我给他们灌了几碗白酒,就让他们自行去了。”
“你还有理了?那你去砸了码头,抓了陈皮又是为何?”齐桓见张日山头头是道,有点气闷。
“这还要说?我老早看这陈皮和日本人有往来,他又素日不服我,还戏弄我,我要为民除害!没事,关他几天,自然不敢招我了。”
“合着您老,开始公报私仇了。其他我也不管你,你不是不知道,九门之内要和睦相处,你去寻老六这个乞丐的不自在干甚?作死么?”
“八爷,你是不知,好多市民和我反馈,说是长沙城生态环境太差,又有很多要饭的,有损市容,我便去和六爷协商。结果协商不成功,大打出手。你看我手臂都受伤了。”
齐桓一见,“快坐下,包扎了么?疼吗?小满,快拿一盆热水,一条干净的毛巾,还有绷带来。”齐桓心疼倒是大于责怪了。
“没事,没事。八爷,没事。我今天后来还帮霍家仙姑去找猫来着,真是累了。想不到佛爷这差事可真累。”
齐桓心想这傻孩子,热情成这个样子,只怕日后会伤了自己。摸了摸日山的头,不语不言。
张日山说:“明日,我要去五爷处,查查他的狗。让他的狗不要再随便咬人去了。”
齐桓一听,知他已说不听了,便也由他去了。
这不,次日,便一早躲来红府,只求半得清闲。
红府
打了两圈牌,齐桓楞是没有赢过。这是从未遇到过的事情,这仨倒也愿打,来钱的美事谁不愿意干啊。
不多时,管家来报:张副官前来红府有事找八爷。 齐桓蹙眉,“哎,这小祖宗居然找到这儿了,告诉他我不在,千万别让他进来。切记,切记”
话音刚落,这张日山就自己跑进来了。这齐桓无处可逃,只得赔了个笑脸。“小山啊,你不是去五爷那里了么,怎地又匆匆来找我?”
“桓八哥,我这有急事,你快收拾收拾行李,陪我走一趟。”说着就拉着位置上的齐八要走。
齐桓这身子骨哪经得起张副官的揉搓,“你且慢着,天大地大,也等八哥我摸完这副牌,赢点盘缠吧。”
“不行,来不及了,快走!”其他人向来知道这俩人关系匪浅,却不料在外人面前也丝毫不避讳,都用着极为暧昧的眼光看着他们。
三娘抹了抹指甲,红唇微动,“日山,你道也和我们说说这什么急事,非得要把八爷带走啊!你不说个理所然来,我们三缺一可如何能放他走呢?”
张日山见刚刚有些鲁莽,便鞠了半躬“霍当家的,二爷,九爷,刚刚白乔寨的人传来消息,大土司失踪了。你们也知,白乔与我长沙城向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我一时性急,便来想拽八爷一同去看看。”
众人一听,也是思考了半日。知道此事却也非同小可。这白乔寨素来与长沙城有所往来,如今大土司失踪,必定会引起寨内恐慌。怕是会影响到长沙也未可知。
“老八,我看你还是和张副官去探一番,也好放心。这长沙城有我和九爷在这照着,不会有大事。”二月红先发声。
齐桓亦不推辞,点了点头“二爷说的是。老八,现在就回去准备,不日出发。”
语罢,回头拍了拍发呆的张日山,“呆瓜,走着,白乔寨去。”
俩人一一告别二爷,三娘等人,不提。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