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前世今生(六)

转(2) 白乔为爱险丧命
——————万恶的分割线님이——————
齐府 午后
齐桓知道白乔寨此事非同小可,万万不可马虎大意。按照习惯,他算了一卦,坤为地,坎为水,雷火峰,柳岸有村。卦中所示,此番吉凶未知,怕是凶多吉少。
齐桓便换了一身年轻时,行走江湖的算命先生装,白衣白褂,再配上一副黑墨镜,袋里带了些符咒和道具,些许交代小满几句,就匆匆出门了。
出门之际,正逢张日山骑马过府来接他。远远探之,君一身土色皮衣,头上配着卡其色贝尔帽,腰上别了把枪和匕首,甚是好看。
“小山,咱俩人骑一马合适么?”
“桓八哥,咱们着便装就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加之,此去路途遥远,你不时常骑马,一来我可护着你,二来也方便照应。”
齐桓见日山眼神坚定,分析又头头是道,也不反驳,白嫩的脸兀的出了一片的淡淡的粉红,如同清晨朝霞,薄而雅。
“别楞着啦,八爷快上来吧,把手给我!”
齐桓伸出右手,日山一拉,他就觉得自己轻飘飘的蹬上了马,恍惚间,仿佛觉得把自己一切也交于他了。
俩人,一马,便这样去往了白乔寨。张日山两手拉着马鞍,手臂护着齐桓的腰。齐桓因平日不多骑马,一时难以适应马上的剧烈,便尽量倚在副官身上。他感到张日山的沉重的呼吸声与自己一致,这么近,近到在面前就好像就能抓住,近到他的脖颈也能感受到,有时候齐桓希望这就是永恒。
白乔寨 清晨
赶了一天一夜,俩人方才到了白乔寨。白乔如今已是寨内戒严,得亏大土司身边的祭司认得俩人,才领着入了寨。
齐桓环顾四周,这白乔寨与旧时相比,相去甚远。两边摆摊的商贩早已离去,遍地杂物,寨民也大多幽闭家中。之前热闹的白乔圣地依稀还在记忆中,齐桓不得感到一丝凄凉。
“祭司,这是怎么了?白乔怎地变成这个屙样子?”
祭祀低声不语,“齐先生还是不要多问了。”
“你若不说实情,我们如何寻找大土司?那这样倒不如趁早离开这是非之地,副官,我们走。” 语罢,便佯扯着日山要离开。
“齐先生,不是我不告诉你,实在是有难处。你也见着了,这白乔寨已被鬼神下了诅咒,很多寨民都离开村子避难去了,这里实在不便多说。不妨晚些时候,我来找您说清楚。”
齐桓点了点头,“也好。”便携着张日山在就近一普通旅馆投宿了。
旅馆 傍晚
夜晚,果不其然,祭司只身前来,一一把这几个月白乔寨所发生的怪事全盘说出:四个月前,寨外突下了一场大雨。雨过时,寨外平日取水饮水的小溪竟突变鲜红,寨里老人都说这是鬼神泣血,白乔神仙要惩罚寨民了。隔着几天,寨里很多人都得了怪病,皮肤上长了一块块红斑,或肚子痛到不能忍受也是有的。
没多久,又有传言说寨外时常能听到巨大的声响。放哨的人也不止一人看见一群绿油油的人影在寨外飘来飘去,莫不这就是阴兵借道。后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晓了。大土司无故失踪,寨里便说是大土司无德,所以天降灾难了。
齐桓听罢, 沉思片刻。大土司便接着说道:“白乔族人世代信鬼神之说,齐先生你说这莫不是鬼魂作乱?”
齐桓笑了笑,“我虽算命谋生,但向来也不信怪力乱神之说,这事必是人为。我问你,你可见过鬼?”
祭司摇了摇头,“这就对了!你先回去,明日一早带我和副官去大土司失踪的地方就行了。时辰也不早了,我和副官要先歇息了。
一夜好眠,不提。
清晨 大土司室内
一早洗漱好的副八二人在祭司带领之下,来到大土司室内。大土司房中一如往昔,并无异常,西厅依旧燃着一条安魂香。张日山,转了两圈,室内并无任何打斗痕迹,心想这大土司总不会自己跑掉吧?
齐桓端详了一下香炉,取了一点炉内香灰,扇气入鼻,心里已有数目,“日山,过来闻闻这灰。” 张副官抹了抹香灰,“这就是素日的安魂香啊,并无异常啊,八爷。”
“不,这香灰中似一股子迷魂香的味道,只是被这安魂香味道给掩盖住罢了。这也解释为什么屋内没有任何打斗迹象了。”
“那是什么人掳走的大土司啊?”
“这我心里已大致有了眉目,我去验证一下。” 说着径直走到大土司床前,嗅了嗅丝帘,已明白了大多。
“这日本人好大的胆子啊,已明目张胆的来白乔掳人了。”
大祭司眉头一紧“日本人?齐先生有何证据?”
“日山,你还记得老九前几年给我从东洋带了一盒日式合香,说是日本人每每都爱拿此熏衣的,因此,日本人身上必是这味。他们若要掳走在床上的大土司,毕竟会在丝帘上留有味道,你闻是也不是?”
张日山行兵略阵还行,这香料却也不擅长。但知是这理,便问道:“那八爷,日本人把大土司掳到哪儿去了?”
"这容易,定是白乔寨西北方向的那座破庙。”接着,对祭司说道:“你去寻一队可靠的侍卫,下午便去营救大土司。我和副官也需准备一二。”
齐桓拉着张日山便回旅店了。“桓八哥怎知日本人会把大土司掳到这破庙呢?”
“呆瓜,咱们途中不是经过那庙么?见庙门口放着两只盛满水的碗,还有几张不识的符咒。我还只道,我现在不专业了,后来细想,这怕是日本人找的阴阳师,在中国寺庙他们还是有所忌惮的。而且,我怕这白乔寨也有了他们的内作。”
“桓八哥心细,果然非常人所及。难怪佛爷让我好好跟着你学习!此去和日本人争斗,流血受伤必不可少,八爷你要跟紧我,我定会保你周全。”
“傻小子,去理理装备吧。”齐桓嘴角微抬,梨涡便显了出来。
午后 破庙
一行人,不过二十,缓缓向着破庙进发。齐桓没想到一路竟如此顺畅,并无任何人阻拦。已到破庙时,门口破败不堪,并无人迹。日山领着齐桓率先进入庙内,并无埋伏,大队便也一起跟上了。
忽的一声“いくぞ”,冲出了四五十个着绿色军装的日本兵,把破庙围了起来。而大土司被捂着嘴绑在人群最后。
张日山身子微微向前,把齐桓护在身后。齐桓不动声色,向副官使了个眼色,右手缓缓伸入袋中,抓了满满一手石灰粉,猛的向前扔去,大喊“就是现在”。
副官一个身子向前,掏出手枪,向前砰砰两声,瞬间倒下几人,白乔侍卫也乘势持武器向日军挥去。但奈何敌众我寡,不多时,好几个侍卫已渐支撑不住。日山见如此下去,定不是长久之计,自己一人或能全身而退,可还有不会武功的八爷如何是好?
索性张家族人,自小便因独特的训练方法,练就一副好身手,虽不能同旧日般刀枪不入,但一般人皆不能伤之分毫。齐桓也趁日山掩护之际,躲在佛像之后。
他悄悄点了烟筒,趁日军不备,向四角处各扔了一个。顿时烟雾大盛。众人不知此物来历,加之眼不能视,皆不敢轻举妄动。忽一日本兵,大喊“鬼火,中国的鬼火!鬼神显灵了!”众人望去,佛像前方浮空有一簇绿油的火苗,越烧越旺,细看之下,中有一双媚眼,像有吸人灵识之感。副官便趁此时机,开了数枪,日军不由大乱,慌忙向庙门口退去,撇下大土司,欲立马逃走。
“日山,别追了。救下大土司是要紧事。” 齐桓拍拍手,从佛像跳下,眼睛一眯,掸了掸衣袖,对祭司说道:“亏得八爷我带了些旧日混江湖的小道具,这障眼法还是不错的。”然后,欲去看看大土司如何。
副官解了大土司身上的麻绳,取了口里的布条。大土司突的大喊:“齐先生,当心身后的祭司!” 副官一惊!
果然,只见祭司欲掷出一菱形暗器投向八爷。即使八爷身手矫健,也无处可躲。张日山心里一惊,根本顾不得多想,飞似的跳出去,伸手死死的拉了八爷的衣裳,用力往身后一拽,暗器顺势直没入他胸口。张日山忍着剧痛,仅凭最后一点气力,掷出匕首,直插祭司胸口,便倒了下去。
齐桓惊魂未定,眼见副官倒下,疯似的冲上去,“日山!日山!你别吓八哥!你快醒醒!”他跪在地上,抱着面色惨白的张日山,忍不住心中悲恸,大吼了一声! 他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他爱的人终究还是因他而伤。
眼泪已不知何时落下,他目光淡淡,顿时已没了任何主意,只肯死死的守着张日山,感受到仅存的温暖。
大土司在旁,眼见如此,只得安慰八爷:齐先生,咱先把副官带到白乔寨。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齐桓不语,只淡淡点了点头。
本章完。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