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碎玉(短篇be,微虐)


今日不更前世今生 因为晚九点张铭恩💥💥💥视吧直播 和shy君一起死守放送吧

一夜无眠。
八爷同佛爷谈笑时,无意中听夫人提起副官的婚事,瞳孔便一直涣散着。或有失态,便失魂般的离开张府。
深秋罢了,凉雨罢了,落叶罢了,我齐八一人也惯了。自嘲仙人独行,这张副官怕也只是老天的一个玩笑话,作弄自己罢了。
回到齐府,小满见着八爷浑身湿透,忙给他递了块干毛巾,取一炭火盆放在厅内,又硬塞了一手炉给他。
小满只知身凉易病,却不知心已凉,这周身竟是无法再热的。
次日,再次日,甚至日日。齐府大门紧闭。佛爷因要事上门,派了几人,也均因八爷需静修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无功而返,吃了闭门羹。
齐府院内的菊花开得正盛。深秋独独此一花。铁嘴微醺,红着脸,咧着嘴,挂着一副看不真切脸上的表情。他手拎一壶酒,灌了几口,踱步在院中,徐徐吟来:“花间一壶酒,对酌无相亲。”
他本不是个嗜酒之人,却无法排遣心痛,便也放纵了几日。
日子终还是要过的,哭也一天,怨也一天,皆不由人。
他重新挂起摊位,重新吆喝起了生意。盼着,街道上突的出现一位着军装的巡街男子,英姿飒爽,朝自己微微一下,“八爷,近来生意可好?”但他也怕着,这一人终会变俩人。
城内消息早已传开,佛爷家的张副官要娶新月饭店的表小姐为妻,亲上加亲。明眼人亦皆知,这婚姻无非也是坚固九门或是佛爷在长沙的势力,有了新月饭店这个资金雄厚的靠山,很多摆不到明面的事便也容易多了。
都说这齐八爷七窍玲珑心,但独独涉及己身,便又不开窍了,只道是俩人是英雄配佳人,而自己孑然一身罢了。
便有一日,表小姐听说八爷算命稳准,扯着张日山前去。副官本不愿前去,怕徒增伤感,奈何不过表小姐的百般撒娇,只得一道。
八爷早知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未算到来的这么快。才子配佳人,果是一对。
“齐八爷,我在北平素来就听你神算子的美称。这眼见着我和日山的大喜日子临近,你帮我们算上一卦吧。”表小姐莺声转转,甚是好听。
“我看我们还是走吧!别打扰八爷做生意。”张日山怕尴尬,事到如今还是想躲着。
“来者是客,哪有空手而回的道理。”齐八说得轻松,可这一字一句莫不都是刀刻在心头上疼。
两人便也在摊前坐下。齐桓伸手,“铜板呢?”
“八爷,你看我们家都和你这么熟悉了。我未婚夫听说也和你过往甚密,这收钱未免也⋯⋯?”表小姐明显对八爷收费表示不解。
未婚夫三字重重砸在八爷心上,但喉上却不甘示弱:“我这匾上,一买一算,四个大字,小姐不识?我和你说即使天王老子来了也不会改,何况你二人。此卦不算,也罢”
站起,抖抖长袍,欲走。
张日山起身没犹豫抓住他的手,“桓哥,别⋯⋯”
“张副官,请你自重,光天化日休要拉拉扯扯,更何况今日怎可再用旧时称谓!”说罢,背手转身离去。
他的痛,你不懂。
你的忧,他何知?
张日山自以为,不去想便不念,不去见便不爱,如今却也错得离谱。
大婚之夜,整个长沙城终日在战争阴影笼罩之下,总算有些事能冲喜,市民便也开开心心沾染些喜气。
唯独八爷,窝在屋里喝着酒。好似整个世界,不留他物。 他透着镜片隐约看见,门口两盏油灯下,照着一人影,熟悉。
是张日山。不是张日山,人家现在洞房花烛,郎情妾意。怎会是他?
八爷自嘲两声,事到如今,还放不下他么?
“桓哥,是我,日山。”那影愈来愈清晰,鼻子,嘴,眉眼,是他。真的是他。
八爷酒醒过半,大怔,“你,你,你怎地在这里?滚出去,再也不要来我齐府!”
张日山不走,任凭齐八对他又打又推。打着打着,八爷便搂住了他,他约摸觉着自己肩膀已湿,他知道这些日子此人并不好过。
“你来了,婚礼怎么办?新娘怎么办?佛爷面子怎么办?快回去,别再闹了!”
“我不管,我张日山若再负你,如同此玉。”啪的,重重将一块青玉掷在地上,碎了两半。
“纵使我知你心意,咱俩亦不能在这长沙立足,谈何未来?”
“桓哥,我已无退路。倘若我娶妻,你必不会活于世,对否?” 八爷点了点头。
“你若离去,那我又怎会独活于世?既然世道不容你我二人,我们且去就是。”
一把大火,在这新婚之夜,是那么壮观,也是多么浪漫。火焰熊熊烧起,不多久两人已在火海之中。
”怕么?” “不怕”
“我们会去哪里?” “一个只有我们俩的地方。”
次日清晨,朝霞烧红了半边天。人们发现齐府早已只剩残桓断壁。只依稀可见两具依偎着的骨架,以及地上两块碎玉。
很多年前,早到已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齐八把一块青玉给张日山,“你且拿着,这可是我老齐家给儿媳妇的传家宝,一辈子都不许拿下来。”
“玉在人在,玉碎人亡。”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