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前世今生(七) by日山shyshyshy
合(1) 金兰契互诉金兰语
此系列预估还有两章完结,文章开头有结局暗示,主线不会大修改。此章太甜,单身狗慎看
还有半个小时shy君要考试了 祝我好运😭😭
——————万恶的分割线님이——————
齐桓随着张日山在大土司唤来的马车上,他扯下自己的长巾,包扎在张日山胸口,却不料很快,紫红的布料瞬时被腥红沾染了。
齐桓紧紧握着日山的双手,看着他惨白到无任何血色的脸,就连昔日鲜嫩的双唇也变为紫红。
“呆瓜,你不能有事,我不准你有事。”
马车刚在白乔寨门口停下,齐桓便抱着日山下了车。
大土司急领着几位白乔大夫,朝守在床前的八爷辑了一礼,“齐先生,这几位是我白乔名医,特来医治副官。”
“快请。” 大夫褪去张日山的上衣,只见暗器深深没入胸口,且不断在外渗着血。胸口之外隐着若有若无的黑雾,怕是这暗器还淬了毒。
几位大夫均摇了摇头,“病人只吊着一口气,怕是不成了。” 本见着大夫来的齐桓,心中稍存些希望,抖得扑灭,倒退两步,一阵晕眩。
“或许张副官还有救,只是这方子⋯⋯”齐桓见大土司欲言又止,“大土司无妨,您说,能救他,什么方子都行,哪怕一命换一命。”
“齐先生,莫急。我白乔世代行医,却有一味灵药祛毒愈合伤口甚好,只是需以人血入引,且救愈之人也有昏睡不醒的可能性。”
“能救总比没法子要行。”
齐桓毫不犹豫的割破了右手,大土司将暗器取出,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扑面而来。齐桓速将灵药撒入伤口,并把自己手紧紧放在血肉模糊处,好让自己的血能随着药很好融进副官体内。
整整一炷香烧尽,齐桓这单薄身躯已渐渐不能支撑,但仅凭一丝信念,还在坚持放着血。他视线愈来愈模糊,眼见日山的胸前黑雾慢慢散去,脸上也开始有了血色,微微一笑,兀的,眼前一黑。
醒来时,齐桓已不知睡了多久。他起身见着日山睡在身边,安心不少。费力着穿上长袍,便想着去给张日山煮点补药,好似忘了自己也是个病人。
齐桓守在床边好几天,不眠不休,他每每将日山的手紧紧握在自己掌里,怕这一不小心,便丢了这个人。
“水,水。”某个清晨,张日山微微动了动眉角,皲裂的嘴唇亦发出了这几天来的第一句话。齐桓疯了似的激动,拿着水壶就前来,却不慎触碰到伤口,失手打了水壶。
“是我不好,日山,你等着,八哥重新给你去倒杯水。”齐桓错口不语,这本是能说回道的铁嘴,口才也变得又笨又拙。
“桓哥,别走。”日山一句,让本欲走的齐桓愣在远处。
“好,我不走,我永远陪着我的日山。”
齐桓鼻子一酸,眼框微红,泪便转转曲曲留下。
“好歹也是九门之一呢,桓哥,莫再哭哭泣泣,和一小姑娘一样。”日山轻柔的擦拭着脸上的落泪。
“我可不就是日山的小姑娘!你这回可吓坏我了。以后可不得为我如此出风头!”齐桓噗嗤一声,转哭为笑。
“桓哥,咱们以后一直都在一起,好不好?日山定会保你此生周全。若有违此誓,叫我⋯⋯”还未说话,已被齐桓用两指堵住。
”莫得身子刚好,又说这些不吉利的。日山,并非我不懂你心意。只是我齐桓,终是仙人独行,易给亲近之人带来厄运。纵使你愿意和我同行,我也是忌讳的。”
“桓哥,我是当兵的。我只信命掌在自己手中,我只知道我在乎你,你关心我,我只是为了我的心。”
“我何尝不是为了我的心?”齐桓拿下挂在脖子上的桃木玉牌,拭了拭,然后将它放在了日山手上。
“这是我齐家祖传之宝,传言能辟邪消灾,我自懂事便也戴着了。如今你要跟我,便得听我的,戴着,不许拿下。”
日山一听,立马戴在脖子上,“不拿,死也不拿。” “嗯?” 张日山立马捂住了嘴。
齐桓亲了亲日山的脸颊,还不得他反应过来,就红着脸跑出去了,只剩满脸发烫的张日山一人傻笑。
待日山病愈已过半月,两人因不放心长沙事务,加之又到佛爷归期,便匆匆告别大土司,踏上归程。
等待他们的或许将是离别?
1939年九月的长沙保卫战或许会让他们永久分离?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