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一八」 齐生梦蝶「一」(中篇,he)


shy君一直致力于副八,第一次写一八,若有不满,请轻吐。手动比爱心
——————万恶的分割线님이——————
古有“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的佳句,后有虚竹缥缈梦中偶遇一生挚爱梦姑。本我是不信此传言的,但江湖广为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才知姻缘梦中已定。
那年,老头子在世,齐八还并未撑起齐府的家业,九门八字也还未有一撇。而那时的他是一个因算不准卦而耍懒犯浑的小孩,头上也还未擦拭发蜡,软软的齐刘海便遮着双额,圆框眼镜仍遮不住下一双杏仁般的大眼,更不必说笑起来的一口虎牙和梨涡。
那日,他趁着老头子不在家,又嫌整日的易经晦涩难懂,便偷溜着去了城外的山谷。正是开春季节,谷内鸟语花香,处处开着不知名的野花。齐八童心未泯,在草地滚了几个圈儿,猛的好像撞上了一人。
他揉了揉额头,瞥了一眼,是一个略微比自己大的男生,反扣着手,背对着自己。
“你撞疼我了!”齐八站起来抖了抖自己的青色长衫,瘪着嘴不满道。
“所以呢?我见明明是你自己滚过来的。”
那位男孩语气中冰冷似,好像没有带一丝丝的感情。
齐八无言,扶了扶玳瑁眼镜,仔细瞧着,这男孩宽肩蜂腰,眉眼中散出一股英气,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这面相,齐八自会看之一二,便料定这人绝非世俗凡人。
“这位公子哥,你叫什么?小弟叫齐八,字子衍,交个朋友吧。见面礼的话就让鄙人帮你算上一卦,保命消灾,姻缘富贵都是可以的。”
“原来你是一江湖宵小啊,我素日不信算命的,不过真有事问你,这是哪儿啊?”
“你这人也是奇怪,这是长沙城啊。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长沙?怎么可能!我明明是在东北才对。”张启山瞳孔中虽流露惊恐的神色,不过一晃而过。
“这人莫不是一个疯子?”齐八嘀咕了一声,没想到却完完整整入了张启山的耳中。兀的张启山就单手把单薄的齐八拎了起来,“说谁疯子呢,啊?”
“我错了,我错了,大哥快放了我吧。”齐八手足失措,只得唉声求救。“既然你精通奇门八甲,那需得告诉我如何回去?我便放了你。”
“这你先放了我,我才能告诉你吧。”,“简单。” “轰”的一声,张启山两手一松,齐八就顺势倒在了地上。
“哎哟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摔死我了。我死了,你可就回不去了。”齐八趴在草地上,揉着腰嗔道。
张启山弯着腰,一脸玩味的看他撒娇,“别装了,快起来吧。”
“腰扭了,起不来了,你得背着我。”然后瞪着铃铛般的大眼睛看着张启山,一脸委屈。
“你这人怎么生的这个样子?”张启山一见无赖,倒也气得无语。
“你摔伤了我,自然得负责的啊!”
“成,成,成。算我自认倒霉,见着了你这天魔星”
齐八是不知,这张启山身边一向都是不苟言笑之人。他偶得遇见这么一位无赖的人,虽不喜,但倒也觉得有说不出的可爱和欢喜。
“我见着那边有一花圃和小山坡,我们就去那里吧。”
张启山就这么背着齐八走一路,耳边也听他说了一路。一会儿是长沙童谣:“三羊五马,马子离群,羊子无舍。”,一会儿又冒出三五句长沙话:“结巴子好讲,摆子好两(结巴喜欢说话,瘸子喜欢到处走)。”说到开心处,又呵呵呵的笑出声了。”
两人便也很快走到了小山坡。张启山放下齐八,便问:“你这人话怎么这么多啊?也没见你停过,不累么?”
“我们家世代是算命的,在长沙颇有名气。你说算命的,若不说话如何赚钱!不过,这先不提,你到底是谁啊,问了也不告诉我。”
“我叫张启山,我家是,嗯,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启山,启山,启明于山,好名字。”齐八一本正经,却又遮不住一脸稚气,滑稽但又不乏可爱。
“齐八,既然你家是算命的,想必定会晓得让我回去之法吧。”
“我曾在我家老爷子书上见过,好像有所记载,但不知是不是这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或许就是祖师所云的游魂仙梦。”
“那可有破解之法?”
“破解之法,虽未记载。但据我推测,等过了这一日,想必自然你也就回去了。”
“那这么长的时间,我又不熟悉此地,该如何打发是好?”
“那不简单,你陪我去抓抓蝴蝶,一会儿我再带你去吃吃长沙小吃,听听曲儿。你不知,我们这梨园有一位爷儿,二月红,二爷,那戏,啧,叫一个好。”
“行,那我张启山就把这一日交付于你了。”
俩人互鞠一躬,相视一笑,不提。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