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 前世今生(终)
Duang~大结局了 陆陆续续更了小半个月 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推荐😘 之后也会陆陆续续更一些其他系列 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么么哒
提前预祝大家国庆快乐
——————万恶的分割线님이——————
齐桓走的那一日,日山的心仿佛空空落落的。佛爷看在眼里,便也准了他一日假期。
日山一人走在空荡的路上,眼见已入秋,落叶横扫整个街道,微风拂过,竟也有婆娑之声,悲凉之境自不必说。
眼看已到战时,老百姓逃的逃,散的散。往日富饶的长沙城,如今也已人去楼空。吆喝声,叫卖声,妇人的闲谈声,娃儿的嬉闹声都散在滚滚历史的回忆中,霎时,风一吹,同沙儿般散去。
日山有意无意却也走到了齐府门口,他隐约看见一着绛红褂儿的男子,坐在摊前喊着:“一买一卦,齐仙算命咯。”这莫不仍是桓哥?!他欣喜之下跑去,却还哪有半点人影。他推开半虚掩着的大门,记起当日喝酒赏月的日子,记起初见识的玩笑,记起在红府的拌嘴,泪儿便自地在眶里沸腾。
“原来这就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啊。”日山终也明白了这个道理。他退了回去,把门紧紧合着,他知道八爷向来不喜俗人进他府邸,幻想着若有朝一日桓哥回来,或许还能守着这一方净土。
他回头最后望了望这一条街,心道:“桓哥,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们都会好好的。我会守着长沙城直到你回来那一刻。”
一切已成徒然。当夜,日军的飞机空袭长沙城上空。让一切希望沦为毁灭。长沙瞬间成为了人间炼狱,持续五年的长沙保卫战自此拉开了序幕。
佛爷携着副官立刻做好了部署,这一刻终究还是来了。张日山带领一队人马,赶去街上救援无家可归的百姓,暂时护着他们去防空洞避难。
整整一夜,日军飞机空袭了好几次,掷了无数次炸弹。一片片废墟,满街浮尸,惨叫,哭泣声亦不绝于耳。残垣断壁,飞沙满天,血流成河,这还是长沙么?!不,这是地狱!
日山瞳孔一紧,眼前却愈发清晰。他对天一吼,血性也上了起来。他本不是弑杀之人,如今保家卫国,他不得不拿起了步枪。
日军攻破了长沙大门,开着坦克一路碾压入境。佛爷领着一班人马,前去伏击。眼见着敌人中了埋伏,只要再走一步便会被炸得粉身碎骨。可是张启山却一时疏忽,竟未留意到身侧另一边的小兵。日山见着日军举起枪口,欲对佛爷不利,想也未想,便挡在了佛爷身前。
“砰”一声响起,接着子弹便深入血肉之中。“副官没事吧?”
"不碍事。”日山居然并未中弹,回头一看,先前日兵倒下一排,一紫红色长衫之人,手持盒子炮,这烽火之中的莫不是朝思暮想的八爷?日山不禁失态叫了声:“桓哥。”齐桓点了点头,并不吱声。硝烟黄沙之中,两人对视一眼,不语不言,却早已明白了对方的一片绵绵心意。
齐桓几日未见日山,见他挺拔的身姿,独有独当一方的能力,一并褪去了先前的稚气,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将军,一个真正的男人。
随着佛爷的“杀”字喊破长空,众人便与日军厮杀在了一起。副八二人,虽一心志在杀敌,却也彼此偷偷关照着对方,看到对方安全,才缓缓收了心。
日军久攻不下,失了耐心,便派遣了一敢死队,个个绑着炸药,冲进队伍,便点燃,欲同归于尽。眼瞧着一日本兵把目标投向了日山,而日山还混不自知。他点燃了胸前的炸药包,齐桓奔去,死死扑向了日山,替他稳稳挡住了这爆炸带来的巨大冲击。
爆炸过后,浓烟散去,日山强了两声,并未受伤,便急着去看八爷。
“桓哥,桓哥!”日山搂着八爷在怀中,泪一滴一滴划过脸颊。
“呆瓜,我没事,你别哭。”齐桓撑着一口气,缓缓说着。 张日山见着齐八身后早已被炸烂,背后鲜血直流,衣服已成丝丝缕缕,怎么没事!顿时心中大恸。
“桓哥,你撑着,我替你去找大夫,很快,你忍着。”
齐桓花最后一点力气紧紧抓着日山的手,“别,你就这么陪着我。哪也别去。”
“小山在这,我哪也不去,我一直陪着你。”
“小山,我一直想和你说,其实我⋯⋯我⋯⋯”话还未断,气已结,齐桓直愣愣的眼缓缓合闭,手指也渐渐失了气力。竟自去了。
战场之上,日山紧紧抱着齐桓的尸体,一动未动,一片死寂。
战非罪,战争烧几季。
一片黑雾中,齐桓打着油灯,缓缓踱步而前。和昔日梦境一般,佝偻的老妪亦在眼前。孟婆向他说道:“齐桓,你可愿喝下这孟婆汤,忘了这一切?” 齐桓一笑,“您该知我的答案。”
“可是你这样就不能转世为人了。”
“我还有话欲对他说,若不说,我这遗憾终未解。我在这等着他就是。”
孟婆叹了口气,“你这孩子为何如此之傻。百年前,我就告诫过你,断不能伤在情字之上,你却不听。也罢也罢,老婆子也无聊惯了,你陪着我就是了。”
“孟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且和我说道说道吧。”齐桓听着百年,却也不是很懂。
“你和日山本是我地狱黄泉路上的一株曼珠沙华,可缓亡灵的伤痛。却不知历经千年,你们也有了道行和灵识。你们一叶一花,本是花不见叶,叶不见花的。但我拗不过你们想见一面的请求,你又以今生见一面,哪怕不得好死作辞,只得应了。”
“原来我和日山之缘,前世已定。也不虚妄我为他还了一命。孟婆,我便在此等他,也好陪着你。” “随你吧。”
一晃七年已过,日寇已败,退回孤岛。张日山再回长沙城,早已物是人非。周围再无熟人,他也不似之前年轻气盛。鬓角微华,胡须点点也缀了下巴,早无当年那个莞尔一笑,唇红齿白的少年模样。
他回到齐府,一切还似原样。七年前,他将齐桓埋在了这桂花树下,因战事紧急,便也来不及立碑。如今,这桂花树相比之前,枝虬更盛,更繁。他坐在树下,摸了摸泥土,“桓哥,日山回来了,再也不去了,就这么一直陪着你可好。” “抗日已结,我也履行了军人的职责。我和佛爷告了假,陪你说说话儿。”
他一饮壶酒,头靠树干,兀自不动。时辰一久,倒也奇怪。人见一惊,他嘴角留着一丝血印,竟是喝了毒酒而去。
张日山魂飘飘忽,飞至一笼罩黑暗之地,只见远处有微光,却若隐若现。他只道来了地狱,却也不知还能否再见齐桓一面。他就这么向前,脚步声愈来愈近,愈来愈远。 前面那俩人,一人身形看似好熟悉。不会是他吧?
齐桓在轮回司也守了七年,见过无数生离死别,心也不觉硬了。多年冰冷,表情无情,也自习惯了。齐桓不自觉的回头,那来的人是他?不是他? 张日山容貌已大改,只有眉角还有当年的影子。齐桓辨认自有难度。
“是日山么?你回答我,是日山么?”
张日山一愣,不由哽咽,竟也只喊了一句,“桓哥。”
两人面对无语,唯有泪千行,紧紧拥在一起,耳畔亲昵几句。
“桓哥。我都老了,你还如同往昔般意气风发。”
“我的日山没老,是我的日山长大了。桓哥在此等着你,既盼着你前来相聚,又想你好好活着。不料,你这呆瓜,相别七年也还是来了。”
两人便也携手别了孟婆,世人皆不知他们去往何处。
二十年后,长沙城外一不知名山谷,开着一株曼珠沙华。花叶同根,甚是罕见。谷内传言住着两位青年才俊,却无人有缘独见。
前世今生系列终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图源微博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