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一八」 齐生梦蝶「终」 中篇


大家国庆节快乐 啪啪啪

——————万恶的分割线님이——————
齐子衍一身青衫,自在花圃中穿梭游玩,戏戏蝴蝶,随口偶也捻来一首小诗。他轻扯一只花骨朵儿,嗅了嗅,香气袭人。他本是孩子心性,见蝴蝶围着,便也在万花之中翩翩起来。
无论谁看,一妙龄男子,且又生得如此尤物,在花圃中起舞,都是令人心往的画面。 自古皆是良辰美景奈何天。
齐八不料在欣赏美景的同刻,自己也成了张启山的眼中不可多得之风光。
他伸出纤嫰的右手,望同启山一并在花群中打闹。张启山生性不喜热闹,本想推脱,但一触子衍的手,便也百般柔情起来。齐八此时若回头,定能发现张大佛爷那一张红扑害羞的的脸,真真儿独得一见。
嬉闹片刻,些有疲倦。齐子衍便也尽了地主之谊,领着张启山入了这玉带街最大的酒楼。
“小二,来一盘口味鸡,一盘湘记虾尾,一份大筒玉米排骨汤,一份腊肠,嗯,一份麻油猪血,再来⋯⋯” 还没来得及说出下一份菜名儿,就时候生生被张启山打断了。
“齐八,我们可就俩张嘴,你点这么多,吃的完么你?”
“你不知道,其他的可以不点,来长沙 必吃这糖糍粑粑。小二就再来一份,要热热的上,方才好吃。”
“对了,再来一壶你们这儿的特产——白沙液酒。”
酒方上,齐八便斟了两杯。“来,哥,我敬你。” “敬我什么?”启山一脸不解。
“敬你,能与你相识就是缘分啊。”
“那如此说来,老八,我也得敬你照料之情啊。干。”
俩人这一来一回,几杯黄汤下肚,便也是不知天地为何物。 饭毕思淫欲之时,齐子衍勾着佛爷的肩,一直醉醺醺的喊着:“擤筒(xin den)啊,擤筒(xin den)。”
启山皱着眉,不解:“什么意思啊?满口长沙骂我呢” “哎呦,傻瓜,傻瓜啊。” 佛爷便也不知怎地,傻呵呵的笑了,露出两颗大白门牙。
“启山,我们其实都是擤筒。” “此话怎讲?”齐八一脸认真回答“今儿是我溜出来的,所以刚发现忘带荷包了。”张启山一听愣是话也没说,拉着子衍的手,撒腿就跑,根本就不顾他的身体情况。醉酒的俩人是走一路,撞一路;躲一路,吐一路;笑一路,疯一路。
两人逃窜之中,倒也巧,摸索到了梨园。这管家见齐八素来与自家主人相熟,便也不多加阻挠,让他进了。子衍领着启山直奔前排就坐了下来。正逢二爷唱着那一出贵妃醉酒,咿咿呀呀,一身红衣,赢得阵阵喝彩。
张启山余醉未醒,借着丝丝酒意,错把冯惊当马凉。惊觉台上乃子衍着一身红色戏服,柔情百转,身段轻尤,手持桃花,含情脉脉望着自己。
三唱三叹戏已绝,误入戏梦自不知。戏已罢,启山却尤在回味之中,亦不知在被齐八拉着离了桃园,去看了自家的算命摊了。
“你看,这就是我齐家祖传的算命摊。待我老爹把衣钵传于我,我也便在此处一买一算了。”
张启山见屋外有一面黄花梨木小桌并着夹头榫如意云头小条凳,桌上几层薄薄的宣纸被文房四宝压着,便也知道这齐家却非寻常人家。
而摊位旁有一棵桃树,今也到了开花时节,粉嘟嘟的花挂在枝头,煞是好看。微风拂过,桃花雨任意洒落,两人竟对视无言。齐八见启山的脸因宿醉而微微显现一种蓬蓬红,不禁打趣道:“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呐。”本想趁机揩油,捏捏启山的脸。却兀的发现张启山身体隐约变得模糊,惊叫一声“启山!”
张启山低头看了看自己,眼见着马上似要消散了,怕是回魂仙梦已尽,时日不多,语气越来越快,越来越急“齐八,你等我。我会回来找你的!真的很高兴在长沙能遇见你。答应我一事,别再只顾贪玩儿,好好学艺才是正事。回家了”声音也越发空灵,最后几句竟也随风而上,飘忽不见。
齐子衍点了点头,忍别离,却也不忍。不多时,张启山便随记忆,消逝干净了。只剩齐八独对桃花雨,微微落泪,“我会等你,我会等你的。”
梦中惊醒!齐八猛得睁开眼,发现一切竟是黄粱一梦。齐老爹归家,见儿子贪睡,一阵乱打,斥道:“你这顽童,叫你练功,你却再这偷懒!看我不打死你。” 齐八一边乱喊躲避,一边方才醒了觉。
子衍自此以后,便如同换了个人似的。也不知是不是祖师爷赏口饭吃,没几年,齐子衍便也接了家业,成了长沙远近闻名的神算子。此间辛苦,不提也罢。
终是年复一年,齐八托了很多朋友去东北寻找张启山这一号人物,每每都杳无音讯。旁人都说那只是一梦,或许回魂仙梦也只是一个传说,没有人会为一个梦念念不舍的。但是他不信,那么真实怎会只是南柯一梦,他宁愿一人守着,一人盼着。
某日傍晚,他着一身紫色长褂,挂着桃木吉牌,似往常一样望着这桃树发呆。又是一年桃花时,只物是人非矣,“我已成齐家家主,而你在哪儿呢?”
“齐老八。”背后传来一声。他见有人唤他,转身而望。一高伟挺拔,宽肩蜂腰的男子,在远处,踱步向前。待细看了脸,突的说不出的惊喜,这莫不是朝思暮想的张启山么?!这不是梦中的男人么?!
“我回来了!对不起,齐八,让你久等了。”
齐子衍抿嘴一笑,看着他,已是万幸。
桃花雨笼着对视的二人,好似梦一般缥缈;久久伫立,也好似时间静止不前。
子衍猛不防,奶声奶气,说了一串话,“这位公子哥,你叫什么?小弟叫齐八,字子衍,交个朋友吧。见面礼的话就让鄙人帮你算上一卦,保命消灾,姻缘富贵都是可以的。”
说罢,两人皆扶手大笑,恍如梦时。
本文终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