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老九门旧相片@张副官 贰

“那棺材打开后,我们发现了一片龙骨碎片。”
“老先生,这偌大的棺木全部打开只有一片甲骨么?”
张先生抿了一口茶,“不算打开了。佛爷只是用双指探洞的功夫,把哨子口的东西取出来罢了。前夕时候,我们一般取出这宝物也就走了,可是佛爷说这棺木既然与日本人有关,绝非小可,所以派人开了。”
“那棺木开了肯定有不少宝贝吧?!”
“非也非也。这棺里是一具没有下巴的脱水干尸,喉咙里只有一枚发黑的顶针。小娃儿,你知道顶针么?”
我实是不知,无奈的摇了摇头。
“顶针是旧时在古代做针线,套在中指上,使得绣针可以刺过衣服却不伤害到自身。奇得是,这顶针上面刻了一朵杜鹃花,这顶针怕是这近五十年的工艺。你可知杜鹃别名是什么?”
“别名莫不是二月红?”
“娃娃有些学识,没错,这便是二爷家的家徽。八爷一早认出这棺是南北朝的,正好也对上了这二爷家擅长南北朝的斗。佛爷便携着我去梨园去寻二爷。那个时候,二爷怕多是在梨园唱戏。 约摸着那些年二爷的戏台子因年久失修,便常有客人捐台子。我和佛爷去的时候,恰巧碰见一客人挑事。”
“ 还有人敢闹二爷的场子?”
“那人吧,叫金钱豹,因使得一手好鞭子,当地也颇有些名气。他捐了台子,便以为可以随心所欲,却只可叹太不懂戏了。二爷那一出穆柯寨却是难得的好戏,他偏是听不惯咿咿呀呀,说要听那花鼓戏。二爷是什么人啊,哪受得他的气,没想到一来二就就闹起来了。正巧佛爷有那急事要问二爷,便用眼神知会了我一下,我便举起枪对着那豹爷的脑门。呵,没想到这老粗却也是色厉内荏之人,一见我出枪,骂了几句娘就踉跄跑了。”
老先生指了指那张相片,也笑出了声。
“那二爷后来帮忙了么?”
张先生摇了摇头。“为什么?”
“二爷因为夫人的病许久都不碰地下的东西了,更别提下斗了。虽然这日本人下了这红家的盘子,而且很多证据显示红家也有人曾在此失了手,可二爷就是不肯透露一二,只告诉我们不可再深究此事,便散了戏。如此同身为九门中人,佛爷也不好相逼。”
“那你们就这样放弃了?”
“当然没有,我之前不是和你说了么,和佛爷百无禁忌。当晚我就奉佛爷之命,去请了八爷共商要事。你是不知,一路上我给八爷又骂又调侃,我那时要不是顾及他和佛爷的交钱,真想上去缝了他的嘴。再得知明日佛爷要让我仨一起去矿山附近调查时,这八爷虽一脸不情愿,但可是你别看他这铁嘴经常得理不饶人啊,但一遇这正经事儿,便也懂得这其中利弊,只道回家理理行李,明日一早就启程。我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八爷了,却倒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强者。”
“对了,青年儿。你猜八爷第二天穿的什么衣服去的?我也累了,罢了明日告诉你。”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