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老九门旧相片@张副官 叁

我见着时辰确实不早了,也不便再缠着日山先生,于是缓缓和先生告了别,欲明日一早再来拜会。
次日清晨,我一早去买了当地的粘豆包,欲与张日山先生一同用餐。哪知刚进门,张爷爷要已洗漱好,着一身中山装在阳台躺椅上喝茶。
“娃娃,来来来,陪老爷子晒晒太阳,过来聊。”
我应了一声,便搬了张椅子前去。“先生,您起得可真早啊。要不来个粘豆包吧。”
张日山先生给我沏了杯花茶,我知道东北老人都是偏爱花茶的。“这不,当兵当久了,一早便也习惯了。对了,咱们昨儿说到哪里了?”
“说到八爷穿什么衣服来的?”
“对。那八爷居然穿着一身江湖算命先生装,还骑着一头小毛驴。这可把我乐着了。我和佛爷知道要探这矿山,定不能再套平日军装吧,便换了一身的猎装。可谁知道我们八爷穿成这样啊。我下马夺了他的铃铛,取笑了他一番。八爷碍着佛爷的面子,也不便和我拌嘴,只得吹胡子瞪眼的。”
“张爷爷,是这张照片么?”我抽出一张相片来,放在老先生面前。
“可不就是这张么。你看,这八爷穿的,还戴了副墨镜。现在看看,真是恍如隔世啊。”
“那你们摸索这矿山顶部容易吧?”
“你这孩子以为呢,这自是不易的。起初,差点连矿山也进不去的。我和八爷随着佛爷一同沿着这被东洋人炸掉的铁路,来到一荒废的村口。这村怕是早已落没了,只有些许妇孺未来得及的搬走。我上前问了几个人,才知道日本人倒是一直在这一带活动。我们按图索骥,便只见一老头好像在拾什么武器。”
“老头?这荒郊野岭哪里来的老头?”
“你看,就是这张上的这位老头子。那时候我还年轻,现在没想到也是糟老头子了咯。那老头被我从后一抓,自是吓了一跳,后才慢慢告诉我们这些都是先前日本人留下的,他捡回去好赚一笔。我生气的便就是这点,现在这时候还有人想发这亡国财,便想也没想吼他让领着去他家。他和平常农村人住的一样,一个小四合院。只不过这后院,传来阵阵恶臭,竟是一群和那076列车上一样死法的日本人。”
“我看那老头莫不是藏了什么秘密?”
"那老头必是胆小怕事之人。我见他目光若有若无瞄向西边的乱坟岗,便知他心虚。我知会了佛爷一声,并问着佛爷意思,要不要把这老头解决掉,毕竟这人只认钱,只要有人肯出钱,我们的行踪必定会被他泄露。佛爷摇了摇头,告诉我先去看那乱葬岗是正事,这老头留着,还可以指路。这一切哪知都被八爷看在眼里,他正逮着机会好嘲笑我。但是这八爷过人之处也在此体现,只见他对佛爷说,你带出的兵怎么遇事就是想杀人灭口啊,这往后哪成啊,要不佛爷以后把新兵蛋子交给我老八,我不嫌辛苦。我那时候自知鲁莽了些,涨红了脸,也不多说。好在佛爷替我圆了场,只叫我们别闹了,正事要紧。”
张先生怕是说久了,捻了一块粘豆包吃,顺便接了些茶,即使这保温极好的紫砂壶,也让这茶水只剩六层余热。
不多久,老先生又徐徐道来 “我们胁着那老头来到此地。很明显他老是反抗,便可知此地必有蹊跷。我见多处地都是寻常,只是这墓碑却是不对。这块地既然人迹罕至,却独独这墓碑上竟然没有一丝灰尘,连蜘蛛结网也没有。再细看,这墓盖的也太大了些,别说是容得下一口棺材,一个家族怕也是够了。那既如此,便知道这定是在掩饰什么。佛爷朝我使了个眼色,我点头会意,不顾旁边那老头嚷嚷着要回去,挪开了墓碑。果不其然,一条通向地底的暗道出现在我们面前。这道口狭窄,独只能通过一人。佛爷二话不说,扯着那碎碎念的老头就进去了。可是这八爷,却在我面前打哈哈,想让我先进去,好自己跑路。我才不上他这当,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告诉他如不前去,我这粗人可没其他法子,这得一枪毙了他了事。”
听到此,我忍俊不禁笑出了声儿。“爷爷,您年轻时,可也是不饶人啊。”
老先生摆摆手,“那时跟着佛爷,毕竟年轻气盛些,加之爱和这八爷斗斗嘴,也好打发这日子。”
“那你们这地道下得可还顺利?”
张先生叹了一口气,“这次我可记忆尤新,因为佛爷差点在里面送了命。”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