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老九门旧相片@张副官 肆

我听着老先生提及佛爷差点命丧于此,便也是一惊。张大佛爷在我心中,或者说在每个听说过他名声的人眼中,都是刀枪不入的形象,加之其又仗着张家人的身份,连受伤都少之又少,更何谈重伤,这矿洞可见一斑。
张先生冥想了一会儿,便也开始了他的故事,“我们在那条深不见底的通道走了一会儿,那老头见着我们来者不善,便也说了这矿洞的来历。民国初年,他父亲因会些日语,日本人便雇佣他当工头,高价请了些矿工一起下矿。前几次倒也没什么事情,只是后来听闻他们好似被什么黑色的烟雾给吓走了,存活下来的人也寥寥。”
“黑色的烟雾?这矿里怎地会有这雾气?”
“那时候我也不解,现在想想怕是一种混合了病毒的气体也未可知吖。沿着这路,我们渐渐也走到了尽头,是一面被焊死的铁门。我抬起手中的风灯,往里面照了照,好像是一雕像。我请示了佛爷,佛爷便也携着八爷一探究竟。我见着八爷,右手拿着眼镜,左看看,右看看,念念有词,猛得一下子又拍了拍脑门,‘这不是玄贯道的天尊老母么?瞧我这记性。”
“玄贯道是什么?一个道观么?”
“我前几年听八爷说过,这玄贯道和一贯道相似,是清末才兴起的民间组织,他们信奉的便是这天尊老母。可是雕像前这门我踹了几脚,硬是没用,终还是无济于事,我便只好无奈的望了望佛爷。佛爷倒不介意,拍了拍我肩,示意我退后守着那老头。这是倒也看出八爷的用处了,八爷早年也游历几年江湖,自懂得些巧法儿。他变着法儿似的拿出一瓶盐酸,一本正经的说着这世间最硬的东西该是最软的方才能破。我那时候就觉得八爷这人还是挺可爱,和外面其他神棍不一样,但自然,我也不敢和他去说。”
我听见张老先生这样夸除佛爷以外的旁人,也是大闺女上花轿——头一回,便也下了决心,有缘定要去拜访一下这位爷。
“等开了这铁锈斑斑的大门,我们一行人便也到了这矿洞的中心。这块地甚大,遗留了些东洋人的东西。我无意按了个开关,似是发电机,晃得一下子,本黯黑的地儿猛变斗亮。趁着这发电机还工作,我便随佛爷身后寻着其他出路。没想到,是有两个矿洞没错,却都被日本人给炸平了。佛爷眼见这地不仅有佛像镇压,又动用炸药,便下定决心要一探究竟,而我无疑自然也得陪着佛爷。”
“这矿洞底怕是死过不少人吧?”我听这赘述,猜测道。
“小娃儿猜得没错。这矿洞上梁却有不少麻绳。我和佛爷一看,心里便也有了数目。这麻绳磨着顶梁有了痕迹,那自是吊死过人。但我和佛爷却没吱声,只怕一说出口这八爷性子还不得落荒而逃。没想到,跑的不是八爷,而是那老头见我们懈怠,便趁机溜了。”
“对了,爷爷,这张照片上你为什么会压在咱八爷身上啊?”我暧昧的朝他笑笑。
“去去。我们眼见没路可走,却发现这水缸底下有一深洞。我和佛爷向下砸去,却是一条新路。佛爷兀的先跳了下去,不过八爷把风灯笑嘻嘻的拿了过去,对我说,让我下去,好接着他。我自是不会上他的当,点头微笑,趁着八爷松懈之时,啪的就把他推了下去。”
“哈哈,我感觉每次爷爷在八爷面前总是显得不一样。啧。”
“别胡说。然后我跳了下去,结果正好把刚站起来的八爷又给推倒了。这回八爷可真是不干了,哪里还有点门主的样儿,骂爹喊娘的,甚至拉着佛爷说看看你带的兵是什么样子。而我,一脸淡然的看着他,留下一句抱歉,八爷,佛爷带的兵就是这个样子。
这样一路子吵吵闹闹,其实也消减了不少恐惧气氛。”
我往下翻了另外两张照片,一张是佛爷受伤瘫在地上,而另一张则是张老先生拿着冲锋扫射的情景。“爷爷,这佛爷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伤成这样?”
“说来也是见细思极恐的事情。我们到的这地下,居然是偌大的陪葬棺存放处。数数数量也是和076列车上的大致相同,不提那凌乱的棺木和裸露的累累白骨。突然里面主棺墓室传来一阵声响,好似有人在唱戏。八爷死活不肯再向前,满口急急如律令,翻袋子找他那破符咒。佛爷叫我保护着八爷,不必跟来,是命令。自然这军令如山,我只能服从。谁知,八爷竟自顾自的跑去触摸了这一旁的蜘蛛丝网,瞬的一群闪着鬼火尸蝶迎面而来。我高喊着佛爷当心,扔了手枪给他接住。佛爷猛得一挺身,对着乌渣渣的一群就是几枪。奈何这尸蝶数量旁多,佛爷吼着要我带八爷离开,而我也被尸蝶咬了一口。我当时不愿意舍佛爷而走,还怕佛爷出什么事,但是佛爷十分坚定的语气让我不得不服从。”
“那八爷犯了这错,您可没怼他?”
“那次我是真生八爷的气了,楞是好几天没对他有好语气。八爷也知道自己过了分,待门开之时,见着佛爷双手血淋淋的,连站立的力气也没了,趴在地上。我唤着他的名字,他也不理我。我是真怕了,只得和八爷一同帮他脱离这矿洞再做打算。”
“爷爷,可我记得那时您也被咬了,没有事么?”
张日山先生似是没有听到我的问题,深邃的眼眶望着窗外,过了好久。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