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 婚礼二部曲-----求婚记(sweet)
shy君虽然大爱be,但是奈何副八还是主推轻松愉快的,所以写一篇甜文。打个小广告,宝宝现在是张铭恩后援会图文组实习生,大家欢迎关注一下微博,支持一下宝宝的后面的外交文,但愿能顺利度过实习,阿门。

家柜里一直藏着一本泛黄的民国婚书,某日无聊期间,我翻了几页。这是一册蕴藏历史气息的婚书,里页有着两风华正茂的男子浅浅一笑的照片,扉页写着几字,如今看来亦是让人柔肠百转。“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短短几字,倒也见证了两人这旷世奇缘的爱情。
71年前,约是民国三十四年。这年对于长沙城的老百姓来说不仅是抗日战争胜利的一年,同时也是见证了老九门两大家族齐家和张家的和亲的一年。这样的喜事其实着实不常见,故这消息早已托青鸟传遍了整个长沙城,怕是人尽皆知了。
这事要是谈及是到那日:副官着一身棕绿军装,如往常无异,系着风纪扣,却手捧着一束玫瑰,在齐府门口辗转,反反复复,踱了好几步,口中唠唠叨叨那几句,但就是不进门。这不还是出门采办的小满见着踌躇的副官,招呼了一声:“副官,这么冷的天,怎地在门口徘徊,快进屋去吧,我们爷在府里进餐呢。”副官听了,倒也点了点头,走了几步,却又突的回头,叫住小满,“小满,你见着你们爷今日心情如何?”
小满却也不解其意,只得如实答道,“和往常并无什么区别,早晨起来烧了两柱香,占了一卦,然后打了一套太极,现在便吃着早茶吧,我也不敢随便揣测爷的心思。副官,有什么事么”
“没事,我就随口一问,你去忙吧。”小满鞠了半躬,自是离去,只剩这有些忐忑的副官日山。
他缓步走向内厅,看着铁嘴哼着小曲儿,逗着小乌龟,便也上去打了一声招呼。
“八爷,心情不错嘛”
齐八见着日山,也似寻常的招呼着,“怎地,今日来这么早,不要巡街工作了。也不得这么想我吧,这佛爷要是开了你,我可不替你去求情啊。”
副官结结巴巴,紧张的话也说不溜了,“不,不,⋯⋯是,是的。是佛爷叫我,哦,不对,是我自己要过来和八爷您商量一重要事情。”日山一边说着,右手一边在裤上蹭着手汗,左手也在不自觉的画圈。
这奇门八算是何许人也,看这副官这呆瓜样儿,又在背后藏着一束花,出格的反应自不必不说,便也知道他此次前来所为何事。可是齐八倒也不愿说破,他倒要看这傻蛋儿是如何向自己求婚。
“你这呆瓜,今年怕也要而立之年了,战场也上了那么多了,什么生死关头没经历过,怎地现在连一句完整话也别不出来。佛爷叫你过来干嘛?”
“不是佛爷,是我。也算是佛爷吧,佛爷和我说,咱们这年纪也都不小了,你看这八年战争也是结束了,我们俩的事,是时候⋯⋯”这后面几个字,副官愣是涨红着脸,低头不语。
八爷扑哧一笑,微露两颗虎牙,顺势就坐在旁边的圆椅上了,“所以,你是过来求婚的?”他其实见惯了副官调侃自己的模样,这人一向和佛爷一样一本正经,还掺了有些假正经,如今这害羞同孩子般却不常见。
“对的,八爷,是这样的,你愿意嫁给我吗?”
“不愿意。”八爷想也不想,直接回绝了。
“为什么?我哪里不好了,我会改的。”副官一听这拒绝,倒也急了起来。
“你是傻子嘛?你不单膝下跪,把那藏的花送与我,就想娶这一门之主回去,是不是太便宜你这小子了啊?”
副官一听,毫不犹豫就跪下来了,把花从背后立刻举起来了,“你愿意嫁给我么?”可是,这当兵的却也不解风月是真,力气一用大,这花骨朵儿微微颤颤,倒也落了好几片瓣儿。他素来知道八爷挑剔,看这一束丑陋的玫瑰,怕八爷又会拒绝自己,不自觉的瘪起了嘴巴。
“我愿意。”齐八扶起了跪下的日山。日山瞪大着双眼,“真的?你说真的?可不是逗我的”,齐八笑着点了点头,副官方确信了。
日山一股劲儿,就把八爷抱起,对着外面喊着“噢,我可有媳妇了。”齐八羞红着脸,暗骂一句,“这呆瓜儿。”
这求婚成功的后几日,却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得闲儿。选吉日,问名,彩礼单,聘礼单,一件件琐事袭来,让本爱空闲的八爷是躲也躲不掉,他开始后悔同意结婚这个坏主意了。再想想张家那位,一日日的什么也不操心,真是不禁暗恨一番。
好歹齐家也是长沙大家,这几年虽不如前几代,却还是有殷实底子在。他送去的彩礼单儿整整就有三十二抬,收藏的几箱甲骨,各种斗里的稀世珍宝,还有一些寻常玩物也是不必说。而张家自然也是豁的出去,东汉的说唱佣,彩陶人面鱼纹盆,景德镇彩瓷像不要钱似的,流入了齐家。不过当日山反复读了几次送来的彩礼单,却愣是也没找到自己要寻的,便也匆匆跑去齐家。
“八爷,你这嫁妆单儿貌似少了一样啊!”
“张日山,我倒也平常小看你了,这几箱宝贝还满足不了你啊。我齐家大把钱儿送到你张家,连最宝贵的我都是你的了,你还嫌少?”
“八爷,你可是真真错怪我了。你嫁妆里的围裙呢?我听老人可说过了,这嫁妆单儿定要有围裙,这媳妇娶回去,才会安分顾家。”
齐八一听,把手指着副官的鼻子,但鉴在结婚前夕,又不好发作。“行,你厉害!张日山,围裙就围裙,加上!但你休想让我回去给你烧饭,洗衣,别扯你的臊,休要做梦。”副官见心愿已遂,心满意足便也去了,更是不管自己快要被气死的准媳妇儿。
这不很快便也到了这吉日前夜,照长沙风俗,这一刚到凌晨,两家就要忙活了。齐家只有八爷和小满二人自是不够,便提前请了老九,狗五和二爷过来协助。而张家自有那新月夫人愿意理着闲事儿,婚房、酒席自是安排的井井有条,自不必说。如今的齐府,倒也灯火通明,屋前两盏红灯笼,门上贴着两个大大的喜字。其实这也闹了不少笑话,半个时辰前就只听见八爷在府上大喊,
“狗五,作死啊。别拆我祖师爷的画像。”
“那两个人给我死过来,挂什么红灯笼,招魂啊,拿下来,拿下来。”
“老九,放下你手上的清朝琳琅胆瓶。我这可没什么宝贝,你还不放过我这点零碎。”
“吴老狗,管好你的狗。它们在撕咬我的礼服啊。你再不来,信不信我今晚夜宵吃狗肉。”
“二爷,你别吊嗓子了。这不半夜的,我是要出嫁,不是要出丧啊。算了,你也不会干别的,继续唱吧。唱点喜庆的啊。”
众人看着这快要结婚的八爷,越有这疯癫样儿,与往日淡定稳重不同的很,倒也只有看戏的份儿。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16)

热度(46)

  1. 意藻前Shyshy晒 转载了此图片
    祝我副八百年好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