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 婚礼二部曲-----结婚记(sweet)


这子时刚一过,几位上了年纪,体形微胖的中年妇女,着红衣,持丝绢,便冲进了齐府,拦也拦不住。齐八见此,倒也有些不悦,“你们几个都是谁啊,不知道我今天要结婚,出去出去。小满,把这群全给我轰出去。”
这几个婆娘,倒也各个都是能说会道之人,忙记着解释,“爷啊,我们都是张家请来的老妈妈,特来协助您呐。你们这几个都是大老爷们,哪知道这打点种种关系呐。今日,爷要出嫁,我们定当帮您弄的稳妥,您就定心当美美的新娘子。”
齐八一听,却之有理,亦不反驳,赶忙让那几个帮倒忙的爷坐在前厅,磕磕瓜子,聊聊天,解解乏。
满府就只听见,那几个婆娘颐指气使的声音,“这都什么时辰了,还不快给新娘换衣服,这样子怎么上轿子。”霎时,一群人给八爷穿上一套花釵大袖的霞帔,头顶以珠冠为底座,上缀花朵的凤冠,打扮得倒像个皇后。齐八素来听说这凤冠顶头颇重,却也不料竟压的他生疼。
其实要说道这婚服,其实这背后还是有不少要说的。张家向来崇尚西方,这婚礼自然相办成欧式的。待日山和咱八爷一说,这齐八就是不干,定要这中式,不然宁可不结。这其实也不能怪着八爷,八爷素来守旧,断断不能接收这西方的一套。但是张家那边尹新月却也不依不饶。这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新郎是欧式风格,新娘传统婚礼。
再说张家那地儿,忙碌了几个时辰,眼看天微微发亮,也要到了吉时,便和佛爷前往宗祠一起祭祖,拜了拜张家祖宗,也准备骑马到齐府接亲。这穿西装不坐洋车倒改骑马,也是人间头一回。副官硬着头皮也就上了,谁让这媳妇难娶呢。
回头说说齐府,相比张家的秩序井然,这齐府倒也像个菜市场。八爷刚画完新娘妆容,重重的腮红,浓浓的眼妆,鲜血色的唇容,手里还有一大大的玉如意,怎么看都觉得有些许滑稽。他缓缓走到内厅,去看看那几位爷,也是一风俗叫姐妹桌。这八爷自然没有什么姐妹,只得和这几个粗老爷们一桌。二爷,狗五和解九本还是谈笑风生,但一见着这八爷,愣是安静了片刻。二爷喝的一口茶水喷向了五爷,狗五一愣,狗差点给跌了,笑得直不起腰,解九一不留神,手上刚顺手拿的西洋镜也差点砸了。
“老八,你这要是去结婚,还不得把咱副官给吓死,哈哈哈哈哈,不行了,老九过来扶一下我,快来。”这五爷笑得喘气都嫌累。
“一群土夫子,你们懂什么!我和你们说,这是原先给宫里娘娘化妆打扮的人,去去去,和你们说了你们也听也不懂。”
“今天是你大日子,你说什么都是对的。”解九摆摆手,不去和他争辩。
谈笑之际,这张家的大部队也到了齐府。眼见着平日里穿军装猎服的副官,一着黑色的西服陪着白色的衬衣,倒显得格外帅气精神。按着礼仪,门口一群人簇拥着请新郎进府内,接着以二爷为首的伴娘团迎上前,不让副官去见八爷。这自是要讨喜的节奏。日山便也拿出了几个红包给了几位爷,方才打发了他们。 他进里屋看见这一身红衣的八爷背影,他唤着八爷的小名“桓儿”,结果齐八一转身,真愣是没把副官吓了一跳。“八爷,你今天可真特别啊。”
“还是你有眼光,那帮没见识的都说我像鬼。既然你来了,快去张家拜堂吧,我折腾了一晚上这身子可乏了。”说罢,便也拉着副官要出门。
副官却不急,一拉便把齐八搂入怀里,“急什么,新娘子连这盖头都不要了么?”然后再给他盖上,缓缓牵着手,出了门。
这迎亲队伍,却也真是上了心。整整三十流量洋车开在前头,更在后面的便是日山的骏马,在后便就是齐八亲自看中的八人大彩轿,换在清朝,便是这皇后娘娘的专属吧。彩轿绣着百子图,和富贵花卉,挂着精致的彩绸。立两侧的二十几位丫鬟小厮,分别拎着子孙灯,伞,扇子,串灯,开道锣,清道旗。另外聘请了吹鼓手两班,都带着荷叶帽。最后令人惊讶的竟还有半副銮驾。
没多久,后面一声传来“吉时已到,起。”后着噼里啪啦的炮竹声,并上一起的锣鼓声,大部队浩浩荡荡的绕长沙城一周,转向张家。先领头的便是肃静牌一对,回避牌一对,后引着大众。
整整两个时辰,迎亲队伍才到张家。八爷在这花轿里晃的是死去活来,下了轿子,天旋地转。隔着盖头儿,对日山细语道:“早知道坐轿子这么辛苦,打死我也不嫁了。”副官知是赌气话,也回着打趣道:“那您以后和我一起骑马呗,保准精神百倍。”
这下了轿子,副官便也牵着八爷的手慢慢走向内堂。他仔细耳语着八爷一些习俗,“不能踩门槛啊,这样以后日子可都只能坎坎坷坷了”“跨火盆当心脚,去去霉气。”“踩碎这瓦片。踩不动?没事我帮你。”这八爷其实内心也好笑,他自己堂堂奇门八算,还要一个愣头青来讲解么。
这一进了门,这得是百年难得一见场面。副官父母早已亡故,佛爷作为长兄,便和新月一起坐上方。一对新人便磕了两头,八爷还隔着盖头给两位敬了茶。其实这八爷心里不满得多了,这佛爷明明与自己同辈,这下斗我也陪伴左右,如今还要下跪,真真是占我便宜。
这跪还没跪热,一对璧人又得去接受新月从天主教高价请来的白衣主教的洗礼。齐八听着这洋人霹雳吧啦说一大堆,愣是没听懂,倒也作罢了。他听着副官说了一句什么“i do”,自己便也学样回了一句,这仪式也就算结束了。
接下来的张府流水席,宴请了九门其他亲眷。八爷也不得老是盖着盖头,便也一早让日山摘了去。新人俩一桌一桌吃饭,一桌一桌敬酒。
“佛爷,这副官和我的喜酒,你可不得少喝啊。多喝点。”八爷见着刚刚跪了,这回倒非得灌醉他不可。
新月可是看不下去,“老八啊,你既然嫁给我们日山,可也是一家子了,也得冠夫姓,张齐氏。这哪有结婚,灌自己一家子,你们去敬敬那边五爷,二爷。”
“嫂子,这张齐氏,可让我以后如何摆摊去算命。人家可只认我这齐家老铺。”说罢,他使了个眼色给副官。副官会意,咧着兔牙,笑笑,“是啊,嫂子。现在不冠夫姓了,姓齐也好,姓张也罢,反正他就是咱张家人了。这不老祖宗也认了么,要不然那年咱们过的东北老家,是也不是。我们去那桌敬酒了。” 便扯着八爷去狗五那桌儿了。
谁知狗五酒量不佳倒也罢了,还非得多喝,这不一下子就醉了。嚷嚷着要看齐八和副官和交杯。这万般无奈,新人只得应了。交杯交杯,交欢合杯,两人又皆是一对桃花招子,含情脉脉,缠着双手,一饮而尽。众人见此,又起哄着亲一个。齐八便也嗔道,“一个个都不知怎么死的,愈发胡来了。好好喝你们的酒吧。”
一阵忙碌过后,也到夜晚。两人送走一波波宾客,总也到了共度良宵之日。八爷眼见这房内燃着两只蜡烛,大大的喜字贴在红木衣柜上,雕梁大床上洒满着玫瑰花瓣,墙上挂着之前拍的结婚照,满满的幸福感上头,回头也见着满脸熏红的副官,两眼相对,齐八倒也害羞的低了头儿。
两人褪去一身的繁杂衣物,简单洗漱一番,便都着一身丝质睡衣,上了床,偎在一起,享受着片刻属于二人的安宁。
“日山,还记得那时候你笑我没有家事么?”
“怎不记,可现在咱这仙人独行的齐八爷,现在可是有家室了。更没想到,这夫君就是我。”
“嘿,只一句心里话,能嫁给你真好。对了,我还要出去旅行过蜜月”接着,便是在脸上亲亲一吻。
“都依你。不过这事咱先不急,有事得现在考虑了”副官看了一眼八爷。八爷亦不抗拒。
这洞房花烛,春宵一刻才是奈何天。
本章完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8)

热度(36)

  1. 亚路嘉Shyshy晒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