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老九门旧相片@张副官 伍

“日山爷爷,爷爷。”我唤了几声,老先生方才醒了醒神。
“我那日却也受了些伤,不过和佛爷相比,却不碍事。我们狼狈的出了矿洞,不料竟中了一群人的埋伏。”
“这些家伙何许人也?怎生得如此大胆?”
“我想该是潜伏在这一带的日本人。那时,我见佛爷倒下了,八爷又手无缚鸡之力,只得靠我自己。安顿下佛爷和八爷,我拿着匕首在暗处,悄无声息干掉一名特务,得了把枪,虽然不顺手,却也并无办法了。我借地势巧用了个障眼法,倒也很快解决掉这几个东洋人。”
我心想爷爷虽然说得轻巧,其中艰险自不必说。我看着张爷爷那持枪的照片,老实说之前看他唇红齿白,兼上和蔼可亲的性子着实不像个军人,然而这照片却不由让人感到一股少年英气和军人的霸气。“那佛爷的伤可怎么办?”
“你忘了这矿洞还有一家曾经下过。”
“红家!所以你们去找二爷了。”
“这还是八爷想出来的。既然这二爷家下过这矿洞,那他们一定有记录,可不就有法子去救佛爷了。我们仆仆赶到红府,把一切给二爷交代清楚了。二爷虽大为气恼,但见着佛爷状况,也来不及责怪谁,只得让我和八爷共按着佛爷左右两侧。见着二爷取了把镊子,在烛上烧了烧,然后褪去佛爷的皮手套,直往伤处钳出一条头发丝的黑线,佛爷突瞪大圆眼,面露惊恐之色,豆大般的汗珠从两颊落下,喉口发出嘤嘤吼声,便昏了过去。二爷只道取出这黑丝便也无事了,其他话也没多说,让管家打发我们去了。”
“后来呢,我照料了佛爷几天,眼见着身子一日好过一天,便也放了心。我和佛爷八爷仨从解九爷那儿得知北平新月饭店有鹿活草拍卖,只要有了这药,夫人病定有好转。那二爷定会下斗,他明知道这斗的来历,却一句没说也不是个事儿。于是,佛爷等人便商量去北平的事了”
“他们几人?爷爷你没跟着佛爷去啊?”
“佛爷让我办几件事情,顺道看着长沙的风吹草动。”
“可是我听说佛爷带着八爷住的最好的宾馆,还是大床房。您别不信,我有照片,我找给您看啊。”我逗了逗老先生。
但很明显张先生并不吃我这套,“这八爷定不敢这么住。”
“对了,爷爷,佛爷派您做什么事情了?我这有两张相片,您看那,一张是您和那个不认识的青年打架,另一张是您把别人家给烧了。原来,佛爷不在家,您就是这么办事的啊?”
“你这小鬼懂什么,还来打趣我这老头子,真是。那个青年,不是别人,是二爷的徒弟,后来位列九门之四的陈皮。其实我和陈皮也算是从小到大的玩伴了。我随佛爷初来长沙,那时才十三四岁,佛爷和二爷关系很好,我经常陪同去红府作客。他们大人的聊天,我自是无聊,便经常和陈皮切磋功夫,还经常去他码头帮忙,也算是很好的兄弟了。”
“爷爷,那您和四爷关系算很好了,怎地又把他抓进了监狱?”
“我那是为了保护他。这皮皮什么都好,就这暴躁性子难改。他一心为师娘求药,却联系上了日本商会。日本商会见九门的人上钩,巴不得呢,便骗他给他了吗啡。”
“吗啡?那不就是止痛剂么?”
“那时候谁知道这西洋药呢。不过,谁知道有人举报陈皮私通日本人,我只得把他先囚禁起来了。可是当我去牢狱里探望时,他还生我的气,埋怨我不抓他,不让他去见夫人,所以我们俩就打了一架,结果还和昔年一样,不分胜负。我知道他脑子转不过来,便把来龙去脉和他全盘脱出,他才知道自己上了这东洋人的贼船。我交代他在这狱里安分几日,等二爷和佛爷回来,自会放他回去。”
“爷爷,您对陈爷爷真是好呐。所以,你烧的不会是日本商会吧?”
“是的,后来我私探了一下这商会。没想道却是一叫裘德考的美国人掌控,背后还有党国撑腰,却不好惹。还好,佛爷走之前和我授了权。若是查不下去,妈的,一锅端了,要不然我也不敢这么放肆。我烧了他家仓库,然后像模像样的在门口候着他,他和那日本女人良子只要一出门,就被我逮着,去佛爷家做客。我逼着他们喝了二两白酒,加上火辣辣的湘菜,定招待的他们上吐下泻才放行,省得他们以后再在长沙作妖。”
我给老先生树了一个大拇指,“爷爷真不愧是佛爷带出来的,杀伐决断啊。爷爷你知道么,你看你这张照片就和现在一句流行话一样,真男人永不回头看爆炸,真man!”
张先生被我夸的有些不好意思,“这后几日倒也安稳了许多,谁知佛爷不仅找回了药,还带了位夫人回到了长沙。”
“夫人?”我叫了一声,“那不成了爷爷的大情敌么”
老先生翻了我个大白眼。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1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