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老九门旧相片@张副官 陆


张老先生对我翻了个大白眼之后, 根本不管我对他情感的八卦,继续说道:“其实吧,佛爷老早就传过电报了,让我通知管家理好一间房给夫人住下。你别看佛爷平日对人冷冰冰的,其实那只是伪装而已,他对我和八爷,还有九门的其他弟兄不都很亲切么,只是不太会流露感情罢了。”
我看这张爷爷眼看着也六十出头了,一谈及佛爷,不免又露出一种按今日说法是迷弟的样儿来,笑着回应,“我可不觉得这佛爷对八爷好,左是要割舌头,右是要枪毙的。我倒细看爷爷您对八爷才是真的好的没话说啊。”
“刚一搭理你,又在满嘴跑火车,你个小孩懂些什么。这佛爷多是看这日子无趣,便逗逗这八爷一二,哪舍得真的让他变成这起铁嘴变闭嘴啊。”这话还没说完,张老先生倒也自己笑了起来。“我记得我那天起了个早,派了亲兵开了两辆车,一同在长沙站等候。怕是过了一个时辰,佛爷便领着云云众人出了站,望了望,向这边走来。我如常给佛爷敬了一礼,见着他身后有一穿着白色貂绒,妆容精致,头发是北平时新微卷儿的小姐,便知是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尹新月。我称呼她了一声‘夫人’,便安排着佛爷和夫人上了前车,二爷和丫头夫人坐后排。等全上了车,可就剩着八爷一人了。我清楚记得八爷那时候戴着一副圆框玳瑁墨镜,还好是看不见眼神,不然我保准墨镜底下是气呼呼的眼睛。我见情况不好,赔笑着问他要不和我们一道回去。可谁能猜到咱这八爷玻璃心思,既不敢和佛爷发作,又不便和二爷使小性子,结果这倒好一股脑就撒我身上了。只听他像弄堂骂街的中年妇女似的,话一突一突的往外冒,‘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个个拖家带口的,就我一个孤家寡人,干嘛欺负我啊?!连我的棺材本也给赔进去了,结果什么也没捞着。副官你说,是也不是。’他就这一席话,反问我,我倒觉得接什么好像都不是很对。”
“那爷爷您是怎么回的?”我自觉这问题实不好回答,帮着八爷吧,那不就是明摆着对佛爷和二爷不敬嘛;要是不帮呢,这在火头上的八爷岂不得把爷爷给吃掉。
张老先生很快就给我解了疑,“我只得对八爷陪了笑,八爷您呐,不是一直自诩仙人独行,那这仙人哪来家室呢。要不八爷和我坐一辆回去吧。谁知这齐铁嘴连我的脸面也没给,把行李置气似的扔给我,嚷嚷着‘我腿着回去,才不稀罕你们张家的车。’你看,就是你手上那张照片,看他那模样,哪里像个大家子出来的当家人。其实吧,我也素来听说九门八爷脾气怪异,见怪不怪,不过我倒觉得这很真性情,这性子才是符合咱齐八爷的,可爱又率性。”
“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您不能因为佛爷有夫人就不爱他了啊!不过这也挺好,寻到了药,二爷夫人的病有了着落,这斗自然就能下了啊,确也省了你们一桩心事。”
可是,我见着爷爷皱了皱眉,摆了摆手。“老先生,莫不是我年少说错了话。您别和我一般见识才是。”我怕是不是刚刚一席话得罪了张老先生,只得道歉。
“小娃娃,不碍你的事,别多心。只是事与愿违,二爷夫人最终还是药石无灵,撒手人寰了。”
“什么?那这二爷怕是得伤心断肠了吧?”
“那可不是嘛,不止二爷,我从小玩伴陈皮亦是。这二爷夫人也算从小看着我和陈皮长大的,对陈皮更是宠爱有加,陈皮待师娘亦如母亲。那时,夫人病逝,陈皮居然狂性大发染了几条人命,被整个长沙城通缉。他自此便也消失了几天,他曾写信于我,说是佛爷害了二爷夫人,这怎么可能呢?佛爷那时也是倾家荡产只为换药救命,怎么又去害二爷夫人呢。我们话不投机,闹了些不愉快,没想到陈皮居然说若我再和佛爷做事,以后兄弟没得当。我起初以为只是气话,没想到一语成谶,再见面却也成了仇敌。”
我这才是明了张老先生愁了些什么,定是这最好的朋友反水,回忆起来却都是伤痛,不可明说。“爷爷不必纠结于此,我相信若陈爷爷知道真相,定会和您和好的。”
“但愿吧。”爷爷长吁一口气,也不多说其余。
我怕张先生过于沉浸于往昔不好的回忆,见机便也转了话题。“爷爷,您看这张照片,为什么您还在练习枪法呐?”
“那倒不是,话说二爷安葬好了夫人,出于国家大义面前考虑,便也同意了不日便和我们一起下斗。正因为如此,佛爷在那动荡的年代集巨资,引入了德国的武器。这一是方便我们下斗,二也可抵御随时可能滋事的东洋人。结果教授八爷使用手枪的任务便也落在我身上。唉,你是不知道,咱这八爷算命卜卦真是一流,这使枪令我至今难忘啊。八爷硬说自己命里和手枪犯冲,瘪着嘴不肯练习。我只得提出请他去东顺酒楼吃一顿为条件,八爷才一脸不情愿去了练习场。我见着咱八爷劲力不大,便特意寻来一后坐力较弱的枪给他练习。谁知他按照我的教法,开了一枪,这半个人还是退了几步,直到我上去扶了一下才缓了气力。这一下子,咱八爷是不死活也不愿再碰枪了。那以后,还是得在斗里多保护他就是,也别无法子。”
“你那是什么眼神”张爷爷看着我暧昧的眼神朝我吼了过来。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