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老九门旧相片系列 齐铁嘴 序

赶了一天的火车,奔波了良久,我感觉胃都要颠出来了。若不是昨日险些露了馅,怕被爷爷发现,今儿也不至于溜得这么狼狈。至于我的真实身份,嘿嘿,对不起,还是不能说。
其实张日山爷爷说的那些故事,我早就从本上看过了,只是多多少少还是想听一些细节罢了,不料过多的疑问反倒露了马脚。
此趟来长沙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去认识一下这号称奇门八算的齐铁嘴齐八爷。这齐八爷奇事还真不少,据我了解,齐家虽身处下三门,但与另两家不同,只靠着老茶营的一个算命摊,盘口却也开了几代,香堂亦火得不行。
但如今这摊位早已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八爷亦早已退居长沙,每日喝喝茶,打打马吊,也好不自在。我拿着地图,才摸到八爷的住处。这是位于五一路的一老住宅,八爷家正好在一楼。
我到的时候,敲了好半天门,八爷才开了一门。我这一看可好嘛,一群老头才打牌呢。这八爷仍戴着一圆框玳瑁眼镜,与年轻不同时,刘海放了下来,倒不似原先那么机灵模样。
“小伙子,你谁啊?”
“八爷,我是和您约好的。您收到那几张照片便是我寄的,不知道今日方便与否?倒有事想请教一二。”
八爷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原来是你这小子,方便是方便,你稍等片刻。”
我点了点头,表示无疑异。眼见着齐八爷打发了同道的牌友,嘴上赔笑道:“下次,一定下次约。” “今日正好有远方亲戚来嘛,改日要不我帮您免费算上一卦。”
等这帮人全走后,我才细看了这内饰装潢。一整套红木的家具,水杨木的桌椅,客厅中央摆着的是一组镂空雕栋长椅,好不雅致。正厅内,挂着一青乌子画像,燃着一小段沉水香,沁人心鼻。
“八爷,你这装潢倒不似一般家庭,挺别致啊。”
齐铁嘴怕是没想到我第一句话竟是此,“别一上来就套近乎。你说吧,你到底是谁,这些照片哪儿来的,你突的出现到底所谓何事?”
没想到,这齐八爷倒也是一急性子,我也未料到他这么直接,“八爷,您不号称神算子嘛,算人算心都是一流,倒怎地不算算我是何许人也。说白了,其实倒不是诚心隐瞒,却也有难说之理。一旦时机成熟,我便自会告诉您。”
八爷扭了扭眼镜,瞪大眼睛,好似一惊,却又摇了摇头,“你,你这眉眼好像我认识的一位老友,却又记不大得了。算了,你有何事,说来听听。老头子高兴的话,便也考虑考虑。”
我紧着去握了他的右手,“八爷,我想听听您的一些其他故事。很多事儿,我虽知晓,但很多知道的不全,却也感兴趣。”
“比如?”
“要不您说说佛爷?”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