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婚礼二部曲番外——蜜月记(2)


续上文
几日后,这俩人也如期踏上了梦幻浪漫的旅途。去之前,其实八爷在脑海里描摹了一下整个画面,俩青年才俊,都着一身黑色燕尾,在船上,那是多么吸睛。但是现实往往都是残酷的。然而至于为什么要坐船去泰国呢,这中间不得不牵扯到这对夫夫的小插曲。
“八爷,咱俩去泰国坐的是九爷推荐的飞机呢,不需要带这么多行李吧。”
“坐飞机?谁说坐飞机,我们当然坐轮渡去。”八爷一边淡定的把乌龟塞进行李箱,一边闷声回答到。
“轮船?偷渡?我的八爷呀,你没搞错吧。这坐船得坐到猴年马月啊。要不然,咱还是飞机吧。”副官瞪大了双眼,确也一脸不可置信。
“呆瓜,你懂什么。我这一不会武功,二没有内力,坐轮船踏实。况且这满天飞的我可不放心,要是一不小心落下来谁负责?” 八爷不顾日山的意见,这副官却也自是听内的,那没办法,自然还得是坐轮船前去。
可一旦上了船,老八倒是真后悔了。一群泰国人盈盈细语倒也算了,更多的是却是衣衫褴褛的淘金客,满身汗味加上嘈杂声不断令人心生厌恶之情。不过八爷这面子摆在这儿,自是不会轻易去埋怨的,毕竟自己做的选择,哭着也要保持住形象。
就这样,俩人在船上颠簸了好几天,八爷也好些日子没有睡好吃好,黑眼圈和痘儿爬满了脸,可能这下方可谓经历风雨吧。待俩人匆匆忙忙到曼谷时亦是大晚上,皆已精疲力尽了。这打包住店一些琐事,不再赘述。
这来的第一日,八爷便做好了功课,选择了当地最有名的大皇宫和海上市场。这泰国是佛教国家,百分之九十五的国民都是佛教信徒,对于八爷这算天命的职业亦可算是亲切。俩人在当地导游的带领下,便见识了大皇宫的瑰丽和庄严肃穆,这异国文化确也让俩人眼前一亮。现面前的便是三座上等翡翠打造的玉佛,以中为首,两侧为辅。八爷来此,便一脸虔诚的双手合十,跪在蒲团上开始祷告。日山陪同上前,也“噗通”一声跪下。齐八祷告声虽然不大,一侧的副官却也听的清楚:“感谢上苍把日山平安带给我,能让他陪着我,爱着我。真心愿他以后能逢凶化吉,我俩也能这样永远在一起。”这齐老八虽然坚信青乌子等道教大家,但入乡随俗,拜着佛像倒也像模像样的。祷告完毕,八爷一回眸,四眼相遇,一双软招,含情脉脉,不语不言。日山紧握着老八的手,一丝一毫也不肯放下,生怕眼前这人会和一缕丝般滑走,“八哥,我们会在一起的,会永永远远的在一起的。”这一刻,瞬间便是永远。
大皇宫门口有一棵合抱大树,树虬繁茂,每一枝上挂满了各色彩带,写上了各种语言的祝福语,随风飘曳,把爱和思念徐徐送向了远方。齐八向来喜尝试这种浪漫的新奇事物,他和日山便也各自取下了两条,写的满满的。
“八爷,你写的什么呀,给日山看看呗。”
齐八自顾自的顺手就挂上去了,白了一眼,“我不看你的,你也休要看我的。这东西看到了,可就不灵了。”
说罢,八爷回身便走了。“八爷,别走嘛,你到底写的啥,告诉日山啊。不会是看上哪个小姑娘吧?喂,我就是好奇啊。”可待日山说完之时,八爷影儿早也没了,无奈,他只得摇了摇头,紧着跟上。
细风拂过,抬头唯见那彩带刻有一排鸳鸯小字,是八爷惯用的瘦金体,“愿日山常年无恙,多年无殇。夫君齐八祝”
这彩带一挂便就是好几十年。
导游领着离开大皇宫后,俩人便坐船在海上市场划着。八爷自战争以来,也是好几年没有闯过江湖,窝在长沙摊位儿时间一久?,看什么都好奇想买。那船夫虽不懂中文,却也来回只听到那戴眼镜的男子有这么几句。“这花环好漂亮,日山,掏钱。”
“这大象玩偶好精致,日山,掏钱。”
“日山,买,买,买。”而那年纪相对较小的兔牙男人,只是一边掏钱,一边暗自嘀咕,“真不能买了”
“哎,那是我一个月的俸禄啊,八爷。”
“这东西不是买过了么,有什么用!”
这打闹疯玩了一天,俩人便也开始商量着定要尝尝这当地美食。眼见一灯红酒绿,金碧辉煌的酒楼,看着像30年代的上海舞厅,携手便也进去了。不看价格就点了一道鱼翅,一道燕窝。待上餐时,才知这菜名虽相似,吃法却和中国略有不同。这鱼翅用的是一黑锅端上,小碗里盛了些绿油的葱花,还有一个打开的生鸡蛋,只需将生鸡蛋倒入其中,用汤的余热加热,再倒入葱花,色香味俱全,鱼翅的鲜美加上鸡蛋的甜美,这自是一种新的味觉体验,俩人吃的竟无言。待这鱼翅吃完,燕窝也顺道端上了。和中国瓷碗装的不同,是半副椰子皮装的,虽不雅观,但却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椰香。
夜晚的热带国家,无论何时都吹着一股热热的海风,不由让人自在迷失在这个异域。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