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婚礼二部曲番外——蜜月记(终)
shy君开车啦 !!有开车!但是自行车也是车啊
(咳咳咳TT)
自头日的大皇宫和海上时场之旅后,这俩人觉得与其参观景点吧,倒不如真正融入这国度生活来得好。
于是他们开始先从服装着手。八爷上身着一丝质长袖白衣,而下穿相同面料的画有大象的藏青裤,这裤子样式有点像中国80年代流行的喇叭裤,大大的裤腿配着小腿脚。而日山,其实穿什么也遮掩不掉眉角的英气,一粉色立领马褂配上方裙,竟如此相配。
“不愧是我日山,怎生得如此英俊呢。”老八对眼前之人是毫不避讳的夸赞。
副官俏脸一红,两颊如晚春桃花不似嫩粉,而是种娇艳的花色。“走了,八爷。”
俩人租了一只大象代步,这远远望去好像地主家的两位傻少爷。为什么只能远看,不能近观呢。因为这本浪漫的俩人双乘,却被八爷的叫声打破了。
“啊、啊、啊,我要掉下去了。”
“日山,快拉着我,叫你好好走路,偏生不听。”
“喂芭蕉给他,快啊,愣着干嘛,要翻了!!”
副官一脸黑线,这温驯的大象自在缓缓踱着步,仿佛一切都没发生,唯有八爷不断在给自己加戏。
这大象把二人带入当地一大果园,不得不说这泰国水果大餐亦是一大特色。果农热情的领着副八二人就来到了里园,一框框的打开的榴莲,红毛丹,蛇皮果,莲雾,鸡蛋果,好似都是长沙未见的。
日山相比水果,更偏爱主食。然而这时的齐八,却早已把形象抛在脑后。左手半块榴莲,右手还在扒着蛇皮果。这副官也是觉得好笑,平日说着自己手不能提的八爷,却流利的把尖皮的蛇皮果给剥下来,一气呵成。八爷也不是一味只知道吃,他还会朝着副官吼着,“副官,给你剥了个蛇皮果,快来尝尝。”
右手边已是满手的蛇皮果皮,怕这齐老八该是吃不下了,方才想起张副官来。
“八爷,你可待我真好啊,可我向来不吃水果的。”日山露出兔牙,勉强一笑。
“你这土夫子,这水果咱长沙可是没有的。而且我也听那果农说了,这蛇皮果有美肤抗氧的作用。你看看你那皮肤,说比我小几岁,谁信啊。拿去,吃。”八爷嘴里虽塞着各类水果,倒也呜呜囔囔的说出句完整的话来。
来曼谷其实什么都可以不体验,但这泰式古法按摩却非去不可。于是,这俩人作为九门国际队也去尝个鲜。开了一间房以后,幽暗的灯光罩着两张床,一面圆镜,有些暧昧。小姐用生疏的中文让俩人先脱下衣服去汗蒸,再洗个澡便可开始按摩后,掩门而退。
软软的灯光,照着俩人的胴体,虽经常赤裸而见,却此时此刻让八爷羞红了脸,微微低头。日山扶着八爷的手,不语,抬起他的头,眼眉微开,淡淡一吻在薄绵的唇上。“走了,汗蒸去。”
八爷小声应了一声,满脸火辣的通红,白皙的皮肤好似要泛出内里的孟浪来,但八爷就是这般才是可爱讨喜的。半个时辰倒也很快的结束了,洗漱后,这唯一能遮掩身体的竟是一条黑丝内裤,不禁让八爷汗颜了一把。他本就不习惯自己在他人面前赤身裸体,这虽有一内裤,内里却若隐若现,私密处毛发旺盛,更显情趣。而日山,虽然常见紧风纪扣,但其实内在闷骚的很,故再一旁打趣看着八爷怎么办。
不多时,两位按摩师傅也就来了,让他们依次上了床,头朝下,只一白布遮掩身体其余部位。等师傅半骑在他们身上的时候,这按摩便也开始了。除了一些常规的按搓外,香草包按摩却是一大特色。用热水烫过的柠檬草包透出一股暖暖的香味,按在身上各个疲劳部位,不由让俩人舒服的呻吟了两声。
整个按摩持续了一个时辰,却也让人好好解了乏。张日山朝两位技师塞了小费,便也让俩人先退去了。
八爷刚褪去一半黑丝内裤,见屋内顿时只剩一人,不解,“怎地这样就离开了?”
哪知副官朝他邪魅一笑,缓缓走近时,却不由瘆得慌。
屋里持续性的节奏声响伴着沉重的鼻息和低沉的吼声,让一切都很明了。
过了些许时刻,只听里面传来八爷的一声怒骂,“妈的!按摩白做了!”
按摩后的那一晚,一夜好眠。
次日一早清晨,俩人却匆匆离了曼谷,踏上了前往芭提雅的征程。原是旧时齐老八在家载古书看到过一段记载,“暹罗人妖,非男非女,但却拥有女人的模样,皮肤白皙,身材容貌一应姣好,实属尤物。”至如今有了这机遇,他怎可不去前观。
于是俩人便打听到今日午后在芭提雅或有一场人妖表演,盘算着中午如再美美地吃一顿海鲜大餐,就圆满了。
八爷预摸着该是巳时就已出发了,颠簸之下,如今已是未时,眼看还有一段,而饥肠却早已辘辘。好容易才到这芭提雅,便在海边择了一摊位儿点了海鲜就坐。
这暹罗的海鲜和国内的口感和做法其实大不相同。八爷照菜谱点了盆龙虾冬阴功面,这肥嫩的大龙虾配上 冬阴功汤的酸辣,又别是一番滋味,再加上青口温泉蛋和米粉作配,自是让人精神抖擞。而副官学着老八依葫芦画瓢,也喊了只咖喱蟹,蟹肉浓香不辣,附着的虎皮虾肉则多而不腻,味道新鲜。最后再以木瓜沙拉为甜点,柠檬清香不断,让海鲜去腻又爽口,回味无穷。
午饭了时,本该美美享受一下午后的美觉,才不算辜负这热带的海洋,只是这人妖秀却不等人。齐八便只好拉着副官急匆匆的跑了好一段长路,方才赶上。
待进入会场,仔细一看,可不是么。这人妖皮肤白皙,身材凹凸有致,面庞娇媚,倘若不说,根本难辨雌雄。只见一位位衣着暴露的公主,在台上边跳边唱,好不热闹。老八哪见过这场面,眼睛都直了,扶了好几次眼镜,恨不得那口水都流下来了。他拉着副官,指着一位人妖下半身,“你看他真的有⋯⋯”。话音未落,日山眼眉微皱,把八爷嘴巴堵住了,且带着一丝鄙夷和轻蔑,“八爷,看不出您口味这么重啊。”
八爷只顾着欣赏这一具具娇体,哪有空搭理副官,“去去去!日山我和你说,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罪恶!可不要被学坏了。”这口头是这么说,又急着恨不得把那眼珠贴在这身上。舞蹈结束后,人妖们便也下来和旅客们亲密互动。说到底,八爷还是个内敛的老实人,这面相一看便也知晓。殊不知,这些人妖看惯了外向的酒肉之徒,一旦发现了这白面小生就和发掘新大陆的似的,一味缠着八爷喝酒,贴身跳舞。八爷微有些把持不住,灌了些黄汤,居然也飘飘然。
倒是日山看不下去了,猛得把八爷拉出至海边沙滩上。
"姓张的,你干嘛,没看见我和他们玩的真起劲嘛。你几个意思,真无趣!”
“你⋯你,你别忘了,你结婚了。”日山脸涨得通红,憋出了几句话。
“所以,你这是吃醋了么?”八爷上下打量着副官,果然要见这人吃醋却是难见罕事儿。
他捏了捏日山的脸儿,吻在了这火热的脸颊,刚所有的不安和妒忌一并浇盖了。副官不经意上扬了些许嘴角,松了眉眼。八爷细长的胳膊勾着自己,呢喃道,“呆瓜儿,连他们醋也要吃,不妨我们也不回去了,就在这海边走走吧。”
太阳微垂,余晖闪着海滩,把依偎在一起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细沙只道一排脚印儿。退了潮,涨了潮,也散不去。
“你背着我呗。好像走不动了。”
“好嘞,那媳妇儿,你可坐稳了,咱们起飞咯。”
日山背着八爷簇的就跑出去了,“呜~慢点儿,快放我下来。”老八笑着在背上轻锤着他。
“我可不。”
“下来咱们玩玩沙,戏戏水罢。”
副官一把八爷放下,老八就一腿劲儿蹬的日山满身水,只糊的他满口“呸”了两声。
“好你个八爷,要让我追上,定把你扔到海里。”
“追到我再说罢。”
这俩人嬉笑打闹,旁若无人,爱得也毫无保留。众人只道这爱情来的容易幸福,可谁又知八爷苦等的八年,谁又能体味日山沙场的血泪呢。
直到最后一丝光影也彻底消散,这海域静的天地空无一物。俩人偎坐在沙滩上,八爷拿着手指在地上指指画画。
“八哥,你先前到底许的什么愿啊?”
“好好爱我咯。”
“还有呢?”
“生好多孩子。”
本系列完结
欢迎关注,每日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