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一八/副八」白头韶华 (1)


闲暇小作。虽然现在没有定下来是be还是he ,但主基调应该是虐的 。唯一可以放心的是,shy君只能保证这回不会死人,最多失踪吧。日山和老八或许会黑化一些。也算下一系列的先行文。
———————————————————
第一章 质本洁来还洁去
民国十五年,战火还未从东北烧到长沙。这儿的人们虽知北方的同胞处于水生火热之中,却倒也依旧溺于温暖乡,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说好听,是安分守己;说难听,就是贱,只“不关己事”四字,高高挂起便作罢。
那时长沙城有一茶水间,雅名听泉居,自是有钱人嬉乐鉴赏玩物的地儿。这日,外头早有风声,会有几件绝世珍宝拍卖。齐八,自是不会错过这个既能凑热闹,又可开眼界的机会,扯着五爷他们就去了。
今儿第一件卖品便是明代白玉瓷镯,别看材质平平,实上这远看如同羊脂般洁白,触体生凉,确一珍宝。
老八知道佛爷一向对镯子有特别偏爱,只为能和这双响环凑一对,私心便也考虑拍下这件,好去给那人送去,也算讨他欢心。
几次喊价下来,筛了一半,也就只剩铁嘴和二层空阁的顾客。
那人也不知是谁,隔着一层纱帘,看不真切,好似有俩人。但无论齐八价喊得多高,那人总是价高一筹。至后,这人甚至不顾众人的喧闹声,连点了三盏天灯。
台下哪见得这罕见场面,早已人声鼎沸了,叽叽喳喳,闹个不停,想知道这朦胧之下遮掩的到底何许人也。
唯有老八,刚想插着腰就准备开骂。但那帘徐徐拉来时,却不由怔了。一袭军装风衣的还有何人,只是侧旁却有一裹着白裘的娇小玲珑的女子,妆容精致。
“老八,不好意思了。你大嫂说了,要想娶她,就非得要轰轰烈烈。这手镯无法也只得和你争了。”
齐八前些日子听五爷和佛爷说过,这女子好似是一军阀三小姐,只道是佛爷可能取个玩笑打趣,不料自己方才是个玩笑。
张大佛爷此话一出,台下不知谁带头起了一句,“正是才子配佳人啊!”,引得一阵掌声。八爷细看那新月小姐手上竟是早已熟悉的双响环,这佛爷到底是有多宠爱这女子,究得把这贴身宝贝也赠予他了。她是你张大佛爷的人,那我呢?我只是个玩笑么?
铁嘴一时怒气上头,朝上头俩人做了一辑,鞠了半躬,不顾礼数,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这五爷也没反应拉住身侧之人,“老八,不看啦?啊?”
出了这门,齐八见天色已晚,昏暗街道独有一人影。虽懊悔刚才可能失了礼数,但他心思唯有一人知晓。
张副官车里等着佛爷二人,看见八爷失魂走来,知道不是打趣的时候。他下车唤了八爷一声,齐八未回头,只是停了向前的脚步。
“八爷,我看您脸色不好,要不我先送您归府邸吧。”
“你们张家的东西,我这穷酸算命的,可要不得,坐不得,消受不起。还是等你家佛爷和夫人回来,你载他们吧。少陪了。”齐八满肚子的火,却撒在了这日山身上,一肚子的醋味也不经意流了出来。
副官呆在原地,他其实什么都明白,但是什么也无可奈何,他不再上去缠着八爷,只让他的人影在自己眼眸里慢慢散去,嘴唇微动,“你这样,他也不知。何苦作践自己?也罢,那我呢?你却可知我心意?。”眼看泪快要打转不住,日山抬起了头,把一切不安憋了回去,他仍换回那一副冷静的表情,站在车旁,等着。
晚秋的冷,不似冬天的阴冷,是刺骨的凉。
晚秋的黑,不似冬天的黯灰,是阴霾的昏。
齐八早年间因戴老爹的眼镜坏了招子,晚上看不清东西。只因张府和齐宅隔着近,每次佛爷找自己商量事情后,早已夜深。佛爷便同自己回去,坐车却也不便,常是拉着自己在小摊饮杯热酒 ,然后牵着自己的手,送他回家,一路上说说笑笑,看他入了门,才走。
“是我误会了?想多了?还是你张大佛爷做多了?”
齐八走过这不知走了多少遍的路,不知忆起多少往事,却未留神脚底的石子,绊了一跤。他跌倒在地,仰天笑了几声,“我本是一独守之人,不信爱,不信情。你那日的出现,早知是祸,我又何必上前。我俩虽都为男子,男子相爱或有阻挠,或有不妥。我也知道你只待我为朋友,可是倘若你勇敢一点,再待我好一点,我定把命给你。”
他闻到一股腥甜味,怕是鼻子破了,随手摸了摸,自己本不是作的人,这般到底为了谁?齐八呆了片刻,明白了,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心。
为了自己的心。心若死,那躯体却还有什么用?
铁嘴拖着身躯,就这么回了家。小满见自家爷白日好好的出门,回来满脸都是凝固的血渍,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着实吓了一跳。只急着搀扶进来,打了一盆水洗净。
八爷一句话也未说,只吩咐打一瓶酒来,自己一人便独饮寂寞。
他记起来,俩人初次见面。那是几年前,他见一宽肩蜂腰的青年,是在长沙未见的新面孔,便也上去免费帮他算了一卦。那时的齐八,独自一人,从没有感情的纠缠,他一直坚信那些书上的西厢、红楼,皆是靡靡,都是古代作家打趣玩作,哪得有这种爱情存在。然而,上苍好像玩大了,是真的玩大了。
佛爷去自家宗祠解救自己时,明知对方人多是众,却还是来了。齐八眼见着佛爷被人一刀一刀地砍着,哪怕早已血迹斑斑,也并未倒下,只为了救自己。是不是那时候喜欢上的他,依赖上的他?齐八自己也不知道。
独灌一壶酒,齐八明知自己这脾气是没理由的,要是怪佛爷也是无理取闹的。他害怕让旁人看出自己的心思,更怕被佛爷看穿。倘若那人只要知晓一二这九九,或许连仅存一点的默契也会消散。
如果靠近,便会余有期望;
如果远离,只会空有思念。
八爷还是决定了与佛爷保持距离,平生不曾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这一切,是矛盾,是纠结,怪谁呢?只怪老八自己不够勇敢,连表达自己的爱情的勇气都没有。
铁嘴就这么灌着酒,口中散了两句话,
“我什么都有,倒也不差你。
我什么都没有, 倒也不怕没有你。”
不由得,这两句话朦胧湿润了双眼,一向铁嘴走天下的齐家老八,也会哭,也知晓了泪的味道。都说难受时泪是咸的,看来确如此。
不知什么时辰了,微醺,小满在门口唤了一句“佛爷来了”,伴着秋风,不由得让他清醒大刻。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定期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