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一八/副八」白头韶华(2)


三叔说俏副官名曰山 罢了罢了 以后都叫他曰山吧
前情提要:佛爷为娶尹家三小姐,从八爷手上抢得一手镯,不料惹得八爷恼怒。原是这八爷暗慕佛爷已久,伤心致急,酒醉昏睡,不料当晚佛爷竟前来。
第二章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铁嘴被清酿醺染了大半脸,招子也饮的通红,但还撑着拉开了门栓。
是那张熟悉的脸,眉角锋锐模样,皆属于他张大佛爷。身后,副官亦陪同携来,只是相比着风衣的佛爷,一单件军装在秋风中却略显单薄。
“启山兄”的“启”字刚脱口半字,又被齐八活生生咽了回去。“张大佛爷,大晚屈尊来我处何故?”
张启山听此称呼,知这算命的还在气头上。其实男子交往本不该是如此,佛爷不知老八心底事,只道是此人多心,气性又强,往往才会闹腾一出又一出,不甚在意。可佛爷精明归精明,感情一事还是太傻,他只要细心留意一下,便可发觉这铁嘴竟从未和他人闹过一下,却独独把小性子扑上他身上了。
“齐八爷,夜深秋寒了,何不领小弟往屋里聚着?”
铁嘴愣了顷刻,还是让小满迎了他们进去。自己也跟着反手据着,踱步去了。
内厅里,佛爷在怀中掏出一物件,细看,竟是九转玲珑玉镯,和当日拍品相比,只有更稀有。
“知你生气,这物件算为兄的赔礼给你了。当日我也无法子,为了让新月嫁于我,不得意闹出一场动静,不然这美人也断断是不肯的。”佛爷半手敲着桌角,解释道了。
铁嘴本见着玉镯,柔肠已软,眼前这人又不顾寒冷来向自己解释,该有的气却早也消掉了。
原本以为原谅是件困难的事儿,但是他来了,让一切都变得容易。只是一提“新月”二字,齐八也不由微眉一蹙,“原来张大佛爷为了这动静却也想不想就牺牲我啊!我还只道我陪您冒了这么多险,或该有些分量了。只怕是我这穷算命的,人微言轻,你打心底看不起我也是有的。如此这般,你还来作甚?只倒不如绝交。”
绝交?“绝交”二字空荡荡的回声,在偌大的厅堂传了好几遍。
此时的齐八手微凉,恨恨的脸也显出一病态白的样儿来。副官,将一切看在眼里,只碍着佛爷在此,也不便立刻就向前扶着。
“噔噔噔”的敲声也霎时停了,时间好像一刻停了。张启山瞪圆着双眼,眼神有点冷得吓人,“齐铁嘴!你知道我平生最恨别人和我说绝交!我当时只因你和我亲近,想着你不会计较这么多!早知如此,我也不来受你这劳什子的气。”
顿了顿,老八其实内心不安的紧,玳瑁镜上不由得见了汗往下转着。
为什么自己还是怂了,为什么我言不由衷,为什么我就不能大声的告诉你我吃醋了?
“兄长,是老八鲁莽了。你别生我气了,我只是一时气难平罢了。你瞧,你这镯儿我可带上了,好看么”齐八看着佛爷一副心烦的样儿确是怕了,怕从此以后为这脾气失去他,倒也不由得开始依附他,讨他欢心。
张启山也是微展皱眉,其实还是心有芥蒂,他一向自是名高,张家人不言不语也是常有的,更不爱认错道歉,只觉得自己是对的。眼见着老八道了歉,还是说了一句回应,“无妨无妨。老八你不要多心,我都懂。”
“都懂?你什么也不懂。”铁嘴心里琢磨了一小会儿,无奈笑着摇了摇头。只是这佛爷有气还在胸中,便只得换了平日语气,“兄长,你可没遵守你的诺言!”
老八突来这一句,倒也让佛爷定了定,“哪里话?我张大佛爷在长沙立足,可就只靠一个信字! ”
“那你可还记得早些年,我和你说过,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断不可生我气,可有此事?”
张启山思忖片刻,好似却有这事,点了点头。
“那你刚可不是食了言?你说该怎么补偿我呢?”齐八啥也不缺,只是单纯想试探一下佛爷的态度罢了。
“那⋯⋯不是,一时在气恼上忘了嘛。这样吧,明日午时,副官接你来我家吧,我和你嫂子给你做点便饭,也算道歉了。”
嫂子,呵呵,也罢,无可奈何,又有何出路呢?
“行,那说准了。时日也晚了,你是不冷,这夜冷,可别把副官给冷着了。”八爷看了一眼有些瑟瑟发抖的小子,这小伙子在佛爷永远是一副精神抖擞样儿。
佛爷点了点头,方离去。
副官后脚停了些许,“八爷,明早叫下人别做早点了,我值班,给你带过来,走啦。”
齐八“不用麻烦”还没说出口,曰山就和风一样的消失在眼前。“这小子”
明日定是难熬的一天,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不多时,晨曦微露,该来的终究是不等人。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定期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