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一八/四八/二八」光棍节一发完
求偶
反正shy君今儿不过光棍节 略略略 不过双十一还是要剁手的 祝大家买的愉快噢!
且看奇门八算如何在唇红齿白俏副官,霸道健气张佛爷,温润如玉红二爷,腹黑双面陈四爷中不能自拔。
———————————————————
又是一年光棍季,齐八摆了一天摊儿,身子只困乏的很。
奈何今儿是这特殊的日子,一个个来的倒也出奇一致,不求他物,只算姻缘。
这卜客不是满脸横肉的粗老爷儿们,就是一张怨妇脸的黄花闺女儿,不由让他愁得慌,自己也二十好几了,这光棍节不也得单身独过,要是这卦真能算得准儿,我齐铁嘴早就子孙满堂了,何苦这般凄惨呢。
收摊回香堂后,昼长夜短,奈何这天早就晏了。齐八唤了几声,并无人应答,看来这小满也跑出去了。他自感晦气的很,只得自打了盆水,泡着脚,朝一旁的小乌龟说道,“龟儿,今儿也就剩咱爷俩了。”
可这小乌龟,却眯着眼,好似向对面那只母龟调情,齐八啐了一口,”呸!没良心的,你信不信我改日拿你做甲骨文。”
这寂寞有时候来的就是这么快,正当他百无聊赖之际,“砰、砰、砰”一阵急促而又粗鲁的敲门声迎面而来。八爷开了门栓,见一英气的脸角儿,“佛爷?”
佛爷抵着门,直勾勾看着他,“老八,今晚若是没安排的话,和哥去玩儿吧。”
此刻若要解佛爷心声也是极简单的,新月这几日出了远门,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佛爷闲时便也想到了那摆摊儿的八爷,若能陪伴一二却是极好的。军人都是雷厉风行的,想到便立刻上了门。
谁知八爷刚想回应时,这小曰山竟在门后现了半张脸。曰山是佛爷随身亲兵,理应伴他一起。只是佛爷这次因是私事,并未告知。结果当佛爷与副官打了个照面时,空气竟是极度尴尬,面面相觑,所幸很快倒也化解了。
“今儿是什么日子,你们爷俩倒也一到来我这小地儿了。曰山,你也是约我出去的?”
副官倒也没有多虑,就点了点头。今日佛爷许了他一天假,他一心只想着能去见八爷,哪怕是被怼一下也是好的。不过佛爷只在远处朝他瞪了一眼,就立刻让他缄了口,不敢多思多语。
“不是,不是。我跟着您和佛爷后面也行啊。”
齐八暗自捏了捏腿儿,这今儿倒也是抢手,所幸和这爷俩共度光棍节也不至于狼狈,薄了奇门八甲的面儿。
他理了理裳儿,只道说“待我片刻就出去”之际,远处却模糊可见一花色长衫的男子,身形纤长,步伐轻盈向着这儿走来。
八爷扶了下眼镜儿,眯了眼,疑声道“二爷?”
副官和佛爷像中了魔怔似的,一起转了头,暗忖,“他怎地来了?”这人影儿越来越清晰,可不是二爷嘛。
待二爷见佛爷与副官在这儿,也尴尬了一阵儿,咽了口水,便也明白一二,“佛爷真巧儿,没想到你们也在老八这儿哪。”说道,做了一辑。红官来此,不为别的,只因夫人仙逝已久,想寻人说俩句话儿,打消光阴。这老八又是出了名的话唠,却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
佛爷和曰山俩人对视一眼,凭多年的默契,瞬间明白了这理儿,不管再怎么内讧,面对二爷还是要一致对外的。于是乎,佛爷再次向曰山使了个眼神,副官便也会了其意。
“二爷,您怎地今日会来这齐府啊?平日也没见您多走到啊”曰山率先进攻,客气中好似藏了一把刀,只想让红官知难而退。
“噢,前些日子,老八不是要来看我戏么,却又偏遇上身子不爽,耽搁了几日。今儿是个好日子,我身子又好了不少,所以 特邀老八到我那儿去品茶听戏。”
八爷一听到二爷的戏,心儿便也痒痒,这平日有钱也求不得戏票,白白就送上门,何不让人心动?意欲就直接随二月红去了。
这一来倒也把启副二人急的无所适从。
可哪知柳暗花明却真的又是一村。八爷动摇的心,忽被院外一阵食物清香扰乱了,他猛得吸了一口,喃喃自 语,“西街的正德板鸭,东市李家的甜酒冲蛋,北院的海鲜汤杂烩”。
“不愧是八爷,全部猜对了。”一粗犷且又空灵的声响似从屋顶传来,下一秒就见一矫健的身影闪到眼前。这人满身补丁,腰上系着一只九爪勾,皮肤却又雪白,高挺的鼻子,深邃的眼神,一股说不出的神 秘感。他双手抱满了各类小吃,就这么直直愣愣的走向八爷。
没错,不是别人,他就是二月红的入室弟子——陈皮阿四。没想到,他也趟入了这滩浑水。然而,其实他来寻这算命的只是为求一卦。但堂堂杀人不眨眼的四爷,若要是被人知晓来求姻缘,这面儿可往哪里摆啊。他便想把八爷掳去,一来神不知鬼不觉,二来又可以陪自己聊聊天儿。
陈皮是个聪明人,一看这仨人,佛爷,副官,红师傅,恨不得各个把心思都写在脸上了,便很快了解了他们所需。阿四,不愧是红爷一手带大的徒弟,便也先选择站在师傅这一边儿。
“八爷,近来码头送来了不少时鲜蔬菜和海鲜,如今儿在准备涮火锅吃。咱不妨边吃边让师傅唱上两曲。 ”二月红在一旁偷偷向陈皮竖了一个大拇指,心中满是安慰,不愧是自己的亲徒弟。可这陈皮却有自己 小算盘,师傅好歹是自家人,只要从这俩张家人手中抢来八爷,到时候只需再想法子,打发掉师傅,八爷便可和 自己共度这浪漫的光棍节了。
齐老八不光是一个馋鬼,亦是一名戏痴。这如今条件摆在这儿,自是不由偏向红爷一方,但也生怕驳 了张家两位小祖宗的面子,今后在长沙城这日子可不是好过的。
佛爷眼见着八爷就要和红家师徒去吃火锅,喝酒唱戏去了,内心虽焦急,倒也不外露,沉住了气。但心里也不禁埋怨这光棍节难不成又得和小曰山和府里管家一起度过了么?所幸还是副官精明,拿了二爷先夫人说事,“二爷,您说这光棍节,来找八爷玩,夫人倘若泉下有知,可不得伤心啊。加上咱八爷又是通灵体质,但凡二夫人要是来 找八爷算账,可不得把他唬死啊。”
八爷一听,可不是这回事嘛,他本就生性胆小,害怕真有丫头亡魂找上来,心顿时凉了半截,自是把二爷排除在外了。
眼见煮熟的鸭子飞了,红爷倍感失落,只得把希望放在自己徒弟上。可他从小带到大的徒弟,哪里能不 知道其见利忘义的性格呢。果真,阿四见着师傅已没有丁点儿希望,此时如若替他说话,不仅争不来八 爷,怕是得把自己也赔进去,如今这形势倒不如先把佛爷扳倒,另外一个俏副官有勇无谋,自是不用担 心的。到时候,俏八爷可是陪我过这儿光棍节了。
陈皮率先出手,毕竟在江湖上混久了的人,都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张大佛爷,你这陪咱们八爷过 光棍节,可这张夫人岂不得独守空闺?”
“陈皮,我的家事用不着你来说三道四。新月和她表妹这周去郊外玩去了,自是不在家。”
“可张启山,你说你家那有名的醋坛子要是知道你光棍节是和八爷一起度过的,我倒也很好奇她会怎么 对付八爷呢?”陈皮在市井混迹多年,嘴皮子自是磨的一流。
“你”人人尊敬的张大佛爷自是数落人的,一碰到流氓腔自是也没有法子。
八爷一想到,尹小姐本就对自己颇有不满,倘若一旦被她知晓今儿光棍节是他夫君陪过的,她还不得找 人把自己的小摊儿给拆了。齐八不由闭了眼,皱了眉,心里暗道,“张大佛爷,pass”
这下八爷只剩曰山和陈皮俩个选择,为了不让自己单着再过这个光棍节,他不得不定要选择一个人。
左是帅气英俊的小副官,右是霸气测漏还有火锅的陈皮,真是令人难以抉择呢。
齐八双手举着头,面对两边炽热的眼神儿,他不禁幻想着自己是高贵的主人公,“为什么要争我,为什 么要我做一个选择?”谁也不知,他内心是其实暗爽的。
可事与愿违,待八爷再睁开眼睛时,却发现那俩人,一人举枪对着自己,一人拎着九爪勾顶着自己。这 不管选谁,都是送命题啊。
“这哪里是要我去陪他们玩儿,这是要我送命啊!我谁也不选!饶命啊!”八爷唬得眼镜都掉在地上了 ,抱着头蹲着在地上,余光见凶神恶煞的俩人扑向自己。此时此刻,八爷已经感到后悔了,自己好好单 独过光棍节多好,也总比这样要好啊。
“啊!"齐铁嘴猛地在梦里惊醒,枕边早已湿透了,他喘了口气,捋了捋胸,“还好是梦。不过他们几人 再来,我到底要选谁和我一起共度光棍节呢?真是好难的抉择啊。”
屋外传来小满的叫喊声,“我的爷啊,您还不起床啊。光棍节就不工作了么,那生意还做不做了?”
然而,八爷却扔在屋内,摆出八卦,认真的卜算,到底今儿要和谁共度良宵呢。”
或许这就是一个世纪大难题。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定期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