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一八/副八】白头韶华【四】


前情提要:曰山为八爷带来早点时,无意让八爷忆起往事,上元节与佛爷的点点滴滴。此后,且看铁嘴如何与新月斡旋。
第四章 变生不测俩双争醋
眼见着就到晌午了,铁嘴即使再熬也是无可奈何了,只得换上素日的灰色长衫,挂上一桃木符牌便也了事,整装前去张府。
这老八虽不是第一次去府里作客了,但毕竟也算正式去尹小姐见面,按理自不能空手,便也寻思翻箱倒柜才找出两样稀世宝贝儿,拿着红布,小心裹着,放在囊中,一人慢悠悠的去了。
可到了这张府大门,八爷又偏生害怕起来,不由左手挫着右手,来来回回踱了好几步,头皮也微微发麻,只得去躲在那大佛像后,求得一丝平静。但这一切又不慎被恰巧归家的曰山看在眼里,他蹑手蹑脚,屏住鼻息,缓缓靠近,趁其不备,就将右手对着八爷的颈子绕了一圈。八爷心惊了一跳,见是曰山,狠狠地扯开他,对着他的肩就是锤了一下,“小祖宗,你嫌我命长啊,竟是走路没声的。”
“八爷啊,在门口干嘛不进去,等我呐。那一起进去呗。”
“怎地越长大,这脸面也是越不要了。你有本事去闹你家佛爷去,竟在我这扯臊。”
八爷究是受不了副官腻腻的拉扯,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和他一起进了里屋。
【几日前】
佛爷约了尹小姐在那家名叫“罗曼蒂斯”的咖啡厅见面,其实他并不爱这又苦又涩,如中药般的饮品,奈何新月却独独好这一口西洋味儿。佛爷见着她穿一身连套粉丝的小礼服,卷了时髦的卷发儿,大大的眼睛,像是画里出的洋娃娃似的。
“新月,你今儿真让人眼前一亮啊。这娶到你,三盏天灯也是值的。”
“别满嘴涂蜜了,你这情话说的,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我帮忙的。”新月抿了一口咖啡,她知佛爷这人向来不善言辞,今儿说了这一番话,自是有事相求的。
“都说你聪明,果然名不宣传啊。我想邀你这周末来我府上作客,顺便正式见见我那兄弟。上回毕竟太匆忙,还没有好好介绍你们认识。”
新月望了望窗外,阳光把涂满红色蔻丹的指甲染的血红。新月是庶出的三小姐,生在军阀家庭,自是看中生母的地位,但她却因机灵和活泼才特别受到父亲的宠爱。家里的下人都是见风使舵的主儿,因此才开始慢慢重视这位三小姐。但正房太太和几位嫡出的小姐却没少给新月母女俩使绊子,新月自小性子虽调皮,但也懂得隐忍二字。直至生母逝世,新月才意识到若要寻求庇护,若要与这个家彻底划清界限,必得嫁给一个有权有势的人。恰巧此时张大佛爷的追求,正合新月的心意,她明白只有一步步吃了张启山的心,自己才有出头之日。
“是不是西街开算命铺的那位?”新月转过头来,看着张启山。
“没错就是他,你是不知道,我在长沙安家立命得多亏他。”
新月缓缓把手撑在头上,饶有趣味的看着佛爷滔滔不绝的讲起他和这位好兄弟的故事。她的内心其实是忍俊不禁的,甚至有一丝想笑。都说张大佛爷威严尊贵,却只在自己和那八爷面前显得像个大男孩一样,滔滔不绝。其实新月又何尝不知道八爷和他的那些事儿,但不论八爷的神算子美称在长沙远近闻名,就单单他和佛爷这关系,新月也不得不去查查这人的背景。这长沙市井前些年有一俏皮话,“有个唐僧取经,就有个白马来驼着他;刘志远打天下,就有个瓜精来送盔甲;有个张大佛爷,就有个齐铁嘴。”这可见齐八爷是佛爷的左膀右臂。新月观察了一阵子,佛爷待八爷确是兄弟之间情感无疑,而八爷如何看待却是不知。直到八爷那日赌气离去,新月才觉得事情不会这么容易就完结。既然佛爷提出这事儿来,不如自己也去会一会这奇门八算到底有什么本事,也好早做打算是真。
“启山,行。那日你叫副官来接我就成。”新月打断了还在讲述那些老掉牙故事的佛爷。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本来还担心你不愿意,如此甚好,甚好。我们可先说好了,不许变。”
【周末】
八爷细眼瞧着佛爷和尹小姐俩人坐在沙发一角有说有笑,内心却有波澜。那位置通常是自己和佛爷打趣之地,现在却早已易主。齐八一阵晕眩,有些站不住脚,回头欲离开,却被曰山抓住了手,无法离去。曰山坚定的看着自己,手上也似乎能感觉到他的火热,这时八爷才意识到,曰山不再是之前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孩了,而是渐渐长成一个男子汉,一个勇于表现自我追求的人。
曰山在门口咳嗽了一声,“佛爷,八爷来了。”佛爷顿了顿,起身,携着新月就向前走来。八爷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尹小姐,一身雪白蚕丝小洋裙儿,乌黑微卷的头发趁着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和嘴巴,真是如同画儿下来的美人儿,难怪让佛爷如痴如醉。新月挽着佛爷,向八爷福了一福,“八爷,你好。我常听启山提起,如今也算见到本尊了,可真是名不虚传啊。”
“尹小姐,谬赞了。上回听泉居匆匆一见,齐某因家中有急事,先离席了,没能和尹小姐打个过面,实在有些不好意思,请见谅。”
佛爷看不惯这些场面话,肚子却也不争气起来,忙打个场面,“你俩也别客气了,都是自家人,快坐下吧。一会儿管家就端菜上来了。”八爷也依礼入了座,副官亦是不坐原位,而选择了他身旁。
齐八从长衫囊里取出先前收好的礼物,“佛爷,尹小姐,我也就是一穷算命的,没有什么值钱的能让你们二位看上的,一点见面礼不要嫌弃才是。”说罢,便将一片甲骨送给了佛爷,又将一小盒东洋水胭脂顺道送给了尹小姐。
尹新月看见竟是一片磨坏了的骨头片儿,嫌弃的皱了皱眉头,将手捂住了口鼻,好似隔着那么远就能闻到发霉味道似的。“八爷,你怎地送一块破骨头过来?”新月口气中带了些许嘲讽。
佛爷触摸半日,又盯着看了会儿,“新月,不可胡说。这是甲骨,八爷可是甲骨大家。前些年,小鬼子在北平闹那么多事,也只是为寻这玩意儿。老八,我常年混迹军营,这玩意儿我虽听过,却是不认识,这刻的是什么字啊?”
“这是伉俪的俪字,老八特意寻来嘉字祝兄长和嫂子订婚快乐的。”八爷这句出口其实颇为难受,不过众人都在,还是忍了。
“尹小姐,那水胭脂是我朋友从东洋带来的,和我们这儿的制作工艺不一样,遇水不化,又能滋润肌肤,女孩子用起来可好了。”
新月拿着端详半日,闻了闻,摆了摆手,“八爷送的东西自然都是极好的,可惜的是我不爱在脸上涂脂抹粉的。你说待人还是应该真实,其实擦的再多,也掩盖不了上课。你说我说的对么,八爷?”
齐八虽不解其义,但却是听出了新月的不善,甚为尴尬。他缓缓一笑,缓解片刻,便坐回位置了。佛爷自是粗心之人,哪里听出了这画中音,弦外声呢,只道是众人相聚,其乐融融。
半响片刻,管家就把菜一一端上来了。佛爷趁着丫鬟们摆菜的时刻,对八爷说,“老八,这些菜都是我和新月亲自下厨做的,又让李妈加工了一下,快趁热尝尝看吧。”
果不其然,满满一八仙桌上摆满了菜肴,西边的是鸡髓笋,胭脂鹅脯,萧家馄饨,鲑鱼汤等一类主食,相反东边摆的则是樱桃毕落,藕粉桂花糖糕,青虾卷,豆团等一应小吃。齐八一一尝来,确实美味,只西边一道极具长沙美食特色的口味虾则过于辛辣了。
“老八,我和你嫂子厨艺怎样,你且说说。我和你们说啊,这不用想,答案也是极好的。老八这金舌头,一向是很难搞的,如今这顿饭,你们看他连话也不多说,想必是被美食堵住了嘴。”佛爷只顾一味打趣八爷,却不曾料想到八爷的心思。八爷不多话,只是单因为想到佛爷和新月在一起做饭时,是何等温馨而浪漫,却单单剩了自己,才不由内生了一股醋意。
“一切都好,只单单那一盘口味虾过于辣了些。”齐八一向耿直,在佛爷面前自是有话直说的。
再说好巧不巧,那碗口味虾却正是新月独做的。她本就只是一姑娘家,心眼又小,自以为是八爷故意针对自己的。加之先前看见他布菜时露出的手镯,她没记错那是她送佛爷的,顿时一股怨气也扑面而来。但是新月自小见着几位姨娘讨好父亲时,单使小性子只会让父亲心烦,要想这张大佛爷对自己死心塌地,绝对不能一贯儿女情长,或许撒撒娇会有效果吧。
“启山,这八爷是不是怪我了啊。单指我做的虾不好吃,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下厨不行,你可不能嫌弃我呀。”新月眨着圆圆的眼睛,故意憋着软绵的声儿,手只拽着佛爷的衣袖。
佛爷在新月的头上抹了抹,“傻瓜,怎么会呢。你怎样我都很喜欢啊。老八是开玩笑的,他没口福,这虾我却很喜欢吃呢。”说罢,他就把虾一股脑儿全倒在自己碗里了。
见此,新月这才破涕为笑。
八爷在一旁冷眼观着,他告诉自己,人家才是一对,即使是当场调情,也不是自己管的了的。他仿佛看见新月的一个回眸,好似在宣扬自己的主权和胜利的嘲讽,他宁可相信一切都是假的。八爷知道自己不能生气,这只会折了佛爷的面子,他要学会忍耐,至少这一段时间。
待吃完,天色早已黯了。齐八知道,他不能和往常一样留在这儿陪佛爷阅公文,散步了,于是便唤来管家。他知道佛爷每日因忙于公务,待休息时已经到了子时,经常夜不能寐,加之忌口偏多,不爱吃中药调理,八爷便每日给他热一碗牛奶安眠,放在书桌才径直离去,一年一年倒也成了习惯。直到近日,八爷不便常来,这牛奶倒也断了,于是齐八便交代了管家去自家取些牛奶,每日晚上热给佛爷喝便是了。
八爷匆匆别了佛爷就回,演了一天却是累了。他不明白,明明别人爱的很幸福,到自己却如此辛苦。别人有了软肋和铠甲,而佛爷却永远是我的软肋,成为不了我的铠甲。
在路上走了许久,他才发现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淫淫小雨。八爷没携伞出门,不过带与不带又有和区别呢?不如淋着雨,也好把自己的脑袋儿清醒。
“八爷。”他身后传来一熟悉的声响。
“佛。”这字还没出口,回头却不是。“曰山?”
他才意识到副官一直在他身后默默的跟着自己。“你怎么会一直在我身后?”
曰山向前,走向八爷,撑着伞,让雨不再打着眼前之人。
”您每次不开心时,虽嘴上不说,但总是爱左手和右手打转。刚您离去时,被我见着了,我担心出事,便跟在身后。’
八爷朝他笑了笑,暗道,“每次我生气,佛爷永远不知道,但却被这傻小子看的一清二楚。” “一道回去吧,这下雨的,天晏的很。”
俩人,一伞。副官越踱越慢,半道才憋出一句,“八爷我有事想和您说。”
“嗯?”
“既然您喜欢佛爷那么辛苦,不如和我在一起吧。”
这回倒换齐八瞪大双眼了,这眼前的人还是那个张副官么?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定期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