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吸血鬼(1)
不想写太虐的周更时候,就想挖点轻松的坑,做点好笑的图。至于这个梗,就是看到三叔写了八爷尝了副官血蒸的甲骨。张家的血液真是好啊

1938年
一种奇怪的吸血病毒在长沙郊外蔓延。所患病毒之人看似与常人并无大异,只是一到夜晚,两颗盘牙便会变得又长又尖,需饮下鲜血方可缓解痛楚。
因病患白日不易被看出,故他们常混迹人群,便于到晚上可以更好地吸血求生。郊外百姓因而人人自危,朋友、亲人之间互相猜测,怀疑,大部逃灾人群像疯一样的涌进长沙。
此时此刻,张启山正在办公厅批着机要文件。满满的一沓摞得上天,佛爷不由得放下手上的事务,喝了一口浓茶,轻按了几下太阳穴。
这报上来的公文其实无非就是让他趁早解决这事情。按常理,让灾民进城就是了;但是难免他们身上隐藏着吸血病毒,若是一旦误入,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幸而副官敲门而入,“佛爷,八爷来了。”
“快请。”
很快,便只见八爷大步阔绰的走了进来,直奔沙发,四仰八叉的倒在上面。“曰山,给我上一杯奶羹茶,奶味越浓越好,趁热送过来啊,这外面天可冷死我了。”说罢,不由搓了半天手。
曰山看了一眼佛爷,又瞄了一下这八爷。同在九门,同为一门之首,这性子却有十万八千的差距。“八爷,佛爷请你来商量的事,不是请你来开茶话会的。还吃,你看看你这几年胖的,还想娶媳妇呢。”曰山认识齐八这么久,自是知道如何一下痛击敌人要害,让敌人无可翻身。
老八还没听完,就炸了毛,猛得起身“你说得什么话,你给我站住。一个个都反了天的。”副官只当没听到,回头便走。
八爷自讨没趣,跺着脚,跑到佛爷面前,“你看看你带的兵,连我也欺负。”
佛爷一脸玩味的看着他,揶揄道,“到底谁欺负谁啊?!待曰山拿食物回来,你给我想好对策,不然我定要你好看。”
片刻,副官就拿着餐盘回来了。他虽嘴上得理不饶人,但见着盘里除了八爷要的奶羹,还尽是一些似奶酪包诸类八爷素来喜爱的甜食,便也可知张家人皆是这种表里不一的人。
下之急。”张大佛爷见这好吃好喝的供 着他,也是该替自己分担了。
“佛爷,你可知这中了吸血病毒的人害怕什么?”老八塞了一口面包放入嘴里,嘟嘟囔囔的问道。
在一旁的曰山倒在外国图本上见过记载,便也插了一句,“这吸血鬼怕的应该是十字架,大蒜头这一系 列的法器吧。”
“噗。”八爷正喝着的奶羹全喷了出来,“亏你还是张家人,怎地竟信一些洋鬼子连环画儿上的迷信, 这年代哪儿来的吸血鬼?”
“这话说的,你不也是个算命的么?”张曰山揶揄道。
齐铁嘴一听这话,又恨不得从位置上跳起来,“张副官,你说得这可是什么话儿。我告诉你,这对策之 法,我可老早想好了。佛爷,这所谓的吸血鬼,据我猜测,怕是一种吸血细菌的病变。好在我也是世代 行医,中此病毒的人,惧红色,惧强光。等会儿,我给佛爷画道符,你去贴在城门大口,保那些病患不 敢从正门进。”
“佛爷,看吧。八爷还是得这么激才行。”曰山得意的瞄了一眼八爷,齐八方才得知中了小崽子的计了 ,却愣是无话可说。
但曰山毕竟还是年纪太轻,不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八爷,你说你这符真的有用么?我看我还是准备 一些大蒜头说不定更有效。”
“我的符没用?张曰山,我告诉你,你五岁的时候一直尿床,靠的还不是你瞧不上的符?!”八爷背过 手去,故意把“尿床”二字抬高声响。
眼见着副官满脸僵红,佛爷才打了圆场,“好了,你俩也别闹了。这眼下虽然缓解了一时之难,可若 不除去根本,这病患还会有更多的。”
“佛爷,听说这病源来自郊区?”,张启山点了点首,“这大异之物绝不会单独出现,怕是那附近会有 病原体和根除之物。”
“那我理理手上事务,明儿同你一道去。”
“不,佛爷长沙城还是要靠你坐镇。不如让他护我周全就行。”说罢,齐八单手指向了曰山。
“我?”
真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欢迎关注,定期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