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一八/副八」白头韶华(6)


第六章 因爱生恨贪嗔痴
前情提要:齐八因爱生恨,发誓定要张启山夫妻二人明白自己的苦楚,于是决定以张曰山为引,完成自己的计划。

齐八刻意放轻了自己的脚步,盘腿坐在了床上,侧着身畔,盯着一旁熟睡打鼾的曰山。有那么一段时间,八爷其实是心软的,他知不该把自己的情仇压在这个对一切懵懂的男孩,可是若要放手终究是不甘心的。他深邃的眸子湿软软的搭在眼帘,怕是乏了,还不知是哭了,看什么都似朦胧不过。万般矛盾不过细细深情,他忧着这天时令不嘉,便起身替曰山披了件毛裘。
谁料,曰山身为张家人,睡眠自是惊醒得很,见着八爷,也是一愣,“八爷,您醒了?还是我打搅到您了?”
齐八摆了摆手,“曰山我已无大碍了,不过你那日怎地在我此地?”
曰山脸上闪过的一丝绯红,不多时,就淡了下去,“那日,不是您的生辰嘛,我那日正好趁着巡街完有些空闲,便想着过来给您带一些新茶庆生。”
一句话也不禁让八爷顿了顿足,他怎么会不知道那日曰山来的原因呢。
“曰山?” “嗯?”
“你前些日对我说的话,可还算得数么?”八爷低头,声音断断续续,听不真切。
曰山却揣着明白装糊涂,眯了双眼,嘴角微微上扬,“八爷,我那日说了些什么,我可是记不得来了。”
“既然不记得,那就算了吧。”八爷嗔着就回身欲走,却被曰山紧紧抓住了右手,接着一用力,就被拽到副官的怀里了。“这回看你怎么溜?”
齐八虽虚长几岁,但对上那双招子散出的炽热,还是不由羞红了脸。窝在曰山的胸口,即使隔着军衣,却依然感到了“嘭嘭”的心跳声。老八有时候心想眼前之人若是佛爷可该多
好,转念,又埋怨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
“八爷,晚上来张府等我,我带你去个地方。”齐八不语,只是颔首,眼角细小下垂,表情骛地变得阴冷。
未到约定了的时间,八爷却不同上回,一早赶去了佛爷府。只见往昔冷清庄严的张家府邸,仅仅一月未来,庭院两旁却摆满了花卉,而前些年自己专门从东海之滨带来的福石却毫
无踪迹。他叫来一伙计,那伙计明显是新来的,不认识八爷,并未行礼,老八也不介意。
“伙计,摆在这儿的那块石头呢?”
“石头?噢,你说的那块破破烂烂的假山啊。夫人不喜,就叫人抬了出去。”
“抬去哪儿了?你们家佛爷怎么没有管管?”
“我家佛爷自是宠爱娇妻,怎会忤了夫人的意。更何况不日俩人就要成亲了,那破石头只会碍眼。”
“什么?你说成亲?”齐八自是知道这一刻会来临,但未曾料想这日竟然来的如此之快。
确实,他一进府,是觉喜庆,但未曾细看。如今回身定睛,可不是。窗上的喜字,正门口的俩盏红灯笼,明眼人皆知这确有喜事发生。这下,八爷情不禁暗嘲,一向标榜洞察乾坤的自己狠狠的打了自己的脸。
哪知佛爷却在此刻出门,正巧与八爷打了个照面。“老八,怎么今日来我这儿?你可许久未来了啊”
八爷不动声色,只拘了一礼,暗忖着我要是常来,你家那位可不得撕了我,“曰山约我晚上出去玩,我先来等着。”
“原来如此,这曰山,老八可得帮忙提携点了。这么大的了,还和个孩子似的缠着你。”佛爷咧嘴笑着耸了耸肩膀,看起来这段日子过得很是惬意舒适。
“对了,佛爷,我刚听下人说,怎么这么急就要成亲了,也不让老八择个节日。”齐八嘴上虽是嘴上这么说,内心却不知何时生出一丝嫌弃感。
佛爷并未一下子就回话,反而看起来竟有一丝害羞,不过这红晕很快就一闪而过,“你嫂子,她怀孕了,所以想早点定下来。前些日子,我只当你怪我,自是不敢请你。”
“怀孕?”呵呵,果然,骚狐狸不论怎样都会露出自己的尾巴的,齐八腐笑一下,很快又变回先前的眉眼,“恭喜佛爷了,佛爷自是想多了,老八怎会怪你呢。”转念想着,短短
一月,某一日夜晚,或许当自己生病难熬之时,这俩人却在翻云覆雨,不知天地为何物时,报复之心日益加重。
天色渐昏暗起来,副官匆匆下了岗,刚到门口,就见着八爷气呼呼站在门口。“八爷,等多久了?”
“张曰山,你真的是张家人啊!迟到了,还如此理直气壮呐。我回去了,你自己玩吧。”
说完,顿了顿,八爷回身就走。
“别啊,八爷,我现在就带你去。”曰山拉着八爷的手就跑,直跑到八爷是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齐八把手一甩,愣是不肯再走一步,“副官,就算我吼你,你也不能这么报复我,你究竟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八爷,你看就是前面那座桥,还有几步就到了。”
踱步到桥下,曰山遮住了齐八的双眼,“八爷,你可不许算出什么惊喜啊。”齐八“噗嗤”一声,“成。”遮眼上了桥,等了片刻,也不见得有什么,“曰山?副官兄弟?”四周都没有任何回应。八爷一急,就扯下眼罩。可能就在同时,他的眼前被烟火所照亮,回身望去,刚 还满是昏暗的敲,被排排烟火所渲染。“咻”的一声,烟火同满天星似的,在天上散开。
“哎,八爷。”曰山傻呼呼的在那头招手,半边脸被托得通亮,有一霎那,齐八觉得眼前之人宛如那年的佛爷,或许张家人都很相似吧。
“傻瓜,快过来。”副官才和企鹅似的跑来。
“喜欢么?”
“这就是你晚来的原因么?”齐八就这么抱住了曰山,有那么一刻他希望时间静止,这样就没有仇恨,一切都不会发生。曰山被这举动自是一愣,缓过神来,上下挫了搓八爷的长衫,紧紧的搂着。
“对不起”这三个字从八爷鼻腔发出,气声很小,该是只有一人听到 。
“曰山,我问你,经常来我府里取牛奶的,是不是伺候尹小姐的妈妈?”
欢迎关注,定期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