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吸血鬼(2)学村篇
小曰山骑着一匹骏马,慢悠悠的走在前往郊区的路上。他又不禁想起了几天前所生之事,心中暗道,“这八爷不料也是个睚眦必报之人啊。”
片刻,他见着八爷还未跟上,回身一看,齐八那头比他看起来还老的驴竟被两侧的稻谷给勾住了,死活拉都不肯再迈一步。
“八爷,叫你和我一起骑马,非不肯,现倒好你这驴骑到明年也不见得能到郊区啊。”副官绷着眉头,颇是不耐烦。
小半截香的时间,八爷方才在远处慢慢溜着驴前来。这人只简单着一身白大袄长衣,挂着一褡裢,左手持幢幡,右手不知何时择了一虬长树枝,打俩下驴,磨俩下地,仅靠两腿发力,赶着上来。
“催!催!催!我这不还是赶来了么?”八爷囔道,然后大摇大摆驻足在曰山面前,一声长长的“驾”字,哼着难听至极的曲调儿,扬长而去。
副官朝着空气翻了一个快到天灵盖的白眼,却感觉有些缺氧,只得赶上。
“八爷,你说你是不是就这一套衣服,一逢外出就这身打扮,没钱就和我,和佛爷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亏着你,赶着过盂兰节呐。”
“张曰山,我和你说了很多次了。要用您!我是你长辈。还有一点,这是我祖传的道袍,别啰嗦,先看看你自己穿的什么老什子吧。”
有时候,人就是蛮贱的,副官就是这种人。他特别喜欢看到怼着齐八后,那人气急败坏的模样。
不过,曰山还是又不由自己上下打量一番。挺好的呀,卡其色腈纶长裤,浅咖啡色皮衬衫外套着一深综色皮衣,最后配上一灰色贝雷帽,完美的一塌糊涂,定是那臭算命的不懂欣赏。
俩人拌了一路嘴,倒也很快打发时间。前方就是郊区了,齐八勒住了驴子,“曰山,当心了。不可再向前了。”
张家人身性灵敏,一早便有所感觉。加上这马也撂了蹶子,断不肯往前再塌一步,便知晓离目的地近了。
“八爷,您之后得紧跟在我身后,当心了。”
齐八点了点头,从褡裢里抽出了地图研究起来。
这郊区地形以山地为主,道路地面坑洼不平,难以行走。深入其中,西边有两村,名曰:“溪村”、“学村”,北边好像还有一村,却似废弃已久,该是叫“岐村。”这郊区本来虽不是很丰裕,但也算鸟语花香,自给自足足矣。
而今刚踏入,却大雾弥漫,三尺之内皆看不真切。
“八爷?我们先去哪儿?”
齐八掏出罗盘,果不出所料,失灵了。“有趣。”齐八笑了笑,“副官,你们张家人向来眼力好,定能看清,这只不过是障眼法罢了,看来咱们来对地方了。先就近去学村吧。”
曰山颔首算是知道。这地倒也很奇,越走视线越开阔,越走雾也愈淡。半烛香就到村门口了。村牌破烂的立在那里,一口枯井横在下面,还有一棵枯萎了的巨树。
“这村子的风水倒也邪乎得很,先前怎么没听别人说过。你听佛爷提过这村子的历史么?”八爷躲在曰山背后就露了一颗脑袋。
“没有。怕是这几年刚兴起的吧。”曰山没什么功夫回话,只是冷眼望着村周围。确实不对劲,死气沉沉,毫无生机。如此之静,莫不是真的荒废已久,那就是事出有因。
“俩位是外村刚来的?”一缕慢悠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倒也把俩人唬了一跳。直吓得八爷蹦到了曰山的腰上。
那是一位普通村民模样的男子,黑布衫,黑棉鞋,与寻常百姓无异。
“你走路怎么不带声的?”齐八埋怨道。副官只是无语,回头打量一番后,带着敌意的目光瞪着,以备对方的突然攻击。
谁料那人怕是粗人,没那么敏锐,憨厚的笑了,“兄弟,对不住了。我只是见着你们俩在村口鬼祟不定,过来问一下,不曾料到会吓到你们。抱歉。”
八爷见对方平蔼亲近,放下了缠在曰山腰上的腿,上前,双手抱拳,露齿一笑。“无妨,无妨。嘿嘿。”然后,又记起来自己来的目的,忙问道,“这位大哥,为什么这村荒败如此?”
听了这话,那人脸上却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瞪着眼,“荒败?哪里有这么不堪?”
待俩人回头,换到曰山和齐八俩人愣住了。一副安静祥和的小镇模样,叫卖吆喝声不断,建筑是民国小派风,二楼还有妇女晒着的豆干瓜果之类,和先前完全不是一幅模样。
齐八取下眼镜,拿着嘟嘟的手揉了好几遍眼睛,还是不敢相信。身侧的副官,倒是冷静很多,就算再奇,也不是第一次见着了。
“你们这⋯⋯刚刚我看着……。”齐八还没说完话,就被曰山死命掐了一下腰。
“你干嘛!”八爷恶狠狠地举起自己的手指。
“安静点儿。”曰山转向村民大哥,一副乐呵的样子,“大哥,我们是外村来的。途经此地,想落个脚,不知方便与否。”
“方便,方便。就住我家厢房吧。”
那男子领着一路上有说有笑,介绍了村里不少传说和风俗。这才知道他叫刚子,是在外面做工谋生的,家有父母和姐姐三人。
刚子的家虽没有那么豪华,却也干净整齐,并无山野之气。齐八和曰山也择了一间厢房就住了进去。
“张曰山!给我立马死过来!”门一关上,齐八就气急败坏朝放行李的副官吼道。
曰山也不理他,一边理着衣服,一边慢条斯理的答道,“八爷,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不寻常的地方么?!若是刚刚说破,这帮人全变成吸血鬼了,怎么办?我可只能自保啊。”
齐八哪里不知,轻声道,“曰山,你发现刚子的父母,还有街边的商贩眼球是全黑的么?”
“难道他们是⋯⋯?”曰山做了一个砍头的姿势,不敢再想下去。这满满村子莫不全是死人?
“我原本以为这吸血病毒只是自然病变,看来很有可能是人为。你看这进村怪事不断,必是遮掩着什么秘密。”齐八叙叙和曰山解释道。
“下一步该怎么办?”
“暗兵不动。我猜过不到今晚,他们就会有所行动。这幻术也是厉害,我竟也无法解开。怕是得打败施术之人,方才有可能。”
当日晚上,俩人按计早早便睡了下去。三更时分,门敲了俩下,就有一长着獠牙的吸血鬼破门而入。八爷来不及闪躲,那女鬼二话不说就对齐八脖子一阵撕咬。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定期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2)

热度(21)

  1. 吃还堵不住你的嘴Shyshy晒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