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吸血鬼 三 学村篇(终)
昏暗的月色一闪而过, 闯门而入的女吸血鬼借着丝丝光亮,对着床上的人毫不犹豫就是一口。
“啊”一阵痛苦的吼声从床上传来。只见那女吸血鬼双脚不停磨着地,双手则死死腾空扑腾,好似想抓借什么着 力点,却总是无济于事。
齐八看着形式渐渐在可控范围,便缓缓从圆桌底下探出半个脑袋儿。他左探探,右望望,朝着彼刻掩在柜后的张 曰山眨巴眨巴了那双软绵的招子,就钻了出去。
直到此时,张曰山才知道佛爷一直挂在嘴边“狐假虎威”这四字的意思了。齐八把那两只短短肉肉的手撑在腰间 ,抬起脑袋,朝着那女鬼上去就是两脚,嘴巴也不闲着,“叫你咬爷爷,咬爷爷!我堂堂齐家神算子,也是你咬 的。多亏我神机妙算,指挥方遒,英俊潇洒...”牛还吹完,曰山从轨后猛得上前,一把握住齐八,就往身后拽 去。八爷就好似玩偶般,轻飘飘的就被拎走。
本是这吸血鬼本一直因借不着力,身子腾在空中。不料八爷那几脚下去,倒竟给了她一个助力,让她把本插在砖 头里的牙给活生生拔了出来。借着纱窗外飘来的光线,才看清这人的模样。
“呀!这可不是刚子的母亲嘛。”齐八一生龙活虎就瞎嚷嚷起来。张曰山眉间微微紧皱,他知道这一家子颇有古 怪,也从八爷那儿得知这一家子或许都是亡故之人,却无法将刚热情做饭给自己的婆婆与面前的鬼想提并论。少 了两口盘牙的吸血鬼,头发零散,充满血丝的双眼,眼珠子好似要瞪的飞出。呼吸片刻,这鬼猛地就想往俩人身 上扑上去。张家人自幼是机敏惯了的,曰山亦不例外,他淡定的从口袋里拔出一细窄匕首,“嗖”的一声,一道 白亮光芒从八爷眼前飞过,他不由眯了半秒眼睛。就在顷刻时间,伴随着轰隆一声,女鬼应声倒下。
齐八不由瞪大了双眼,抚了抚曰山的肩膀,“你小子,行啊。难怪都说你们张家人没什么办不到的,今儿也是让 八爷我大开眼界啊。”
张曰山嘴角发出卟哧一声,狠狠地把齐八缠在自己臂膀上的手给拉扯下去,揶揄道,“八爷,今儿你也让我刮目 相看啊。”
“怎么说?”齐八表示不解。曰山敲了敲他的大腿,“我一直以为你这大腿是棉花做的,没什么气劲,不曾想力 道竟这么大,把吸血鬼一脚给踢过来了,也不枉费那些牺牲掉的猪啊鸭啊牛啊。”
“去去去”,八爷扬手就要朝曰山打去。曰山忽的正色起来,右手食指放在双唇之间,做了个“嘘”的手势,“ 他们来了,当心”唬的八爷又躲在曰山后边,直打颤。
曰山悄步走向门缝边,借着窄细,打探外部风声,果不其然,肉眼可见范围,确是一群吸血鬼无疑。倘若是眼前 这几只也就罢了,若是整个村子都在这病毒的笼罩之下,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曰山回身,将眼前所见据实一一 告诉八爷。齐八听毕,回头从褡裢中取得几样物件拿在手上。
“滑石粉?”
齐八点了点头,“还不止呢。副官小兄弟,咱们先前只说是这活人会染吸血病毒,但是这村好像除了刚子,全都 已经死了。不过这死后,不仅尸身不腐,竟还能行走自如,看来这病毒完全没有咱们先前预估的那么简单。”
“会不会是赣西的赶尸巫术?我先前在云滇下斗时有所耳闻。”张曰山照着先前的经验猜测了一下,却被八爷直 接否定了,“应该不是。很明显这种病毒该不是天生产生的,而是有人在背后进行秘密实验,这些死人或许只是 失败的试验品。可这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八爷,你说敌众我寡,是该如何?”副官看似镇定的外表下,实则却惊忧不已,贝雷帽下满满的汗滴滴散落在 发丝上。
齐八倒也不急着答话,自顾自的取出了两面圆饼大小镜子并着尼龙线绳,两面碗口大小手持镜。“系上。” 曰 山还在疑惑这东西该系在哪里时,见着八爷已经串好系在自己脖子上,方才像模像样照做了。原是人类最软的部 分是脖颈,故吸血鬼定会拿牙去戳此处。但是八爷不能确定这吸血鬼是否眼能视物,还是先系上为准。
但是曰山不知道,齐八,他在等,他在等一个时机。其实他内心也如同麻绳般糟乱,面对那么多的怪物,即使他 鸡贼的很,有时候也会措手慌乱。但是齐八告诉自己,这副官小兄弟虽勇有余,毕竟年纪尚轻,遇事易燥。若自 己出什么事,俩人绝不能度过此难关。
“曰山,你听我说,等等我给你做个手势你就冲出去,不必管我,能杀几个就杀几个,把这滑石粉尽可能洒在每 一个人的衣臂膀服上。”说罢,再次系紧了曰山的镜子,拍了拍他的臂膀,“一切当心。”
齐八在等,直到看见昏黑的天霎时变得更为浓黯时,朝着曰山做了个上的手势,副官便上前冲了上去。齐八在一 旁看的不真切,只隐约可见副官一首持枪,一首持匕首。先前,枪刚上膛,一发能中几只。但愈往后,没有子弹 ,这吸血鬼却不见少。时间拖得越久,曰山体力越是不支,他一边防着大批吸血鬼攻击到八爷的可靠范围,一边 按着计划把滑石粉尽可能撒到每个鬼的身上。但还是有力未及之时,有一小孩模样的,突破重重,因身材娇小, 未能及时被发现,直到他矗得跳起时,曰山以躲避不及,直愣愣得被咬入喉头。
“咔嚓”,亏得那面绑在脖子的镜子,不然或许此时已经命丧黄泉了。齐八眼见着曰山越战越挫,气力已极竭, 心中默念:快出来吧,不然我齐八或许真的要命丧于此了。他看着充满阴霾的天,东边恍惚出了一丝光亮,渐渐 发亮,太阳出来了。
“就是现在!”齐八拼了命的嘶吼道,他引了点火丝,与曰山一起将太阳照射在大地的第一丝光芒反射在了这帮 吸血鬼上。短短时间,这帮吸血鬼身上就被染了熊熊大火,但却无法脱身。曰山趁乱赶紧拉着八爷就跑,直到那 村头的枯井方才休了脚。这熊熊大火渐渐蔓延了整个村庄,往昔的繁华一烧而尽,在光辉下,鲜血映着格外美丽 ,或许这毁灭一切生命的大火,才是一切开头,但愿凤凰涅槃或成真。
“出来吧,别躲了。”曰山气喘吁吁,刚以为万事已经完结,不料,齐八淡然的朝着古树的上方,说了一句。
“呵,你们俩果然如他所料,不是常人,这样都杀不了你们。”一男子从树上猛然蹦了下来,缓缓走至身前。
“刚子?!”
“你是什么时候怀疑到我的,长沙铁嘴齐八爷?”刚子皮笑肉不笑,好似一个死人般发出空灵的声响,目光呆滞, 冷冷的投在一处。
“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你到底是谁?是谁派你前来的?”八爷对刚子早已知晓自己的身份并不奇怪。
“你们俩杀了整个村的村民,杀了我的父母,杀了我的姐姐,杀了我的玩伴,我是谁?这种问题还是去地狱问阎 罗王吧。”刚子双眼霎时变得血红,握着小刀就朝俩人冲来。曰山一手护着齐八,一手不断躲避来自刚子不断攻 击。“你清醒点,你父母早已死了,不是我们杀的。”
刚子哪里能够听的进去,一招一式不断袭来。可这刚子即使再强,终也不是张曰山的对手。张曰山迅速在其手臂 ,大腿几个要害部位捅了几下,刚子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了。
刚子嘴角流着血,牙齿也沾染了许多,他对天冷笑好几声,去始终动弹不得。齐八冷冷的上前,捏紧着他的喉咙 ,眯着眼,“告诉我,是谁?不然我即可就捏死你。”
“别杀他,他就是想死。”曰山吼了出来,可是刚子咬破了舌下早已暗藏的毒,“那个人会收拾你们的,去 溪村寻求答案吧。哈哈哈哈,我来陪你们了。”说罢,刚子缓缓闭上双眼,倒了下去。
刚子死后的一霎那,笼罩在学村的大雾渐渐消散,明辉方才照在这块阴暗的土地。
“八爷,咱们接着如何?”
“曰山,我觉得这人对咱如此熟悉,怕是长沙旧人在背后操纵也未可知。如今敌在暗,我在明,与其被动等他找 上门,不如亲自去探一番,如何,副官小兄弟?”说完,他顺势就把手搭在了曰山的肩上。
曰山双手抱胸嫌弃的一收肩,“别把爪子在我猎装上瞎抓,到时候染得不干不净的,你又不洗。”
“嘁。你那时候尿床的床单我都洗过。”说罢,还故意拿手蹭了好几下方才了事。
“滚。”曰山眼看憋着脸就要发作,却只单单吐出一字。
可是没过一会儿,就又听见他喊着,“叫你滚还真滚啦,你去哪儿啊,八爷?”
“臭小子,有点礼貌!用您!去溪村咯!快跟上。”
俩人踏上了另一条漫漫长路。
学村篇完结
不日 溪村篇开启
欢迎关注,定期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7)

热度(22)

  1. 吃还堵不住你的嘴Shyshy晒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