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一八/副八」白头韶华(终)

结局可能就这样,不虐,也是积了好久。还有半个月要期末考试了,所以可能会失踪一段时间,手痒一段时间可能也会回来。周一会发一个小广告,是pull and bear衣服推广 模特也许就是本人🙈🙈🙈 如果大家有空 麻烦去微博ID:日山shyshyshy 评论点赞一下
第七章 剑走偏锋难回首
白头一曲叹往昔

前情提要:齐铁嘴最终为了报复决定和张曰山在一起,正值尹新月怀孕,齐八爷又将何去何从?

曰山披了一件裘衣在八爷肩上,齐八满口呼着寒气,回眸一笑,唇红齿白,“我都到了,你快去吧。这都什么时辰了,明 日一早又是早巡,你若起不来,我可不能去找佛爷替你求情吧。”
副官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直愣愣的注视着。过了片刻,才缓缓一句,“八爷,我看你进府,再走。”
八爷嘴角微扬,不动声色,点头回身就闭了门。
“我何不知自己只是个替代品?何不知自己只是被你利用?然而我还抱着一线希望,或许你能看见我的好,能及时悬崖勒 马。”副官在原地久久暗忖,回身,双眼却被街角泛黄的油灯晃得模糊。他抬起左手,擦拭了一下泪痕,没让它随意留下 ,或许心里太苦,不愿嘴里再品尝这涩味。
回府的八爷,虽一早就合衣躺在了雕栏花刻木床上,却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左是曰山的蜜语软绵,右是尹新月的咄 咄逼人,矛盾此刻仿佛将他狠狠地撕扯两半。他本不是绝情心狠之人,只是这计谋郁结于心,箭在弦上,不吐不快罢了。 像他们这种知人知命的职业,多少算是招灵体质,这夜不能寐亦不是一朝一夕之事。齐八一时头风难忍, 下了床,倒了 盏早已放凉的茶,依旧无济于事,彻夜难眠。
一早,张府的妈妈就同往常一样前来取牛奶。八爷唤她前来,“张妈妈,别急着回,我还有一些东西要您带回去。”说完 ,小满就拎了一小袋子前来交付八爷手上。
“这是上回远客送来燕麦芽,你带回去给你们佛爷和夫人尝尝。”
“可是八爷,这麦芽若是......”妈妈有些犹豫,却被齐八打断了。
“妈妈知道就好,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一袋沉甸甸的银子就这么放在她手里。
待看着张妈妈离开,齐八这才缓缓舒了一口长气,本以为大事办成该是轻松一些,心头却弥漫一股说不出的忐忑。
事逾两周的一日傍晚,这些日子的风平浪静,让人慵懒,殊不知是真正的太平,亦或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曰山如往昔前来 找八爷品茗下棋,纵使不擅,也得寻了一理由才行。
八爷持黑先行,似不经意的攀谈“前些日子,送去府里的燕麦可尝了?”
“尝了,尝了。您别说还真香,前些年的荞麦科比不得。泡在牛奶里又自是一番风味。”
“那夫人和佛爷尝了可好?”齐八如常摆棋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却不由小心翼翼。
“都还挺爱吃的,尤其是夫人,孕中口味难免挑剔,却独独爱吃这口,自是不易,佛爷也是很开心呢。”
八爷点了点头,是不语,却又藏了很多话。棋盘上看似黑子占着极大优势,步步紧逼,实则不难发现,隐忍的白子却暗藏 杀机。
门外突有一张家小厮前来传话,神色慌张,一进府就直接跪了下来,满头是汗,说话竟也断断续续,“佛爷速请八爷和副 官赶去府里一趟。”
曰山只顾看着棋,并未用正眼看他。他自诩张家人一向该是沉着冷静,遇何事都不该如此慌张,惹人耻笑,“再有什么急 事,也等此局下完再说。以后再敢如此唐突,定不让佛爷饶了你。”
“不是的,是夫人小产了。”
话刚说出口,齐八出棋的右手停格在空中,周围空气突变的异常安静,只听棋子“啪”的一声跌落在棋盘上,整盘棋子如 同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齐散落。曰山看了一眼八爷,他阴沉着脸,低着脑袋,不知在思索着什么。曰山伸手拍了拍齐 八冰冷的右手,耳语一声,“我陪你去。”
再入张府,不似上次的张灯结彩,周围一切静得很,连细微的呼吸声都显得那么突兀。内室中,齐八见着尹小月裹着睡衣 ,窝在厚厚的羊毛背中,脸上毫无血色,佛爷握着她的手,不曾离去,而张妈妈却跪在床边,他这才知道不好。
张启山缓缓站起,前额的刘海放下几缕,双眼通红,布满了血丝,“老八,张妈妈说这燕麦是你让给新月吃的,是与不是 ?”这声音冷的令人发怵。齐八本打算就这么坦诚的认了,给他致命一击,但脑海中不由想起佛爷先前对自己说要当爸爸 时的开心,竟从内生出一丝心疼和愧疚来,他想上去捋一下佛爷头发,却被张启山一把死死抓住脖颈,举了起来,“说? !为什么!说!”齐八喘不上气来,脸憋得酱紫,根本无法说话。
曰山在一旁看得着急,但定是无法与佛爷动手的,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八爷被掐死,只得大喊,“佛爷,是我的主意,不 关八爷的事,他不知情。”佛爷只被激得红了脸,放下八爷,就走向副官,一晃,就把他连人带枪撞向了桌边。
“张启山,你疯了?!!”齐八大叫,一壶茶水猛地泼向了佛爷。佛爷方才定了神,没有看八爷一眼,只从嘴边憋出一个 “滚”字 。
齐八回身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副官,嘴角流着血,却不敢,亦是不能,只得离去,但他却不知,这一眼,俩人竟久久没有 再相见。
八爷回府后的好几天,并未摆摊,他通过各方势力去打探张府的情形,但这张府却像是堵密不透风的墙,什么也打探不到 。直到过了好几日,小满才从外边听到了些风声,回头只得到了一封信。
“八爷,副官究是张家人,佛爷不能擅动,但又怕处罚不力引得尹家口舌。曰山便自命独自去下了那个斗。这是他托人给 您送来的信。”
小满说的那斗,其实不过是长沙郊外的一个野盘口,虽不大,却暗藏着不可告知的宝物,九门中人觊觎已久,却终不可破 ,下这斗,九死一生,不死定也半残。
齐八抖着双手拆开了那封信,那字公正,不是寻常鸳鸯小字的情谊,却更似绝命之笔。
信保留的不是很好,后世只看到寥寥几段:八爷,这或许是曰山最后一次叫你了吧。我知道你是为了报复接近我,也知道 夫人小产一事是你图谋,但是我不愿去说破,因为这样连陪在你身边的资格也没有了。替你揽下一系列罪行,是曰山最后 能为您所做的了。八爷,就听我一句,就一句,也好让我安心,放弃复仇吧,静静的守着这摊子,这摊位,做回原来的自 己。”
不知道这封信还写了些什么,但是八爷却自此整整一月有余不再出过房门。他跪在青乌子的画像前,一遍一遍忏悔,一遍 遍祈祷曰山能安稳回来,却终是不遂,副官好似就这么在人间消失了一般,再无音讯。
二十五岁的八爷,终日郁郁,气结于心,竟熬白了双发,面容看似有四十余遂。他从小满那儿得知,虽说曰山得到了该有 的惩罚,但尹家却仍是不买账,天天闹得张启山头疼欲裂。
一切缘归缘尽的道理,八爷自是知晓。他只身独自前往面见佛爷。
“兄长?”八爷的一句,让俩人通通心软了片刻,张启山本满满的气,再看到八爷的模样后,烟消云散。
“你的头发怎成了这般模样?你这些日子怎生得如次憔悴?”
八爷也只是不语,噗通一声双膝跪地,“佛爷,老八咎由自取,害己害人。是我害得夫人失去了孩子,也怪我,曰山,再 也回不来了。”他一提副官的名讳,泪也不知觉的往下流入了嘴里,他知道,真的,伤心的泪是涩的。
“老八,我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对我?”佛爷终是不解。
八爷听此一句,瘫坐在地,嘶笑良久,“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么?你真的一切都不知道么?在你陪我共度元宵,为我点燃 花灯的那一刻,我喜欢的一直是你,是你。你为什么不知道?呵”
佛爷瞪大了双眼,他不知道,或许他不愿意知道自己的内心,也没有这么想过,缘生缘灭,这情字倒确也不放过任何一人 。他颤抖的双手,颠簸几回,双唇亦是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兄长,既然这是我闯出来的祸,我自不会再连累于你。今晚,我便会离开长沙,去一个别人永远找不到的地儿,安度余 生。你大可对外宣称,我畏罪自杀,以平尹家怨念。”齐八这话说完,并没给佛爷任何机会挽留,只余一个背影,缓缓消 失。
齐八走后的一年,张启山按照他的指示照做,确实平息了不少不忿之声,新月也再为佛爷诞下一位男婴,取名张念桓。本 来尹新月对这个女性化的名字颇为不满,奈何此为佛爷亲取,也不好多嘴,她并不知,齐八,字桓。
某日,佛爷提前回了家,想去逗逗念桓,正看见新月和她的丫头在窃窃私聊什么。本来作为大男子,张启山确是不愿听这 些女子枕边的话,但隐约俩人好似讨论着齐八,却不由让他伫了足。
“小姐,现在真好。小少爷也这么大了,佛爷又这么疼你,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新月笑笑不语,拍了几下娃儿,“张妈妈解决掉了么?”
“死人自是不会供出咱们的。小姐苦熬了这么久,总算出人头地了,可比大小姐嫁得好多了。”一旁的丫头满脸谄媚。
“檀香啊,我也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不过这些事情倘若被佛爷知晓,你我自是不可多活的。当初本想着借佛爷上位,可以 报复尹家,不料却被那该死的算命处处阻挠。我就知道当日若我透露出假怀孕的消息,他定是不会没有动作的,没想到那 么快,还是下毒这种老梗。我只需买通张妈妈做个人证就可,。本想一举扳倒他,可不曾想这一箭双雕,连同护着他的张 副官亦被拉下了马。”尹新月笑得阴森,抖了抖怀中的婴儿,婴儿“咳咳”笑了两声,“你也替妈妈感到开心,是不是? 哈哈哈。”
张启山在旁听得满是火气,狠狠得将双手撞向门梁,他不能擅做主张,也不可发落新月,因为这些年,尹家早已和张府一 荣俱荣,一损俱损,他只得以后一人走在这深不见底的路上,愈来愈远。
【十年后】
某战争年间月,传言张启山带领手下,曾去过一山清水秀的小镇。这小镇因生得隐蔽,竟未被外面战火所影响。他刚想离去时,只听街边一小茶摊有熟悉的吵闹声,有一花白头发的男子,和其他三位普通农民打扮的人在打马吊,边打还边嘟嘟囔囔,“又输了,你们就不能让让老 头子啊。”说罢,对着身后门里,大喊,“祖宗,没钱了,快来救我啊。”然后从门里,走出的亦是一农民模样的男子, 眉眼好似张曰山。佛爷直到听到了他的声音,才可辨认。“八爷,牌技这么差,还敢赌。你再输下去,咱们这茶摊还开什么,倒 闭算了。”
那白发男子,听了倒也不耐烦,也不打牌了,追着那男子,就吼,“叫你别叫我八爷了!还有你刚才说什么呢?别走,回来啊!告诉我当日到底谁救的你 !”
佛爷在一旁乐呵地摇头,看了许久,默然,叹道这俩人终究还是在一块了。老八,亦如又回到了往昔,可赞,可叹,可怜早生华发。

完结
欢迎关注,定期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