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副八】再见

小shy给大家拜个晚年  祝鸡年大吉大利

其实过年加上最近LOF新粉增的比较多  理应写个轻松愉快的短梗 但是还是不由自主的写了个(伪)治愈的分手信。因为我知道在一段感情中,除了幸福和快乐,往往悲伤和心痛也占有一席之地,我们不能去武断地否定和忽略,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碰到自己的呆瓜。(别问了,我不会承认自己感情出问题了TT)


 我不擅长说再见,但更不擅长遇见,所以我只能撒谎说,随缘随命运吧。其实,我知道这话是搪塞窘困和不安的最佳答案。

                                     ------齐八

 

  • 张姓那位亲启:

  • 见字如晤。

  • 遥想当年,长沙一瞥,今儿忆起,少年模样,恍若前世。之后种种,我皆不多提,你也不必多说,竟是你情我愿、你侬我侬罢了。

  • 离别分袖之际,本不该再提这般孽缘,无奈佛语有谒,既是你我,也该了清了清。

  • 还记得矿山里,鄙人府邸,张家古楼,陨铜世界,白乔寨中,咱们俩经历的确实太多太多,事到如今,竟一点一滴,浮现在自己的眼前,第一次,到每一次,第一次心跳,到每一次悸动,不由生出可触不可及之感。

  • 我不是和你表白,亦不是在默默道出依依惜别之情,更不是在挽回我们补救不回来的爱情。既已至此,孰是孰非的问题已经不用纠结了,不怪我,不怨你,只蹉跎这命运。近来的每一次口角,无非都是各执一词,不肯想让,久而久之,拖了下去,也殇了不少情分,直到,我看到了你携着你的那位良缘,方知,你在我之前解脱了。

  • 而我却并没有。

  • 我不否认,我是个善妒且心眼不大的人,我着着实实难过了几日,我想过报复,想过道歉,后悔过,哭泣过,埋怨自己过,可是很快一切都被自己给否定了。

  • 我是不是真的少了你,就真的活不下去了?纵使我每天脑海子里都是你,纵使小满婆婆妈妈,苦口婆心劝我,我还是想着你,孤独且骄傲着。

  • 我慢慢学着去接触各类人群,我走在长沙的大街上,穿梭在纨绔子弟之中,却仍是难消心头寂寞之感,也确实触景伤情。去过咱们常去的茶楼,饮过咱最爱的碧螺春,不过仅我一人;逛过咱平日的戏台子,素日我喜欢西厢一类,你总是笑我过于女儿情怀,前些日子我便去看了你爱的穆柯寨,方才慢慢了解了你的壮志凌云,心中也暗道当日不曾理解过你。

  • 分开的一段时间,我埋怨过你。今儿,我脑海里竟也不知为何,全是你对我的好,一时涌上心头,噙着泪,没有流了下来。你怕是不记得了,你和佛爷要出去公干的那段时间,我没法子跟着你,想着该是有蛮长的一段时间见不着你的,撒了憋气,你犹豫着不想走,却又担心佛爷的脾性,你最后摸着我的头,告诉我,“我不想去了,一想到你以后要一个人,也没人理你,要等我归来才会有人理你,我于心不忍”,那时还好你没看我,我抬着头,凝着打入窗内的余晖,只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情感。

  • 你说我总是长不大,爱看些杂书,移了性情。我听你的,去大长沙看了几场那会动的洋画,去接触了新事物。不过那些故事,无非也是痴男怨女相互纠缠而已,没什么特别吧。不过,后来我才渐渐意识到,在你的故事里,我不该是主角,那人才是,我不该再横加在你们俩人之间,继续造成你的痛苦,让你难做,我想是时候,该我放弃了,很多时候,我越执着,越不放弃执念,越是伤了自己。

  • 我虽然是个算命的,但是我却从来没给咱俩人算上一卦,时至如今,亦是。我细细想来,怕是一开始就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便不敢测算,却拿命运来搪塞。说来也好笑,我前些日子竟动了些情蛊的主意,听说那黑乔的禁婆会这些个巫术,俩人动情,亦可靠之,不过也就想想吧。

  • 你放心,我真的放下了。我断不思量,你莫思量我,只顾自己便可。

  • 咱俩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 亲爱的呆瓜,容我再最后一次这么称你吧,我想我是真的该离开这个地方了,至于何时回来,或许五年,或许十年,或许一辈子。反正你欠我的,不必还了,欠着才能让你挂念。

  •                         别了。

  •                         齐八。


评论(8)

热度(25)

  1. 绾相思Shyshy晒 转载了此文字
  2. 吃还堵不住你的嘴Shyshy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