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shy晒

微博ID:Shyshy晒

「一八/副八」白头韶华(5)


前情提要:齐八如期来到了佛爷家,无奈却因一系列误会和新月闹得很不愉快。没想到在失恋的阴影中沉沦的他意外被张曰山副官所告白。
第五章心存怨念芥蒂深
齐八猛地被突如其来的告白而感到惊慌失措,他瞪大双眼盯着副官,陆陆续续才鳖出一句完整的话,“你,你说什么?这种玩笑可是不能乱开的。”
“八爷,我说我喜欢你。与其每次看见你因为佛爷而暗自难受,我都想去陪伴你,分担你的痛苦,但是我没有勇气告诉你,但是如今你可以给我这个机会么?”曰山直愣愣的望着八爷,他的眼神竟尽少年的炽烈与火热。
这团满是欲望的赤火,直射得让八爷羞红了脸,低下了头,默不作声。曰山缓缓伸出右手,稳稳的抓住齐八的肩膀,“八爷?”
齐八虽是丝毫不动的呆在原地,但他的内心却掀起了阵阵波涛。他不敢相信,这个在自己眼里还是孩子的张曰山居然说喜欢自己,那个常在佛爷身后受命保护自己的孩子,被佛爷训斥时会委屈的人,会和自己争持不下但被打趣又会满脸通红的男孩,在哪时候成为了一个男人?齐八思忖片刻,轻笑了两声,自己全身心都关注了张大佛爷,却忽略一直陪伴自己的曰山。
“曰山,天色不好。今儿的事,我只当没发生过,回去早些歇着吧,别让佛爷替你担心。”八爷缓缓上前,像往常一样去顺了顺副官的头发,却摸得满是一头发胶。“才多大的人,就模仿佛爷把自己打扮得油渍光亮。”说罢,顺道替他理了理衣襟后,仅在右肩拍了两下,就转身扶手背后离去。
吱悠的木门关门之声响起,整条街只剩下张曰山一人,他独自望着漫漫夜空,没有星,没有月。
他不知,关了门的齐八,亦是如此难受。他不愿再见佛爷,更羞于再见副官。
这一躲,便也在齐府这小摊位闲了大半个月,没有勾心斗角,少了些许怨念,他只是默默存了对佛爷的思念。偶尔逗逗鸟,品名茗,亦是一日。
或许不去思念,一切都能这么过去。佛爷本就是一粗心之人,公务一繁忙,倒也疏忽了齐八。而曰山也自然无脸前去,直到临近齐八生辰的前两个礼拜,方知一切都是暴雨前的宁静。
在别家或许这二十五岁生辰不算什么大事,但是按齐家传统,这贺辰却得大过。齐家本就是干着知天命,尽天事的行当,故损了阴德,寿命并不可与常人相比。
齐八年逾二十五岁,其实已经相较常人的五十。他虽知自己或许并不长命,但知乐放纵,性子自也是敢爱敢恨,毫不遮掩。
,老八本想瞒着佛爷一府,就邀狗五,解九几人喝点小酒就算了事。可许久未见的佛爷,却拖小厮传来口信:既是贤弟生辰,兄长自不可怠慢。还记得去年说过想去看看西方洋鬼子的洋皮影,当日我批完公文就在和平影院门口等你,就择那部丽人行吧。”
老八待在原位,楞了许久。直到那小厮再旁不停地唤他,“八爷,有什么要回话的么?”
“辛苦你了,我知道了。这几日天气转凉,叫你家佛爷保重身子。”
有时候,原谅是一件困难的事。有时候,原谅却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情,或许一份信,一个微笑,可以让人忘记一切委屈。八爷亦是。
还有几日时光,八爷已经开始在府内翻箱倒柜,一件件搭配,一件件试穿。一开始小满还是很有耐心的细心评价,到后来同样的问题袭来,他已经闭着眼睛,熟练的回答:“很棒!爷穿什么都好看。”
很快,八爷的生辰如期而来。八爷打发了九爷和狗五,告诉他们佛爷要陪自己单独过,就不参与喝酒庆生了。 一早他换上了黑金绸罗长衫,配上金丝边眼镜儿,加上一条长围巾就出了门。
路边的人儿晓得他生日的,都会寒暄两句。老八一脸喜气,亦拱手回礼,“今儿佛爷请我去看电影庆生。不聊了,先去了啊。”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并不像个算命先生,而似那个路边吃糖葫芦傻笑的娃儿。
齐八怕佛爷等得及,便早早来了影院门口。他买了些小食,又在茶摊点了一杯花茶。他本不爱喝这种没有什么营养的茶,只是从小长在东北的佛爷,却极其偏爱。
冬日的天黯得很早,昼夜温差极大。八爷穿得单薄,他不由搓起了手,口中也开始了碎碎念,“狗屎佛爷,怎地还不来,等等定得让他给我买一碗肉片汤。”
他在影院门口不知觉地又等了一个时辰,直到影院前的霓虹灯一盏一盏在眼前熄灭,售票人员也骑着叮铃哐当的自行车下了工,整条小街甚至连摊贩都归了家,只剩得八爷一人,他才不再自欺欺人,佛爷怕是真不来了。
眼泪不自知的从打转的眼框滑下,但是却还抱着一丝丝希望。老八在护城河旁盼了一宿,等了一宿。可那天边若现的微光,让一切都成了泡沫。
齐八不敢相信原来这就是自己的二十五岁生辰。他散着魂儿,一步步踱回去。边上的人定或有指指点点,他一味都认为是嘲笑他的人,堂堂八爷被人放了鸽子,真是滑稽。
昏沉沉的进了府,看见曰山和小满俩人着急的等着。
“八爷,你昨晚去哪儿了?一夜都没见着你。”副官急着上前。
齐八一阵晕眩,说不上话来,失了知觉。
他这一昏,睡了整整俩天。
待八爷醒来的时候,天还阴着。只有副官和衣在侧伴着,看来他病着的这段时间都是曰山照顾着的。八爷鼻头一酸,但还是握紧了双手。
张启山,尹新月这俩人给我的痛苦和羞辱,我定当双倍奉还。
齐八走向台前,轻轻在宣纸上写下俩瘦金体小字,“报复”,然后取来划火石,在眼前燃了,直至变成灰烬,被风吹散。
若要报复那俩人,必先买通他们身边可靠之人,八爷不由把目光投向了熟睡的副官。
欢迎关注,定期更新
若有不满,欢迎吐槽
新浪ID:日山shyshyshy


评论(6)

热度(28)